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欲望的旗帜


□ 何映宇

欲望的旗帜
何映宇

  “我是以一个战地记者式的立场而不是一个参与者的身份来写学院里的欲望斗争的”。
  
  上世纪70年代,带着学术和文化使命,英国伯明翰大学教授戴维·洛奇开始频繁旅行。旅行范围最初不出欧洲,后来扩展到更远的地方。1982年,他在三个星期内环游世界,途经香港、汉城、东京、火奴鲁鲁和洛杉矶。
  1978年底,他到纽约参加著名的MLA(美国现代语言协会年会),尽管对这个盛会多有所闻,但它宏大的规模和狂热的节奏仍让戴维·洛奇感到震惊,万名学者挤进曼哈顿中区的两座摩天大楼,听学术报告,参加讨论,其内容包罗万象,所有你能想到的文学论题都可以在那儿找到。从“古代英国谜语”到“科塔萨尔、森德尔、波德莱尔和福楼拜作品中的翻译语助词中的文化误解问题”,应有尽有。
  戴维·洛奇记得那次会议的正式日程表足有一个小城的电话簿那么厚,但这并不是让他印象最深刻的。在会议中他见到,一位英国同仁刚刚做完学术报告,一名花枝招展的妙龄女子就走到他的面前,他们素昧平生,却并不妨碍这位大方的女子向他发出共度春宵的邀请。
  不过,直到次年6月,他才有了写作一部描写国际研讨会的小说的念头,那时他正参加第七届国际詹姆斯-乔依斯专题研讨会,这种会议每两年都会在某个与乔依斯有关的城市举行。1979年是在苏黎世。这里有着形形色色的人,都是乔依斯研究的专家学者,面对熙来攘往的会议现场,他开始明白,喷气式旅行已经创造了一种崭新的学者社会——一支由有着国际联系、行装轻便、优厚的会议补助的教授组成的旅行队——一座环球大学。看来,他本人也是其中的一员。
  这次研讨会成了他后来写作《小世界》的灵感源泉。抱着游戏和曝光的双重态度,戴维·洛奇传神地再现了“世纪末”英伦学院的光怪陆离。小说贯穿了他的理论,充满隐喻、讽喻和转喻,诙谐幽默、妙趣横生。
  戴维·洛奇写道:“从某种意义上说,小说是一种游戏,一种至少需要两个人玩的游戏:一位读者,一位作者。作者企图在文本本身之外控制和指导读者的反应,就像一个玩牌者不时从他的座位上站起来,绕过桌子去看对家的牌,指点他该出哪一张。但愿我尚未因这样的错误而扫了读者的兴。”
  戴维·洛奇自称是个老顽童,《小世界》堪称学者的哈哈镜、笑料的聚宝盆、文本的万花筒。“我决定写这样一个喜剧一讽刺小说:学院作家在世界范围内巡回,在不同的地点参加不同的学术会议,为了各自的学术荣耀和欲望争斗不休。”他说。
  1984年,《小世界》在英国出版,它一问世,就在英美世界引起了轰动,并获得该年度英国布克文学奖的提名。评论界的反应可以用“两极分化”来形容。一方面,后现代阵营的评论家对其大加赞赏,说它是“空前的杰作”、“有史以来最卓越、最有趣的小说”,与此同时,保守主义者对此书大加挞伐,将它与当年纳博科夫的《洛丽塔》相提并论,争议的焦点无外乎其中的性描写。《小世界》有个副标题叫“学者罗曼司”,书中的角色几乎都经历了婚外的爱情或**的经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瞭望东方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