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儒冠多误身


□ 耿林莽

儒冠多误身
耿林莽



儒是什么?是一个人,一种学派,一个“教”?或兼而有之吧。不知翻译成外文,该如何解释。
儒是知识分子,读书人?恐也不尽然。封建时代的读书人,秀才举人们,读的尽是“圣贤书”,十之八九属于儒门。现代知识分子,就未必都是儒了。“新儒家”自报家门,贴上了标签,那当然是“儒”无疑。
从字源学上找,儒与孺、与懦同根。孺子,黄口小儿也;懦夫乃男子汉中不太光彩的角色。不过与儒为伍,倒也得体。因为儒学要义,便在一个“顺”字。软弱,听话,谨小慎微,唯唯诺诺,还是儒家倾心打造的对象,为封建帝王培育奴隶和顺民,可视为儒门的最大成就。“俯首甘为孺子牛”,改为“俯首甘为天子牛”,如何?将“牛”改为“羊”更是传神。人们正是以“羊的哲学”为“儒学”命名的呢。
儒的老祖宗从符卜之流演化而来,在丧礼中充当术士角色,会有什么样宏阔的胸怀?至于“侏儒”,在巨人面前抬不起头来,更是形象卑微了。不过,人不可貌相,自汉武帝“独尊儒术”以来,“儒”成为封建统治的主要精神支柱达两千多年,没有“儒术”为其提供驯民治民的“法宝”,那专制独裁的历史,怕早就改写过了。



儒家对封建统治的贡献,的确是功不可没。
将早期人们对于被神秘化的“天”的迷信崇拜,转移到对皇帝的迷信崇拜上来,是儒家的一大功劳。董仲舒提出“天人合一”说,为这一转移奠定了理论基础,儒家的“天人合一”中的“天”,并非指我们今天以科学方法论证了的大自然这一客体,而是“人格化”了的有意志的神秘化的虚无的“神”。它看不见,能看见的只有它在人间的唯一全权代表——天子,即皇上。这种“天授神权”,天人感应的假说,便是“天人合一”的实质。皇帝是“替天行道”的,历代皇帝的诏书上,都写着“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也就是说,他的所有旨意,全是代表着“天”的,这种巧妙的“嫁接”,便赋予了皇权以至高无上,不可动摇,永世长存的绝对根据了。

近年来,一些“新儒”们鼓吹儒家文化的优越性时,继之将“天人合一”论作为首选的课题,据说“天人合一”便是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遵循这一理念,便可以克服自然生态环境破坏的现实困扰。稍稍揭一揭儒学中“天人合一”论的底细,这个“神话”便不攻自破了。



孔子学说的一大重点,是礼。“克己复礼为仁”,是纲领性概括。将“克己”与“复礼”相联系,其实是把“己”和“礼”相对立。“己”是个人,“礼”是社会制度的公共规范。儒家经典中,对个人尊严、个人自由、个人基本权益,从无尊重与维护的立论,有的只是束缚与压制,这“克己”便是一种明证。“克己”以“复礼”,便是要求个人放弃自身的权益,服从等级森严的封建礼教秩序。宋儒朱熹等人所谓“立天理,灭人欲”则更近了一步,将礼教提到“天理”的高度(这也是“天人合一”论的发展),要人们无条件地遵从它,并以之消灭个人的欲望和要求。从“克”到“灭”,儒家学说对于人的基本权利、合法要求,漠视、束缚、限制、摧残,达到何等可惊的程度,便昭然若揭了。所以,有学者一针见血地指出,儒家学说的最大特色,便是对于个人的扼杀。人权观念所以在中国成为“新鲜事物”,其原因也在于此。
儒家被“独尊”后,成为唯一正宗的官学、国学,实际上起到“准宗教”的作用,所以人们称为“封建礼教”。“礼”的地位,由此可见。什么是“礼”呢?三纲五常,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一整套等级森严的规范秩序,不可越雷池一步,从家庭到社会,编织得严丝合缝,水泄不通。君臣、官民、父子、夫妻之间,均是统治与被统治的关系,只能服从,谈不到平等;封建社会官本位制赖以形成的理论基础,全在儒家学说之中。它不仅缔结了人际关系的牢固罗网,也成为社会舆论和道德习俗的强大精神压力,压在人们心上,成为无法摆脱的震慑性存在。“礼不下庶人”,对普通老百姓,是不必讲什么“礼”的;“刑不上大夫”,对当官做老爷的,是可以不受刑法制裁的;“官大一级压死人”,这便是儒家礼教鲜明的等级性实质的所在。当代史学家认为中国封建统治多取“儒表法理”的策略,儒表,即表面上讲礼治、德治、仁政这一套,从意识形态上驯服民心,实际上用法家的严刑峻法进行专制独裁的统治。相辅相成,软硬兼施,便相得益彰了。



儒家对封建社会更重要的贡献,是“家本位”的建设。以家庭为中心的道德人伦体系,为封建社会的长治久安打下坚实基础。家与国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形成了互动性的紧密关联。皇帝世系,宗法性分封,都是以“家”为依托、为根据而“名正言顺”地进行着的,所以,国是家的延伸和放大。同时,家又是“国”的缩小与复制。在族长制、家长制的封建性家庭中,族长、家长所施行的统治,俨若小皇帝。儒家在社会上留下的影响,由于封建帝制的推翻渐趋消失,而在家庭中所留下的影响,甚至迄今仍有迹可寻。“文革”中盛行一时的“血统论”、“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不仅是一句民谣,唯成分论给许多人带来的灾难与困扰,人们记忆犹新,其历史渊源只能从儒家教义中寻觅。当代的反腐倡廉,一再强调“管好自己的子女配偶”,正由于揭出的案例中,一条家庭血缘关系的“隐秘通道”时有所见,这与儒家文化中“家本位”的影响也是难以切割的。再如,农村基层的民主选举中,屡见不鲜的障碍也是家族关系“天然罗网”影响着选票的投向,成为一个不易解开的“疙瘩”。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