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磨坊与紫色


□ 张雅茜

春之韵

1
杀出“围城”第一天,睡眠就让梅一民弄丢了。
女人猫一般蜷缩胸前,像以往每次摸到他身边,悄无声息。不同的是,单元楼里的席梦思一声不吭,为主人自觉地守护秘密。近在咫尺的两人因共守一个秘密,就要在日复一日的柴米油盐中使用智慧。要忍受情感压抑的诸多折磨。也因为这样的艰难不易往往做了抵达幸福的铺垫,这折磨里也就有了期待的幸福和憧憬的甜蜜,有那么点冬天过去是春天的意味。
春天终于姗姗来临。
磨坊里的木板床很是张扬,吱吱呀呀了两下,静夜里就有点手舞足蹈。像是花轿前的唢呐声声,不仅仅是喜庆,有点鸣锣开道的意思。更像是婚礼结束后进入洞房,可以长驱直入。还有理直气壮。
曾经,在妻子的床上与不是妻子的女人做爱,那种冒险和精神释放,比肉体的膨胀和快意,更让梅一民迷恋。那种全新的体验与感受,使梅一民觉得自己又回到当年,在滚滚麦浪里挥舞镰刀,在修水库工地上拉车飞奔,青年突击队的猎猎红旗简直就是他梅一民的象征。
女人一开始就顺从他调教,像听话的小猫。鼻息轻如纸扇,一点一点,煽旺了即将熄灭的火堆;唇如温泉,一波一波,浸润起那柔软的雄起;肢体缠绕,牙齿啃咬肌肤的一刹那间,丹田之处陡然涌出重新做男人的豪气,管涌一样顺着血管势不可当,充溢全身。若是划根火柴,怕是骨头都会在顷刻间熊熊燃烧呢。那一刻的女人像春雨刚刚浸润过的土地,在犁铧的深深插人中翻卷起一片片泥浪,散发出青草般的腥味,让梅一民感动而又着迷。
好女人就是好女人。跟她的保姆身份毫无关系。男人从温柔乡里爬起来自然会气贯长虹英雄无比。梅一民这样认为。
可是,这曾经的美好感觉荡然无存。此刻,磨坊里的木板床因少了妻子的熟悉气息难以激起他的兴奋,仿佛在一双眼睛的盯视下做爱的刺激也消失殆尽。尽管久盼的梦想变为现实,柔情却迟迟不肯化做激情奔涌,像高原缺氧永远烧不沸的一锅温水,紧要关头再加柴薪也没用。
在他冲出“围城”的第一个晚上,在保姆不再是保姆的今天,梅一民把许多意外都想到了,就是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发生。
这样的意外比丢了睡眠更可怕,让梅一民脸面丢尽。

2
磨坊其实不远。下了环城公交车,穿两畛麦田,再跨一条裤带般的小溪,山穷水尽处小路一拐弯,就会柳暗花明。不说那片绕在半山腰的松树林子,只山根下一坡坡的苜蓿,就会撞得你目眩头晕。梅一民第一次看到时就愣了,惊讶这个不事张扬的女人,怎么就藏了这样的见识在心里?封山育林搬迁时一纸契约,这片坡地就归了自己。只七百多天,那些酸枣棵子就变成了苜蓿地,铺天盖地。花盛时,那几只羊和牛就像在紫色的海洋里游泳,起伏间波浪轻涌花枝播曳,远远望去仿佛不是了凤城的郊区。枣林前两间土坯房立着,檐下一串红辣椒,缕缕青烟从屋檐的灶下钻出来,袅袅上去,山坳就一扫曾经的荒凉,一派诗情画意。那一刻梅一民触景生情: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杳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我梅一民也有做陶公的一天啊,感谢上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