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数字抽象艺术:对抽象艺术的再认识


□ 雷淑娟

  数字抽象艺术:对抽象艺术的再认识图片1
  | 内容摘要 | 抽象艺术在20世纪中叶的欧洲和美国曾一度成为绘画的主流。至六七十年代,抽象艺术逐渐走向消退。但是,抽象艺术却从未真正消失过。在现代科技迅猛发展的今天,媒介的变革已令抽象艺术衍生出一支强劲的新枝。它有着非实体的、瞬间万变的、动态的特性,是计算机环境下抽象艺术的一种新型述说方式,这就是数字抽象艺术。
  [关键词] 数字抽象艺术/抽象艺术/图像/数字技术
  
  抽象艺术在20世纪中叶的欧洲和美国曾一度成为绘画的主流。在历经热抽象、冷抽象、抽象表现主义、无定形艺术、偶发性抽象、色场绘画、硬边绘画、极简主义、光效应艺术等各种艺术思潮的轮番精彩演示后,至20世纪六七十年代,作为开拓性意义上的抽象艺术从它的辉煌渐走向消退。消退意指某种形式的抽象,很快走到其形式的尽头,或随着某个艺术家的消失而戛然而止,似乎这些20世纪的经典艺术样式已很难再有惊世骇俗的所为。尽管如此,抽象艺术却从未真正消失过。当我们想到现代艺术的经典时刻,蒙德里安的结构变体,波洛克的滴淌节奏,罗斯科的色面那种回绝和淹没的感觉,如斯艺术造物,令人挥之不去。重要的是它们向世界洞开了一条抽象的通道,事实上,后继者不断,抽象艺术已成为无数具抽象之思的艺术家们所偏爱的艺术表现形式。抽象艺术至今仍在各类展览中频频亮相,充斥着大大小小的画廊和艺术品市场,不少艺术家仍沿袭着这一现代艺术的发明,并不断作出翻新。似乎没有人再统计过这里面有多少种新的类型,它已遍地开花。抽象艺术的生发和延续不断有着种种的原因,而最为共同的缘由莫过于,敏于感受的艺术家总是存活在两个世界之中,一个是现实的世界,是一个看得见的,由造物主赐予的,充满光色变化和精致细节的表象世界。另一个是我们无法看见的,无法言述的,内在的、深层的冥想中的世界,它在外部世界没有唾手可得的原型。抽象艺术正是为这个内在的世界,它的哲学事物或思辨形式,它的各种抽象属性,提供艺术本身的本质词汇,用造物主的方式,造出另一些品种来,而这些品种就像是些真实的存在物。
  如今再看抽象艺术,透过各种信息观其形式之现状,从中不难发现抽象艺术随着外部环境的改变,正发生着耐人寻味的变化。
  一方面,20世纪抽象艺术的各种样式似乎作为“摹本”被沿袭了下来。部分艺术家仍沿袭着其思路,掺和着个人灵感在这些领域继续进行探索。其抽象的范畴,无论从观念到形式都万变不离其宗。如德库宁与塔皮埃斯的众多追随者至今仍然活跃着。20世纪的抽象艺术在被承传的过程中,在与不同地域的文化碰撞时又产生了分化。部分艺术家结合本地文化的深层结构,借20世纪的抽象样式进行创作,变种为从地域文化意识相关的深层结构中挖掘灵感的抽象。这些分化产生了诸如东方意象式的抽象、印度式的抽象、埃及式的抽象等等。而无论是直接传承或是分化而来的抽象样式,其抽象范畴的始作俑者仍是观念,而其作品的实体仍是架上绘画或装置。由此,我们可把这庞大的囊括各种形式的抽象之伍归为一大类。
  另一方面,在现代科技迅猛发展的今天,随着数字技术与信息技术的发展,IT与艺术“联姻”已有时日,数字三维、数字特技、Flash动画、虚拟现实、绘画软件等种类繁多的艺术品种逐渐涌现。数字化抽象作为其中的一支,借技术理性的强劲势头日渐频繁地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在各类艺术展览,在一届又一届青年艺术学生的毕业展中,数字化抽象图像时而作为辅助,时而必不可少的时尚元素充塞其中。同时,通过网络的可视化界面和Mp3,又渗入到人们的日常文化生活中。事实上,媒介的变革已令抽象艺术繁衍出一支强劲的新枝。它有着非实体的、瞬间万变的、动态的特性,是计算机环境下抽象艺术的一种新型表达方式。
  如果将20世纪的抽象艺术与如今的数字化抽象艺术稍作比较,虽然两者间一个是如此庞大繁杂,一个仅是现代科技环境下数字艺术中的一项,似乎两者有点不成比例,但从所代表的不同变革的层面上说,两者的重要性却是相等的。
  20世纪的抽象艺术创立了各种不同的观念,使人们从传统的对艺术的三段式反应中摆脱出来,这些观念大多折射出哲学沉思。从一些抽象艺术家的言论中,可看到他们所探究的抽象范畴的本质,在相当程度上与西方的理性哲学及经验哲学有着内在的关联。蒙德里安是柏拉图主义的追随者,他认为:“在千变万化的自然形态的背后,存在着亘古不变的纯粹真实,因此,人们必须把自然的形态改变成为它的纯粹和恒定的状态”。[1]纽曼认为:“从哲学的角度讲,欧洲人寻求对对象的超越,而美国人则关心超越性体验的真实性。”“抽象的形要比某一事实的形式‘抽象’更真实,它是一种已知本质的暗示。”“审美活动的基础是纯粹理念,而纯粹的理念又必然是审美活动。这是一个认识论的反论。”[2]而对于汉斯·哈同来说,他的符号所表示的不是“或许”或“可能”,而是“必然”和“必须”,仿佛要通过笔和画布去把那些符号变成现实。[3]从这些粗略搜索到的句段或只言片语中可看到,就抽象艺术家个体来说,每个人的观念本身就是一个完整而独立的世界,同时,每个人也都是从事抽象艺术这个精神集体的成员,他们在各自的探索过程中逐渐累积形成了抽象艺术自己的体系,这个体系的核心是关于“真实”和“纯粹”的问题。关于纯粹,肯尼思·诺兰认为:“色彩和表面,那就是一切”。[4]如此精湛的思绪,如此独特的直觉体验,正是20世纪抽象艺术一度辉煌的背后动因。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