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酸酸的酸菜


□ 鞠志杰

  公务员王立民沉浸在一种喜悦而自满的情绪之中,而令他有如此好心情的物件竟然是一缸酸菜。这缸酸菜诞生于去年秋天,在此之前,王立民从没有亲自动手腌过酸菜,因此他的这缸酸菜可以称为处女作。王立民的这缸酸菜,经过了半个秋天和半个冬天的酝酿与洗礼,已出落得生动可人,汤是那么的清,叶是那样的绿,还未走近它,人就已经被那好闻的酸气征服了。
  几天来,王立民都为自己的手艺而感到得意。每当他郑重其事地系好围裙,端着洗菜盆打开房门,踅到楼道中自家的酸菜缸前时,一种近乎于神圣并且自豪的感觉就会从心底油然而生。王立民一边捞着酸菜,一边这样陶醉着,好闻的酸味在空气中弥漫着。这种味道,在成熟男子王立民认为,已经超过了他在身体和思想都可劲儿骚动的青春期时,无比向往甚至馋涎欲滴的少女的体香。于是,他就有了要和别人比较的想法,便把脑袋往右移一移,尽量贴近对门李刚家的酸菜缸,然后猛地吸一下鼻子——上帝啊,那好闻的味道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说不清的臭味。王立民心中一阵窃喜,他知道,李刚家的酸菜腌砸了。
  王立民是七年前住进来的,住进来的同时也结束了自己自由不羁的单身生活。这是一家国营公司集资盖的楼,王立民的父亲和这家公司的一把手有些扯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不知是一分钱没交还是少交了不少钱,反正是让王立民做梦似地拥有了这两室一厅。但住下之后,王立民便后悔了,因为这栋楼的质量太差。最大的毛病是不隔音,那看似坚固而冷酷的墙壁却留不住围城之内的声音,尤其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弄出来的响动总会跑到别人家里去,这让年轻力壮的王立民和新婚妻子刘婷很是尴尬。邻居们也都找过原因,发现是空心砖使用得太多了,连承重墙都用上了空心砖,上哪隔音去?第二是楼板裂缝,楼上一拖地,楼下就下雨。第三是打住进来就没物业,楼道卫生都是自己搞。之所以有这么多问题,据说都是开发商偷工减料造成的。
  一个壮小伙子,像青茄子一样被装在闭口琉璃瓶里憋闷了七年,直至憋成了一个浑身布满褶皱紫茄子般的成熟男人。七年的时光不算短,七年里会有很多故事发生。那时的王立民,不仅没有小肚腩,而且书生意气一表人才。新房子已装修完毕,佳期临近,人生又一个转折点马上来到。怎么想怎么看这也是一件值得高兴和庆贺的事啊。他被这兴奋冲昏了头脑,竟然鬼使神差般地敲开了对门邻居的大门,双手捧过去一包喜糖,挤出满脸笑容,用最诚挚的声音和姿势向对方表达了自己的友好。然而,李刚只是嘿嘿笑了两声就把门关上了,连句祝福的话都没有,这让王立民感到很意外。李刚给他留下了一个古怪的印象。其实李刚和妻子吴玉荣也很意外,他们关上门商量了半天:该不该向新邻居表示表示?最后一想到孩子还要交学费,算了。
  北方,居民都有冬天腌酸菜的习俗,因而,没有地下室的住宅楼房门前便都摆着大大小小的缸。李刚将缸搬上四楼时问了王立民一句:“你家冬天腌不腌酸菜?”王立民说不腌,吃的话到父母那里去拿。李刚说那我就不给你留地方了,又搬上来一口缸腌咸菜。两口缸就像一对孪生兄弟,团结而固执地霸占着门口的位置。王立民夫妇对此并不在意,他们在意的是两年后李刚和吴玉荣不断的争吵。
  前面说了,两年之后公司破产,普普通通并且没有一技之长的仓库保管员李刚下了岗。李刚原来每个月有六七百元的收入,吴玉荣在市制药厂工作工资月月照发,小日子过得还不错。可李刚一下岗,立马就显出捉襟见肘来,不论怎么节俭如何算计还是觉得紧巴。最初的日子里,李刚便待在家里给老婆孩子做饭。当然,他在白天时也不停地出去寻找,可总是会带着一脸的沮丧回到家中,那神情着实让人看着难受。起初,吴玉荣还不断地鼓励他安慰他,可三个月过后,这个婆娘就受不了了,尖酸刻薄的本性便显露无余,难听的话就像反喷的污水一样不时地冒出来,又如尖利的汽笛声一般冲进李刚的耳朵里,然后再冲破层层阻碍钻进别人的家中。偏偏这吴玉荣天生就是个“演讲家”,要是李刚敢顶两句,那更了不得,她能叉着腰骂上两个小时,吐出来的脏词儿一串一串的,绝对不会重样。有时三更半夜的就打起来,吵得四邻不得安宁。有一次,刘婷在楼下碰见了吴玉荣,便委婉地提醒了她一句:“吴姐,咱们这房子不隔音,昨天晚上也不知道是谁家打架,吵得我一晚上没睡好觉。”吴玉荣听了一瞪眼:“穷日子过得没劲,不打架干啥去?”噎得刘婷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为了李刚的工作,吴玉荣曾求过王立民,她觉得王立民在市委工作,兴许能帮上这个忙。王立民确实也很上心,能问到的都问了,可人家都嫌李刚一没文化二没技术。有两个单位倒是招打更的,但吴玉荣不让去,她认为李刚才四十多岁就去看大门,丢人。
  心胸狭窄的人总是看不得别人比自己强。有天晚上,吴玉荣家的电闸跳了,吴玉荣便向刘婷借手电筒,进屋时看见王立民正在玩电脑游戏,非常惊讶:“你们家都装电脑了?”“嗯,没花多少钱,才一万多一点。”刘婷轻描淡写地说。没想到刘婷这一句话却让吴玉荣怎么也放不下。回到家中她和李刚又絮叨起来:“本来咱俩加在一起还赶不上人家一个人挣得多,你还偏偏不争气。我就不信找不到个活干?看看人家那日子过的,再看看咱家。看人家刘婷穿的啥?一条裙子就八百多!看人家孩子,刚两岁就坐电动车,李刚啊李刚,我咋就这么命苦啊,咋就嫁给了你这么个窝囊废!”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