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儒冠多误身


□ 耿林莽

儒冠多误身
耿林莽



儒是什么?是一个人,一种学派,一个“教”?或兼而有之吧。不知翻译成外文,该如何解释。
儒是知识分子,读书人?恐也不尽然。封建时代的读书人,秀才举人们,读的尽是“圣贤书”,十之八九属于儒门。现代知识分子,就未必都是儒了。“新儒家”自报家门,贴上了标签,那当然是“儒”无疑。
从字源学上找,儒与孺、与懦同根。孺子,黄口小儿也;懦夫乃男子汉中不太光彩的角色。不过与儒为伍,倒也得体。因为儒学要义,便在一个“顺”字。软弱,听话,谨小慎微,唯唯诺诺,还是儒家倾心打造的对象,为封建帝王培育奴隶和顺民,可视为儒门的最大成就。“俯首甘为孺子牛”,改为“俯首甘为天子牛”,如何?将“牛”改为“羊”更是传神。人们正是以“羊的哲学”为“儒学”命名的呢。
儒的老祖宗从符卜之流演化而来,在丧礼中充当术士角色,会有什么样宏阔的胸怀?至于“侏儒”,在巨人面前抬不起头来,更是形象卑微了。不过,人不可貌相,自汉武帝“独尊儒术”以来,“儒”成为封建统治的主要精神支柱达两千多年,没有“儒术”为其提供驯民治民的“法宝”,那专制独裁的历史,怕早就改写过了。



儒家对封建统治的贡献,的确是功不可没。
将早期人们对于被神秘化的“天”的迷信崇拜,转移到对皇帝的迷信崇拜上来,是儒家的一大功劳。董仲舒提出“天人合一”说,为这一转移奠定了理论基础,儒家的“天人合一”中的“天”,并非指我们今天以科学方法论证了的大自然这一客体,而是“人格化”了的有意志的神秘化的虚无的“神”。它看不见,能看见的只有它在人间的唯一全权代表——天子,即皇上。这种“天授神权”,天人感应的假说,便是“天人合一”的实质。皇帝是“替天行道”的,历代皇帝的诏书上,都写着“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也就是说,他的所有旨意,全是代表着“天”的,这种巧妙的“嫁接”,便赋予了皇权以至高无上,不可动摇,永世长存的绝对根据了。
近年来,一些“新儒”们鼓吹儒家文化的优越性时,继之将“天人合一”论作为首选的课题,据说“天人合一”便是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遵循这一理念,便可以克服自然生态环境破坏的现实困扰。稍稍揭一揭儒学中“天人合一”论的底细,这个“神话”便不攻自破了。



孔子学说的一大重点,是礼。“克己复礼为仁”,是纲领性概括。将“克己”与“复礼”相联系,其实是把“己”和“礼”相对立。“己”是个人,“礼”是社会制度的公共规范。儒家经典中,对个人尊严、个人自由、个人基本权益,从无尊重与维护的立论,有的只是束缚与压制,这“克己”便是一种明证。“克己”以“复礼”,便是要求个人放弃自身的权益,服从等级森严的封建礼教秩序。宋儒朱熹等人所谓“立天理,灭人欲”则更近了一步,将礼教提到“天理”的高度(这也是“天人合一”论的发展),要人们无条件地遵从它,并以之消灭个人的欲望和要求。从“克”到“灭”,儒家学说对于人的基本权利、合法要求,漠视、束缚、限制、摧残,达到何等可惊的程度,便昭然若揭了。所以,有学者一针见血地指出,儒家学说的最大特色,便是对于个人的扼杀。人权观念所以在中国成为“新鲜事物”,其原因也在于此。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