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九眼天珠


□ 永基卓玛(藏族)

  作者简介
  永基卓玛,藏族,1979年生于云南迪庆,1996年就职于云南省迪庆州歌舞团。2006年开始创作,作品散见于《边疆文学》《民族文学》《西藏文学》等文学刊物。现供职于云南省迪庆日报社。
  
  说到童年,记忆中最先闪现的就是爷爷和奶奶的样子,关于父母,却想不起来更多的。大概是因为小时候一直和爷爷奶奶呆在乡下的缘故吧。那个时候,我的父母在城里忙着工作,经常在我都要忘记他们的时候,他们才出现在乡下的家里,匆匆忙忙地来,又匆匆忙忙地走。
  其实我一直都怕奶奶,不知道为什么,很怕的。奶奶其实很漂亮,当村里和奶奶同龄的女人的脸都被岁月雕刻出慈爱的皱纹时,我奶奶身上年老的迹象却一点都没出现。红润润的脸,乌黑的大辫子盘在金边帽里,身体挺直,行动依旧很麻利。奶奶的眼睛还特别黑,特别亮,好像有数万颗小星星藏在那里,有股厉害的光芒。也许是那光芒的缘故,从小我就很不敢和奶奶说话。
  同年轻的奶奶相比,爷爷就显得苍老多了。特别是有一年冬天,一直没下雪,爷爷却得病了,好像是中风吧,不很严重。春天雪来了,爷爷的病就好了,但脸却变歪了,要忌口的东西挺多的,这不能吃,那不能吃,特别是酒不能喝了,而且每天都要熬中药喝,家里的火塘边便每天都弥漫着一股中药的味道。经过这次病,爷爷的行动更迟缓了,就像放慢镜头一样,爷爷就在慢镜头中自个儿晒太阳,随着阳光的移动而挪挪位子。
  爷爷总是担心自己不能再多活几个冬天,成天愁眉苦脸的,整个人就像被牛撞歪的老树,看上去无精打采的。从那个时候开始,奶奶更忙了,家里田里什么事都要一个人忙活着,爷爷话不多,经常都是行动麻利的奶奶在数落爷爷,而我,只能静静地呆在一旁陪着爷爷听着奶奶的数落。
  爷爷有个小秘密,大概奶奶也不知道吧,那个秘密就是他的腰间拴着的藏式钱包,好像爷爷即使在睡觉时也不脱下来。我不知道奶奶知道不知道这个秘密。爷爷对我挺大方的,经常从那个秘密钱包里很小心地抽出五毛或者一块钱给我,如果我还继续要,爷爷就会赶紧转身背对我,说:“爷爷没钱了,爷爷没钱了。”那个时候,挺像一个守财奴的。
  说了这么多,你肯定想象不出来,这样一位老人,年轻的时候居然是土匪,而且是个土匪窝里的小头目,这是同我一起放羊的扎西告诉我的。扎西是我们隔壁村和我一般大的男孩,他还一本正经地告诉我,我奶奶是我爷爷抢来的媳妇,从很远的藏区抢来的,所以我奶奶现在那么凶,对我爷爷凶,对我也凶。
  那个时候,我才五岁,怎能明白这些事情呢。“土匪”!想到这个词挺恐怖的,看着我半信半疑,扎西还对我说,不然去问他的奶奶,他的奶奶什么都知道,扎西知道的这些事情就是他奶奶告诉他的。
  扎西的奶奶胖胖的,脸上总是笑眯眯的,每次去她家,她总会给我一些好吃的东西,还坐在火塘边给我和扎西说故事,我和扎西即使做了一些小坏事她也不骂我们。在扎西的家里,我能感觉到一种我家里没有的和气,所以每天放羊回来,我都会在扎西家里玩会儿才磨磨蹭蹭地回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