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点灯


□ 李 铁

  赵永春向许多人描述过他喜欢的女人的形象,他眯着眼睛,深吸一口气,看着没有人的前方而不是看着听者的眼睛说,她要有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她要有一双又大又深的眼睛,她要有一个苗条但又是丰盈性感的身段……赵永春的老婆王晓霞显然没有他喜欢的女人这些特征。王晓霞的发质枯黄,由于这个原因,便长年剪成短发,王晓霞的眼睛细而短,是典型的豆眼,王晓霞的身段倒是很苗条,但苗条过了头,薄薄细细的身板上附着一层少得可怜的肉,平胸瘪臀,与丰盈性感毫不搭边。但这并不妨碍赵永春爱怜自己的老婆,说起老婆,他同样会眯起眼睛,深吸一口气,看着没有人的前方而不是看着听者的眼睛说,我老婆,不容易呀!
  赵永春没有说他老婆怎么不容易,但赵永春还是跟许多人讲过,他把这个老婆娶到手是怎么的不容易。赵永春和王晓霞从小就长在同一条胡同里,穿开裆裤时经常在一起玩耍,穿死裆裤后渐渐生分了,但走碰头还是会有些表示。两家大人基本没有来往,赵永春的父亲是火车司机,王晓霞的父亲是单位里的科长,身份不同,来往就有些障碍。往深里讲,王晓霞一家历来是看不起赵永春一家的,其实不光是王晓霞一家,这条胡同里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人家是看不起赵永春一家的。赵永春家有六个孩子,每个孩子之间相隔两岁,五男一女,女孩子排在老三,赵永春排在老二。他们家有两间房子,父母住一间,孩子们住一间。孩子们住的这一间设有两铺炕,女孩自己住一铺,对面那铺就是男孩们一起住了。一个挨着一个躺下,一床被子全囊括进去了。赵永春的母亲在街道的小工厂上班,工资极低,赵永春的父亲工资不低,但因为要养六个孩子,生活还是难免紧紧巴巴。邻居们瞧不起他家倒不是因为他家穷,有很多人家也并不比他家强到哪去,邻居们瞧不起他家的真正原因是他家的脏。无论何时跨进他家的大门,率先迎接你的总会是一股刺鼻的类似谷物霉烂的味道,然后便是无处不在的杂物,炕上、柜盖上、窗台上到处是内衣、内裤、书本、袜子,甚至碗筷、水盆也随处可见。稍不留神脚下一软,还会踩上一泡鸡屎,然后看见几只受惊吓的母鸡奓着翅膀扑棱棱地飞出去。
  儿时的赵永春是脏中之脏,小朋友给他起个外号叫二埋汰。他的袖子永远是锃明瓦亮的,显然是擦了太多鼻涕的缘故,而他的鼻子底下又永远挂着两溜鼻涕,成为他袖子用之不尽的源泉。儿时的王晓霞当然是看不起儿时的赵永春,但到了二十岁情形就不同了。二十岁的赵永春鼻子底下早干净了,袖子也早干净了,而且硬件不错,要身高有身高要五官有五官。赵永春的五官是值得夸奖的,浓眉大眼,鼻正口方,微笑时还会水波般漾出一丝妩媚相来。女人的妩媚是令异性欢心同性恶心的东西,男人的妩媚则是可以令异性和同性都感觉舒服的东西。成年的王晓霞看成年的赵永春,感觉上就和看儿时的赵永春有了很大的差别。
  当然赵永春的外貌也不是无懈可击,他虽然有不错的身高,但却并不是很挺拔的那一种。也不是他的身板不直,仔细看,他的身板还是很挺的,毛病出在他的头上,他的头总是努力地向前探,与身躯形成了一个明显的弧度,走起路来更是身体未到头先到了。王晓霞说他是一副龟相,王晓霞有一套理论,她说人的长相都是和某种动物相似的,有的人长相像猴,有的人长相如狮,有的人长相似驴,有的人长相近狐,赵永春的长相则像乌龟。按她这种理论看过去,赵永春还真是像足了乌龟,赵永春儿时就开始谢顶,二十几岁时天灵盖上已经没几根毛发,他的头又是圆圆的,脸形也是圆圆的,连鼻头都是圆圆的,还真就是一副龟相。赵永春也用这套理论反击了王晓霞,他说王晓霞是一副羊相,王晓霞的脸形偏长,而且是上下一边粗那种长,有些塌陷的双腮配上那对豆形眼,若要往动物上靠,还就是非羊莫属。因为这种相互的攻击都是善意的,绝不会影响他们的夫妻感情。
  青春的王晓霞因为长相等原因显得有些落寞,看着同伴们面对应接不暇的追求者而幸福地苦恼,她的苦恼就完全是痛苦的苦恼了。苦恼来苦恼去,就苦恼成了一个二十八岁的大姑娘。青春的赵永春也是落寞的,他的苦恼是屡战屡败,很正经地追求过几个不错的女孩子,但最终都以失败告终。他家的条件太差,没有哪个不错的女孩子肯于委身。有一天上午,赵永春从胡同里走,他是迎着太阳向东走的,那天太阳的光线实在太足,刺得他几乎睁不开眼睛,努力向前看,看到的景物就像是阳光透过树林,满眼斑斑驳驳的一片。走着走着,有声音从斑驳中飘出来,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问他干什么去。
  赵永春说我能干什么去呀,无非是没事找事瞎溜达呗。赵永春答这话时还没有看清问话的人是谁,待看清了迎面走来的女孩子是王晓霞时,他忍不住笑了。王晓霞的打扮有些古怪,人瘦瘦的,上身却穿了件松松垮垮的蝙蝠衫,下身则是件肥肥大大的萝卜裤,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条硕大的麻袋里装了一根细细的木棍儿。王晓霞被他笑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就极力瞪大那双细细窄窄的眼睛,问他笑什么。赵永春当然不能说引他发笑的真正原因,他侧过身子,躲开直射在他脸上的阳光说,阳光刺得我睁不开眼睛,你跟我说话我都看不清你是谁,和一个不知道是谁的人说话是不是一件挺可笑的事情?王晓霞也笑了,说这回看清我是谁了吧?赵永春说这回看清了,哎,你在什么单位上班呀?王晓霞说,我好像跟你说过我在罐头厂上班呀!赵永春硬着嘴说,没说过,罐头厂是多么好记的厂名呀,我这人最爱吃的就是罐头,什么肉罐头鱼罐头蔬菜罐头水果罐头,我统统爱吃,你没少吃罐头吧?王晓霞说,我在杏罐头车间,杏吃多了胃泛酸,我可不敢多吃。赵永春说,我要是你我就多吃,杏是开胃的东西,越吃多了越能吃,越能吃就越要多吃。赵永春啰啰嗦嗦的话把王晓霞给逗笑了,人一笑就容易接近,就容易说一些不笑时不敢说的话。赵永春这几年想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搞对象,平时说得最多的话题也是这个话题,看着抿嘴笑的王晓霞,赵永春就忍不住又扯到了这个话题上。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