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文现象


□ 康志刚

一对曾经相互爱慕的男女,十多年后又相逢了,他们各自都有满腹的痛苦需要向对方倾诉。在倾诉的过程中,两个人同时发现了对方丑陋的一面,就这样,两个人又回到了各自的生活道路上。他们把这归纳为一种天文现象。这真的是一种天文现象吗?
一阵嘹亮的鼓乐声将正在宿舍里午睡的杨启民惊醒了。
他一跃而起,趿上鞋,来到窗口,循着声音朝外面眺望。正是五月的天气,下午二三点钟的时候,阳光格外绚烂。他窗子的对面,也就是那所私立学校的操场上,有一队身穿天蓝色校服的学生正在演习运动会开幕式。他的眼睛一跳,那个站在队列旁边穿深蓝色制服的女教师,怎么那么像田晓鸽呢?远远的,看不大清她的眉眼,但她那又红又亮的颧骨,他再熟悉不过了。是她,那个天真活泼的小鸽子!一股热流顿时涌遍了他的全身。
十年了,没见晓鸽已经十年了呀。十年前,他们同在距这里不远的省矿建三处中学教书。田晓鸽长得很美,尤其是她那又红又亮的颧骨把杨启民迷住了。是共同的爱好———打乒乓球,将他们的距离拉近了。只是,后来这只小鸽子跟随她爱人飞到了外地。想不到,如今她又飞回来了。他急忙下楼,走出报社大门,朝那个操场上走去。就这样,分别了十年,他们的手又紧紧地握在了一起。望着晓鸽那依然鲜艳动人的脸颊,杨启民嗓门很高地嚷嚷:小鸽子,你好吗?看看,这世界很小吧!田晓鸽也很激动,喃喃地说着杨老师真的是你吗?眼睛里早汪出了晶亮的泪花。
晚饭后,他们来到了北边的河滩上。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月亮已在河滩的尽头升起来,是那种暧昧的古铜色,像远古时被人遗弃的一面铜镜。他们在沙滩上坐下来,细软的沙子传递着太阳的余温,两人心里也都热乎乎的。田晓鸽换上了一身浅灰色的西装,头发用丝网向上盘卷着,显得精爽而庄重。十年的时光在她脸上留下了印痕,但不能说老,她还是那么亮丽,通身散发着成熟女性的气息。杨启民看到田晓鸽正火辣辣地盯视着他,这时他却期盼着她问自己:杨老师,你怎么来到了这里?
事实上田晓鸽也这样问他了。他叹出一口气,低声说:在学校干着憋气,去年就来这家报社干校对。他说得轻描淡写,之后又有几分无奈地说,人,总不能在一个地方待一辈子吧!然后他就停住了,等着田晓鸽关注他的事情,那样他就可以对她说说他的苦闷。一个受到创伤的男人也会变得格外脆弱,需要有人来抚慰!尤其是让这个男人心仪的女人。
是的,面对着昔日的同事,杨启民突然生出了倾诉的欲望。这种欲望在他心里潜伏已久了,因而相当强烈。本来,在学校他一直就扎扎实实地工作,什么也没有落在别人后面,可什么好事也摊不上他———每年评先进没有他,赶上了两次分房,他住的总是顶楼。其实,论工龄,他不比别人短,只是,别人都是双职工,双职工加分。唯有他女人没有工作———不是他不给她找,是因为她没有文化,身体不好又做不了体力活。假如光是这些,他还不生气。吃亏就吃亏吧,谁让你摊上了那样一个女人。让他感到气愤和不平的是,当过知青当过兵的,学校都给算了工龄,他当过几年民办教师,却没有他的份。他也找过领导,人家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他窝了一肚子火,总想找机会向人诉说。别看平时同事们在一起说说笑笑,但那只不过是有意制造的一种让大家都很愉快的氛围。他怎么好意思打破这种气氛,何况,有谁关注他心里的郁闷?人们关心的是收入,是升迁,是老婆孩子,总之都是和自己息息相关的事情!今天,他感到倾诉的机会终于来临了。......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