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梦中依稀蛙鸣声


□ 刘明远

  前段时间出发,住在了名曰“田园风光”的小城郊外度假村。这里还真有田园的诗情画意呢。茂密的树林,繁盛的花草,嶙峋的小山,潺潺的溪水,更美妙的是在夜晚听到了久违的蛙声,立刻就把我和这里拉近了距离,产生了亲切感,将我带回了值得玩味的童年。
  我的老家在京杭大运河岸上,又紧靠蜀山湖。这里地势低洼,像个盆地,河流纵横,湖泊连绵,池塘小溪,随处可见,那时的雨水也特别丰沛,往往是夏雨泛滥成灾,秋雨绵绵不绝。在我刚记事的时候,还是满湖好水,几河碧波,一下雨就沟满壕平,满缸满瓮,到处是水,到处是青蛙的天堂。我想,老辈人之所以把家安在运河岸上,就是为了躲避水满为患。阳春三月,岸柳抽丝,小草吐绿,芦苇嫩芽在水中慢慢拱出地面,蛰伏了一冬的青蛙跃跃欲试,从洞穴里钻了出来,抖掉身上的泥土,一头栽进水里,开始了新的生活。青蛙出山的首要任务好像就是扩大族群,繁衍后代。当你在湖塘边拨开水草,就能发现一片片塑料薄膜状似的粘连物,漂浮不定,似有若无,你仔细辩认上面密密麻麻的黄褐点点,才知道这是蛙卵。随着天气逐渐转暖,慢慢地它们就变成了大脑袋小尾巴的黑蝌蚪了。再过些日子,不知不觉间又变成了小青蛙。青蛙的本领可大呢,能爬能跳,能游能走,水陆两栖,运用自如,人们“蛙泳”、“蛙跳”的姿势就是跟它学来的。青蛙是著名的乡土歌手,歌声嘹亮,婉转悠扬。它虽然能一天到晚、不舍昼夜地歌唱,但也有情绪高昂和低落之分。它最不愿唱的时间是烈日当头的中午,唱得最欢的时间是雨后的黄昏。如果下了一天的雨到傍晚停歇了,青蛙便开始正式表演,一个个躲在水边草丛,摇唇鼓肚,引吭放歌。你静静地听吧,时而高亢激越,时而低沉浑厚,时而悠远飘逸,时而短促急迫,时而多重合鸣,时而单腔独奏,错落有致,此起彼伏,意趣天成,妙不可言。“何处最添诗兴客,黄昏烟雨乱蛙声。”假若你是诗人,面对此情此景,肯定会诗兴大作,信手拈来,生发开去,便会有一首首绝妙的好诗!当然,也有另一类的极端。记得在初中上历史课时,老师就曾经给我们讲过一个昏庸无能的皇帝到乡下去巡访,当听到青蛙的叫声,便问随从:“为公乎?为私乎?”老师讲得有声有色,惹得全班哄堂大笑。
  “喂——哇,爬蛤蟆。”这是我们小时候经常说的一句话,谁要在地上爬行,我们就用这句话讥笑他。等长大以后,我才知道,原来我们混为一谈的青蛙和蛤蟆是两个概念。青蛙又称田鸡,是蛤蟆中的一类。蛤蟆概念大,包括青蛙和蟾蜍,这两类从直观上就能明显地分辨出来。青蛙是绿色的、漂亮的、健壮的那一类,而蟾蜍,俗称癞蛤蟆,是令人讨厌、望而生畏的那一类。“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癞蛤蟆过门坎——蹲腚栽脸”,人们对癞蛤蟆多有讽刺。虽然也有“井底之蛙”的微词,但在井底生活的青蛙毕竟为数极少,住在河湖池塘里的青蛙可是见过大世面的呀!
  青蛙是人类的朋友,是害虫的天敌,它不仅消灭害虫,保护庄稼,还为农民忙于农事呐喊助威,提示人们别误了农时,赶快行动。听到悦耳的蛙鸣,农民们就紧锣密鼓地忙活起来,尽管辛苦,但仍然是欢喜注满心头,笑意写在脸上,仿佛听到了庄稼拔节灌浆的声音,满怀希望地等待着庄稼的好收成。辛弃疾的“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不仅有优美的文学性,而且有内在的科学性。
  有一年到南方出发,去拜访一位领导干部,他回忆起在我们北方工作时的往事,心中充满了对北方人的感激之情。其中谈到北方人不吃蛙肉,三年困难时期,多亏青蛙们救了他的命。他在城里的工厂工作,每逢雨后他就跑到田野去捉青蛙,很快就满载而归,回来后就是美餐几顿。我不信佛,荤素皆食,但听了他无意之中的介绍,不知怎么的,他的高大形象顿时在我心中打了折扣。
  童年的生活虽然贫穷,但仍充满乐趣,成为抹不掉的永恒记忆。后来,我参加工作离开家乡到了城里,那种万籁俱寂、唯有蛙声的意境离我越来越远。在城里听到的是汽车隆隆,机器轰鸣,是建筑工地机械打桩声,是刺耳的警笛声,是许许多多的噪声,令人心烦意乱,难得安宁。即使回到乡下老家,也找不回当年的感觉了。京杭大运河早已改道,蜀山湖早已是湖底朝天,柏油路纵横贯通,昔日的舟楫被今天的车马所代替,好多坑塘小溪都推平盖上了房子,地下水位大幅度下降,老天爷也总是吝啬雨水,十年九旱,青蛙的繁衍生息受到极大的局限,活动空间越来越小,实在令人感到惋惜和担忧。我期盼着,家乡什么时候还能恢复水乡泽国的风貌呢?我什么时候还能“听取蛙声一片”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