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电影之路


□ 侯孝贤

  提要:
  本文是台湾导演侯孝贤对其个人三十余年电影艺术历程的一次回顾之旅。由其私人的童年记忆说起,到叛逆的青少年时期不自觉的人文素养的累积,再及至投身电影圈后的种种经验之谈。侯孝贤导演以其亲身经历,同香港浸会大学电影电视系以及来自两岸三地近三十所大学热衷电影的后辈学生毫无保留地分享并传授了他的电影看法与做法。
  我还是一句老话一电影不是用讲的,电影是讲不通的,电影是要去拍的。你一直拍一直拍,就会拍出电影来,而目会越拍越好。然后是眼界,看电影、看周遭的事物,你一直看一直看,就会有一种眼界,所谓的鉴赏力。有了鉴赏力,你的电影就会有—个高度,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因为你要通过你的眼睛才能交出片子。
  其实,我只会拍电影,并没有办法讲得非常清楚。尤其是年轻的时候,通常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行比较易,知比较难,所谓的知难行易,我是在漫漫的创作过程中才逐渐理解一些东西。所以我以下要讲的东西,你不要以为我是一下就知道的,不是。它是在我拍了几部之后知道一点,拍了几部之后又知道一点,知道了一些但很快又模糊了,随着年龄增长,拍片子多了,才慢慢清晰起来,就像我们脑子里对城市的地图一样,知识也是有地图的。
  我基本上会给自己提一个问题:我为什么会拍电影?而且我凭什么有那个能力和自信说我拍出来就是这个样子,而且我就喜欢这个样子?到底是什么原因形成我会这样拍电影?我还是从我自己开始讲起。
  
  一
  
  在1947年的时候,我父亲到台中来做事情。他本来是广东梅县的教育局长,参加省运会,碰到他同学,他同学要来台中市当市长,于是邀他来当主任秘书,我父亲就过来了。我那时候4个月,是被抱来的,从此我们一家来台,本来以为做做事就要回去的,结果1949年就回不去了。这影响到我们的家庭,影响比较严重的是我的母亲。我母亲以前在广东梅县是教小学的。她不能回去的结果就是后援全都没有了——朋友和亲戚关系全都没有了,所以我母亲在台湾的这段时间比较郁闷,状态并不好。我母亲的状态又受我父亲状态的影响。我父亲是中山大学毕业,念的是教育专业,(毕业后)在汕头力报纸。以前力报纸就是几个人,刻钢板,然后印,而且几个人要写一堆文章。所以我父亲熬夜得了肺病,后来就不能力报了,回到广东梅县,他身体一直不好。后来到了台北,开始是因为潮湿,我父亲的气喘就时常发作,我们全家就不得不移到南部,但那时候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有肺病,心脏也不好,长期住疗养院,所以他是两边跑,疗养院休息好了又回家,我们也是经常这样往返,母亲带了一堆小孩。
  小时候我也不觉得有什么,但是我可以感受到。我的个性又是往外跑的,因为我是4月生的,白羊座,星座还是有它的道理的,是一种逃避,不想呆在家里的性格。后来我拍《童年往事》的时候,问我姐姐才知道,我母亲的颈部有个疤,很长的一条疤痕,那应该是个自杀的印记。母亲也曾跑到海边,往海里跳,不是,是往海里走。这些都是后来才知道的。我们在成长期只知道母亲的颈上有一条疤痕。那时,作为小孩子你不会去问,也没有人会主动说给你听,但是你心里会有感觉,自身会有一种状态,所以你会往外逃。这其实就影响到后来我的电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