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阿建


□ 杨昭明


每年春节之后,村里的人陆续开始外出。这些人大致分为两类:一是打工的,到南方;二是搞建筑的,到北方。因此,春节期间,难得碰到一起的村人总会相互问一声:“今年去哪边?”去南边的都是大姑娘小伙儿,那边繁华世界,工作也合适;去北边的都是些已成家要养老婆孩子的大男人,靠一点儿泥瓦匠技术,干点儿力气活儿,像我这样的是去不了南方才跟着他们走北上的路的。
这是在三年前,也就是刚从学校毕业后的第二年,三月的小雨正开始缠绵,背着几件破旧的行李,我就和一帮满身泥土味儿、汗臭味儿的大男人出了门。我们的目的地是北京。北京,多么神圣的地方!没想到我们第一次出门,就到北京。在火车上,我们仅有的几个小伙儿又激动又兴奋,一路上紧盯着窗外,吱吱喳喳议论不停,其他的人早聚在一起扎成一堆打起了扑克。这时候我还不认识阿建,我们这一批共二十多人,虽然都是老乡,却来自三个远近不同的村子,除同村的外,其余的还互不相识。
老家的柳树已早早带来了春的消息,饱满的芽苞都开始微张了眼睛,而北京却飘着雪花,还夹杂着冷飕飕的小雨,天气灰蒙蒙、湿乎乎的。一下车,我们就被一股冷气包围着,冻得直打哆嗦。把行李往候车室前的一小块空地上一堆,都各自找个角落蹲下来,等着来接我们的人。明显的,我们的装束与这宽大的有机玻璃橱窗、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不协调,与这个城市格格不入。周围人流如潮,个个行色匆匆,没有人愿意多看我们一眼,只有身着青黑色制服的保安对我们“青睐”有加,颇有耐心地关注着我们的一举一动。等人不是件省心的事,像这种又饿又冷的情况下等,简直就是一种折磨,大家瑟缩一团,谁也懒得开口说一句话。只有阿建,把两只手塞进那件破夹克的袖筒里,双臂交叉着紧抱在胸前,不停地在人流中来回走动。也许是太高的原因,越过熙来攘往的行人头顶,总能看到阿建那微低的头,满头又黄又稀的头发,两个星期没梳过似的,胡乱地纠缠在一起,如同萧萧秋风中杉树上的一个鸟巢。只有那双小眼睛格外活泛,一会儿瞅瞅天,一会儿瞅瞅穿制服的保安,更多的时候是瞥向一边,漫不经心似的瞟商店里那些漂亮的女服务员。阿建又瘦又高,站在我们中间有点鹤立鸡群的感觉,但与他体形不相搭配的是他的五官,小鼻子小眼小嘴巴,两行清涕一不小心就挂在了鼻子底下,到了万不得已才用衣袖一抹。这让我想到了那些小品演员,举手投足都有一种幽默感,又让我想到了孔乙己,穿着短袖的孔乙己。但他不要茴香豆,也不会拍出九文大钱,他喜欢的是哼歌,很流行的歌,特别是在瞟商店里漂亮女服务员时,会突然把某一句歌词提高一个八度,甚至冷不丁来个口哨,保安朝他瞪眼,但又无可奈何。只有我,蹲在角落里,默默地看着京城的汽车、京城的雪,还有好玩的阿建。
真正和阿建熟识是在上工之后。我们的住地离工地很远,步行要四五十分钟。每天一大早出发,晚上往回赶,这么长的路走起来很累也很无聊。于是大家边走边海吹神侃:侃去过的地方,受过的苦,侃各地的女人,个个眉飞色舞、唾沫飞溅。这个时候的阿建,更是兴奋,总想当主角,恨不得一个人把牛吹完。而人们往往并不领情,会熊他:“瞧你那熊样,牛皮哄哄的!”阿建也熊,但这时他的嘴巴是没合拢的,因为他在笑,笑着回敬别人:“他妈的你不相信?那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呢!知道个鸟!”这样的时候多了,别人就不愿意跟他在一起走。但我们几个喜欢阿建,一句话也不说,任他天南地北,做他的忠实听众,只是偶问他一些问题。阿建也喜欢我们,讲起来更加神采飞扬。他经常重复的有两个故事:一是十七岁那年,也就是他第一次出门的时候,在黑龙江佳木斯,实在受不了苦,和一个同伴偷偷往回溜。两人一分钱没有,就扒火车,躲在南下的大闷罐里,整整五天五夜,就靠一瓶自来水撑着,最后连下火车的力气都没有。阿建说现在想起来还很害怕,幸好那时天气很好,要是稍微冷点或热点,他们可能就玩完了;二是前两年,在新疆,干了大半年的活儿,年底结账时,黑心的工头借故压着三个月的工钱不给,工人都很气愤,拿刀要砍工头,工头也不示弱,找了一帮人和工人挥锹弄棒地干了一架,结果两败俱伤,工人没要着钱,只砍走了工头的一根小指头。但这并不是让阿建难以忘怀的,让阿建难以忘记的是工头的女人。阿建说那女人还比较漂亮,就是太浪,总是找机会勾引他,当然,阿建是经不住勾引的。我们每次都笑,问他:到底是她勾引你还是你勾引她。阿建又笑,但不正面回答我们,他还在感叹:那女人真他妈的浪!脸上颇有些得意。他说,这是对工头最好的报复,没有白白扔掉三个月的血汗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