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陈州笔记


□ 孙方友

陈州笔记
孙方友

陈州烙花店

烙花工艺以南阳为盛,始于清光绪年间,据野史记载,起初有人用油灯烧红的铁钎子在木板上烙制图画,受到人们的喜爱,后经匠师加工,先烙制成筷子,后发展成烙花尺子、掸子等多种产品,颇受众人欢迎。
陈州南关的罗老会,年轻时曾在南阳烙花匠师家当学徒,学成技术后,便在陈州南关开了一家店铺,专制烙花工艺品。当初用香油灯烧铁钎烙制时,为防止灯火摇曳,工作时需将屋子门窗关闭。每逢夏季,工匠们因室内闷热,中暑患病,常常停产。罗师傅为解决这一困境,就将井拔凉水放在数个盆中,一个时辰一换,使室内降温。除此之外,他还拓宽艺术思路,从过去只能烙制简单山水、人物等小件制品,发展成能烙制以牛郎织女、伯牙访友、西厢记、红楼梦等故事为图案的坐屏、吊屏、挂屏、围屏等大型工艺品。烙制工艺日益精巧,由粗疏而精细,由零乱而工整,由形似而逼真,色泽光润,浓淡适度,很快成了陈州一绝。
屏风之类多是官方和富豪之家用的,一般人家是用不起的。店堂内摆放的多是样品,有人前来订货,看中哪个样品,签个约,交几个定钱,十天或半月内交货,一笔生意就成了。罗老会有三个儿子,在他的调教下,都成了能工巧匠。尤其是三儿子罗亮,更为出类拔萃。罗亮平常就喜爱绘画,而且善观察。如画竹,雨后竹、雪后竹、春竹和夏竹的不同,他皆能在画中展现。搞烙花这种工艺,不但是半个木匠,也要懂绘画。若有灵气,就少了匠气。罗亮就属于后一种。他制出的工艺品,不但做工精致,绘图也栩栩如生。在弟兄三人中,一下就成了“领袖人物”。
罗老会很喜欢这个“小三儿”
可是,一般像“小三儿”这种人物,由于聪明伶俐,干什么都会出类拔萃的。才子大多风流,罗亮也不例外。再加上这罗亮长相不俗,颇招女人喜爱,所以,这就成了罗老会的一块心病。
平常,罗亮有一架莱佛牌照相机,常在外照风景,然后再根据风景创作风景画。当然,也照人物像。那时候,陈州城里的照相机还很少,尤其是像这种手提式相机,更为稀有品种。所以,相机就成了罗亮接近女性的“媒介”。
陈州大户白家的二小姐白媛媛和罗亮是初中同窗,最喜欢照相,所以,她就常请罗亮到府上为她拍照。先是在白府的后花园,白小姐摆出各种姿态,照了洗了,不过瘾,然后就发展到户外选景:在城湖边,在太昊陵里的柏林中,一照就是一上午。如此一来二去,两个人就产生了感情。只是对这种有伤风化的举动,许多人都看不惯。白家为名门大户,罗家只是街头巷尾的手艺人,门户悬殊,这就更让人怀疑罗亮是以照相为名勾引了白小姐,对于这件事,罗老会一直很警惕。罗家虽然不是富豪人家,但也是遵守礼教的正经人家。看儿子越陷越深,罗老会就觉得这样下去肯定会对罗家不利。于是,他就开始管教罗亮。先没收了他的照相机,然后又约法三章,不得随便外出,最后还命令他的两个哥哥对其严密监视。罗亮怕惹老爹爹生气,只好收了几天心,很老实地在店里守铺子。不想他老实了,而白小姐却不知内情,还是经常派人来请罗亮。几次相请都被罗老会以各种理由婉拒了,心想白小姐也该知趣了。可令他料想不到的是,有一天铺子刚开门,白媛媛竟亲自来到了烙花店。罗老会看在白府的面子上,再不好推托,只好准许罗亮去给白小姐拍照。

那一天,罗亮直到天大黑才回来。罗老会望了望儿子一眼,问:“没出什么事吧?”罗亮不解地问:“会出什么事儿?”罗老会看儿子仍是执迷不悟,长叹一声说:“你这样和白小姐频繁接触,会坏掉你和她的名声的!就是今天不出事儿,明天也会出事儿!就是明天不出事儿,后天也会出事儿!年轻人,名声很重要。为了避免那白小姐再来找你,明儿个你就离开这里,先回老家躲一阵子,等她忘了这茬儿,你再回来守铺子!”罗亮听得这话,更加不解地问:“我只是给她照相,压根儿就没干什么出格之事,为什么让我做贼似的躲躲藏藏?”罗老会瞪了罗亮一眼,厉声说:“你懂什么?让你躲你就得躲!”无奈,罗亮只好遵照父命回了乡间老家。
令人料想不到的是,也就在当天夜里,一蒙面人闯进了白小姐的绣楼,将白小姐强奸了。
如此大辱,惊动白府。但为了白小姐的名声,又不便声张。根据分析,白府人的第一个反应皆猜是罗亮所为。白老太爷私下请来警察署长,要他派人秘密调查罗亮当天与小姐在一起的情况。赶巧罗亮去了乡下。为什么早不去晚不去偏偏在出事的当晚去了?是不是为掩人耳目?这一连串的疑问与巧合连白媛媛也信以为真,接着又提供了蒙面人的身高与胖瘦,也基本与罗亮吻合。
看来,此案是非罗亮莫属了!
警察署悄悄派人火速赶到城东罗家大湾,将正在蒙头大睡的罗亮秘密带回了白府。
罗亮大呼冤枉!
白老太爷为保白府的声誉,让人唤来了罗老会,向他讲明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罗老会万没想到罗亮会干出此种勾当,气极败坏,当下就扇了儿子两巴掌。大骂罗亮是孽种。白老太爷劝住罗老会,说:“事情已经出来,再打也晚了!现在要紧的是如何处理这件事情!”罗老会歉意地说:“孽子不端,是父母之过,一切愿听白老爷发落!”白老太爷长叹了一声说:“小女自遭人凌辱之后,几次要自杀,现在查明案情,小女万没想到是你家公子所为,很是伤心!几经相劝,小女已止了自杀之念,只是说自己已成了罗公子的人,就非他不嫁了!我念罗公子还年轻,所干之事可能是一念之差,好在二人年龄也相当,往日交往也不错,不如就此让他们成亲你看如何?”罗老会自知理亏,听白老太爷如此大度,很有些意外,忙跪地深深地给白老爷磕了一个头,万分感激地说:“既然白老爷不念孽子之过,我还有什么话可说?令爱不嫌罗家门头低,屈嫁罗家,可算是我罗家的造化呀!”接着,便起身怒斥罗亮说:“白老爷如此大度,饶你不死,还将白小姐许配于你,还不快磕头谢恩?”不想罗亮很硬气,一口咬定此事不是自己所为,最后说:“白小姐遭此不幸,我可以娶她,只是那事儿不是我干的,这事儿一定要弄清!要不,我如何做人!”看儿子犟筋,罗老会怒火又起,大骂儿子说:“早就告诫你,你不听,现在到了这一步,你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言毕,不顾罗亮一旁喊冤枉,立马就与白老太爷订下佳期,决定半月之内,白家嫁女,罗家迎亲。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