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拍砖手老柴(中篇小说)


□ 田 耳

  反对拍砖劫财的老柴,却因金钱诱惑及他人唆使,自己也阴差阳错地当上了拍砖手,而这砖最终他拍到了自己头上。去年以《一个人张灯结彩》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优秀中篇小说奖的湖南年轻作家田耳,本期奉献的中篇新作,或许会让读者再一次刮目相看。
  
  1
  
  老柴对世上事事物物的看法,在那天落雨之后有了很大的改变。
  那天雨落得很疾,没个征兆,没有铅色的云团在天穹上汇聚。雨甫一落下,满街的人都没头没脑地蹿动起来,往屋檐下挤。但老柴不能跑,他摊位上摆满了旧书。路人一散而光,老柴就感到所有的雨点都砸在他一个人身上。他把铺在书底的油纸像卷席筒一样卷起来,把书都卷进里面。很多书上说,旧社会穷人死了,破草席一卷就发埋。老柴突然想,旧社会的穷死人被草席卷起来,想必就是这样子吧。然后老柴暗骂自己一句,都这火候了,哪来的闲心去揣摩这些呢?书很重,比同体积的人重许多,但老柴是有力气的,他抱得动。刚走两步,一些书又从两头滑了出来,往泥地上掉。老柴再次卷好了书,两头用鞋带系牢固了,走向最近的一处屋檐。那里的人堆了很多,抽着烟或者打着手机,或者叉开两个手指向的士招手。见老柴走过来,还抱着死人一样的油纸卷,所有人都没有让开的意思。老柴只有多走几步,去到另一处屋檐下。这地方人很少,老柴能够摊开油纸卷当场整理那堆旧书。他一边把书摞成四四方方的两堆,用油纸包好,并扎上。等老柴把书扎好,又走进雨里把扁担拾过来,雨乍然顿住了。天空忽然很晴,地面上的水很快被地面吸干。老柴犹豫了很久,决定还是收摊不干了。他怀疑雨还会来。今天的雨有种邪乎劲。
  挑回出租屋的这一路上,老柴想到很多事。他愈加认定来城里摆摊是错误的选择。他想念村里那些不太方整的田地。年轻人能干活的都出去了。在村里,他想承租多少块田做活,都没问题。但老柴的老婆吕大萍不干,她坚决要老柴进城做生意。
  她的意思是,万一发财了呢?
  老柴本来不姓柴,户口簿上写得清楚,李图。“柴”在佴城人的嘴里,意思有点怪,找正式的书面语还没法对应———大概是贬斥一个人蔫拉巴唧,显得窝囊,也指定一辈子没多大出息。
  老柴进了城以后,经常被吕大萍数落。吕大萍和老柴在一起,最常说的话就是,你看你,柴头柴脑。第二常说的话是,还算你有柴脾气,让着我,要不然早跟你离婚了。
  以前在农村,吕大萍也经常这样数落老柴。当时单家独户,别人听不见。两人在佴城租单间住,旁边鸽子笼似的堆了几十户人家,这话就被邻居听去了。老柴这人确实柴,所以,即使他很不接受这绰号,表面上也不反对。别人就老柴老柴地叫开局面了。他听见别人这么叫他,心情好的时候就笑一笑,心情不好时,也硬起脸皮挤出笑来,算是回应人家。
  如果心情不好,老柴会想想自己的儿子李国。一想到李国,老柴的心情总会变得明朗一点。老柴是很善于调剂自己心情的人。他本人很柴,但儿子李国小小年纪就显得很聪明,有出息,考试好。前年秋天刚进二年级,就学会了查字典,什么样的字都难不倒他。老柴也乐意找一些生僻的字问儿子怎么读,儿子把指头放到字典上飞速地抹来抹去,很快就把读音咬出来。老柴这个时候就非常得脸。吕大萍这时通常会扁着嘴说,你看你,那个柴样,还比不上李国。老柴听在心里,反而更高兴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