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彼岸花


□ 海 风

  这是一个听来的爱情故事。
  上周末,小学同学斌从浙江来江苏出差,转道来看我。阔别二十几年之后的重逢,话题自然不少。酒过三巡,斌轻描淡写地说起了他的初恋。那是22年前,斌上高一的时候。她是斌的同班同学。和许多青春期的男孩子一样,当时十六岁的斌对她产生了某种蒙眬的好感。为了博得心上人的欢心,斌发愤读书,高一期末考试考了个全班第一。每天放学,斌总在学校附近等她一起回家。少男少女之间这份甜蜜而隐约的情愫,如初春时节破土而出的青草,在两人心中潜滋暗长。高二文理科分班,两人却意外地被分到了不同的班级。而班主任含蓄的提醒也更让一份年轻的甜蜜陷入了无助和忧伤。从此斌和她都感觉茫然若失。这种心理的失衡带来的影响在斌身上表现得尤为淋漓尽致:在此之后的整个高中阶段,斌不再留恋于书本和课堂,而把青春热血尽情地挥洒在了足球场上。高三毕业,两人均无缘大学校园。
  这时候,两人作出了不同的选择。女孩子在家人的鼓励下决定复读一年,明年再考;而对读书已心灰意冷的斌毅然下海经商。那年斌18岁。尽管从此两人各在一方天地,然而走出校园的自由却给一度惆怅的青涩爱情提供了广阔的舒展空间。下海之初的斌边摸索边经营,拿到第一份收入,斌给她精心购买了一份礼物。而她,也回书给斌,柔软的文字里,相约白头。
  变故发生在一个午后。那天斌买了一大捧鲜红的玫瑰准备去看望她,正巧收到了她的来信。信中说让斌以后别再去找她,她想集中精力复习备考,考大学是她现在唯一的梦想。斌回忆起当时看到信的感觉是莫名地惊悸,他跑去向她问个究竟,然而她的口气和信的态度一样的冰冷决绝。她让斌不要再打扰她,她所有的梦想便是考上大学。骄傲的斌没有再纠缠什么,回到家,撕碎了她的信。那捧鲜艳欲滴的玫瑰,被高高地扔向空中,午后的阳光下,飘零的花瓣绚丽而莫名地凄艳。一起飘零的,还有斌青春时代的第一场爱情。
  后来斌追上了单位最漂亮的女孩子,拉着女孩子的手有意在她面前经过。斌说那时候的举动真是幼稚,其实自己真正牵挂的仍是她,却又很矛盾地找了另外一个,并且不无恶意地在她面前招摇,却没有想到这样的画面会怎样地灼痛她的眼睛。而斌更没有明白的是,她的信她的态度都并非斌所猜测的移情别恋或别的什么原因。理由其实很单纯。她和她的家人都相信大学意味着较好的前途和未来,现在她已经牺牲了一年时间复读,就一定志在必得;而不断升温的爱情,无疑会在关键时刻帮倒忙。无奈,她只得暂时为爱情添加了冷却剂。然而这段隐匿的潜台词,年少的斌当时无法领会。在她的眼里,移情别恋的是斌。她不能原谅他。带着无言的疼痛,她发奋苦读, 终于如愿以偿走进了大学校园,离开伤心地,去了另外一个城市。又一个青春时代的爱情故事,在来不及沟通的沉默里,仓促地走向结局。
  两人的再度相遇是在20年之后的高中同学会上。其时斌在商场上的才华早已崭露头角,并且有了温暖的家庭和可爱的儿子,生活平静而幸福。而她,大学毕业之后就留在了那个城市,在那里安了家。两人笑谈当年的那封信,当年那捧没有送出的玫瑰,甚至聊起当年斌故意领着在她面前招摇的那个女孩子,才明白那是误会。然而年少轻狂,这一本应早已完成的沟通, 竟然迟到了整整20年。斌恍然记起从她家愤然离去的情形,当年的他绝没想到,这一转身,便已是沧海桑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