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与蒙田论友谊


□ 陈睦勇

  蒙田在《论友谊》一文中说:我们常说的朋友和友谊,是由某种机遇和适当的往来促成的亲密关系,我们的灵魂和谐地存在于其中。如他所言,朋友之间存在的是友谊,友谊是一种和谐的人际关系,不像与路人之间的关系,了无生气;不像与商人之间的关系,是靠利益和个人需要培养起来的,很不纯洁;也不像与小人、伪君子之间的关系,一旦得到他的帮助和好处,将会惴惴不安;更不像与敌视你的人之间的关系,要处处小心提防,以免受伤害。
  结交朋友是人的精神需要,也是社会生活的需要,人毕竟是群居动物。良好的社会交往可以使人的精神得到安慰。这种交往不是因为彼此之间的必需的帮助来决定的,友谊仅仅就是友谊本身,没有其他的交易和买卖。
  我们每一个人接触到的人很多,但能够成为朋友的毕竟是少数。这些朋友当中,有的是平时能够互相关心,甘苦与共的;有的是志趣相投,无所不谈的;有的是同学同事中关系融洽、真诚以待的,等等。
  我们最早结交的朋友应该是儿时的玩伴。这种关系是非功利的,很纯粹,所产生的友谊一般很长久,甚至是终身的。还有学生时代结识的同学,与同学之间的友谊也很纯真。那时的日子一定会令你怀念,一些同学我们现在还在交往。
  工作之后,与朋友的联系更多的是通过电话。过年或节假日,一个电话问候一下,联络联络。有时有聚会,一起叙叙旧,或者打打牌,熬上一夜,玩累了也觉得心里舒畅。对于一个身心健康的正常人,一个亲切体贴的朋友太值得珍惜。
  蒙田把友谊看得高于爱情。“爱情的火焰失于轻率冒失、朝三暮四,它飘忽不定,多端生变,时而狂热冲动,时而冷热相加,常把我们置于角隅。而友谊具有的是一种惯常而周全的热情,它平和均匀,持久可靠,美妙而又高洁,完全不会使人难以承受和感到痛苦。”
  读《论友谊》,知道蒙田有个挚友叫拉博埃西,他是16世纪法国著名诗人。他们的相识是一个机缘。由于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们在一个重大的节日上第一次见面,一见如故,从此成为走得最近的朋友。拉博埃西比蒙田大三岁,可惜英年早逝,33岁就走过了人生的历程。作为拉博埃西的朋友,蒙田为拉博埃西整理了生前的文集并出版,他终生都在怀念这个朋友。
  蒙田说:“友谊的分量不会因为朋友之间的必要帮助而有所增加,我个人也不会因为得到了帮助而表现出任何的感激之情。所以,这种朋友关系才是一种真正的完美关系,它使朋友之间摆脱了义务的羁绊,憎恨并且清楚了存在于朋友间可能引起不和和分裂的字眼,诸如恩德、职责、感纫、请求、致谢及相类似的字词等。”他在文中提到了三个人:欧达米达斯、夏里塞努斯和阿雷特乌斯。前者在临死前还一直处在贫困之中,而另外两个是他的朋友,却很富有。欧达米达斯在临死前立下遗嘱:“我留给阿雷特乌斯的遗产是:要他赡养我的母亲,直到她寿终升天;而留给夏里塞努斯的则是:要他把我的女儿嫁出去,并尽可能地给她筹办一份丰富的嫁妆。若他们两人中一人去世。我指定活着的一人完成死者未尽的职责。”那些最先看到这个遗嘱的人感到好笑,可是他的继承人得知遗嘱后,都欣然接受了。五天以后,夏里塞努斯真的去世了,于是他的义务便落到了阿雷特乌斯身上。阿雷特乌斯尽心地照顾朋友的母亲,并把他的财产一分为二,一份留给自己的独生女儿作嫁妆,另一份赠给了欧达米达斯的女儿作嫁妆,并在同一天为她们举行婚礼。蒙田说,这种友谊与流行的社会习俗有天壤之别,它是稀世珍宝。庄子说,君子之交淡于水。倘若庄子是欧达米达斯,他估计不会对他的两个朋友说赡养母亲和嫁女儿的事情。即使是临终遗言,也会说我死而无憾,此生得一知己足矣,愿来生我们再为兄弟。东西方处理问题的方式不会一样,中国人更含蓄一些,但作为情笃意合的朋友,中国的“阿雷特乌斯”也绝对不会比欧洲的阿雷特乌斯逊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