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读诗集 读诗人


□ 陈应松

《三峡交响曲》:谢克强的诗歌大坝

从三峡的漩流里撷取灵感,从古老的涛声和最现代的工地寻找时代的旋律,像托起大坝一样筑造起了一部数千行长诗,这就是谢克强的《三峡交响曲》。我在这部长诗中终于听见了雄壮的江声和号子,听见了山的吼叫,水的嘶鸣,听见了村庄谢幕前的梦语,古镇在坍塌时的呜咽。更听见了机器的轰响,建设者的浩歌。这首“交响曲”,有号角,也有琵琶;有玉笛,也有箫声。它有着三峡本质的豪放与深情,也有巴楚袒露的开阔与浪漫。紧迫与舒缓、张弛有度的交叉,营造出低徊延宕又猛有蓄势爆发的激情。一个曾经的军旅诗人他走向这样巨大雄浑的工地,人看到的是军人般矗立的大坝、石头、钢筋、塔吊,像一场横扫六合、惊天动地的战役。踏勘队、水电部队、水电工人,“从云贵高原苍莽的峡谷/从昆仑山下漂泊的云里/从红河两岸移动的帐篷/从葛洲坝上练兵的营地”,一起向三斗坪而来。还有那些后勤队伍,长长的车队,带着钢筋、水泥、木料、油盐、蔬菜、大米、书刊、杂志、报纸……诗人的眼里恍然看到了另一幅图景:
“猛然想起/当年几十万辆手推车/在鲁南淮北广袤的大地上/碾压着自己的影子/支援前线打仗”。
这也许是军旅诗的特点吧。他在第六章写到了三个士兵与一首情歌,其实是三首不同的情歌,而失恋是刻骨铭心的:“是的,我只是一个大兵/一个流黑汗开钻机的大兵/我合金钢的钻头/可以突突钻穿坚硬的岩石/却钻不动一个曾经爱我的/少女的心”。这个失恋的军人痛苦地呼号道:“让语言毁灭/杀死所有传递爱情的言辞”。另一个士兵就幸运多了,因为在遥远的山村,有他那朴实、美丽、贤慧的妻子。在探亲后离别的前夜,“起初颤抖的手/忙着收拾我的行囊/那张车票让你怔怔看了半天/许是离愁漫上你的心头/你漫出眼眶的泪/又往嘴里吞咽”。
不过,离开军营许久的诗人谢克强,已经学会了不再以标准的军礼来歌颂军人,但诗中的气质却是依然是阳刚的,诗像一股铁流,与那个峡谷,与那个大坝十分契合:
夕阳如一滴精壮的血
滴进长江
这意象
唤起我焦灼的向往
但是,对这一前无古人的工程和后无来者的水流爱得如痴如狂,恨不得将所有的心潮都化作澎湃的诗篇,而我却又看到诗人的另一面:那在凭吊氛围和关于山民、普通人的诗思里,总能找到良好感觉的他,对写情写景是如此到位、一咏三叹——我是在长诗中的第三章“移民图与世纪大迁徙”,第五章“节日里,采石场散发劳动的味道”,第七章“一群诗人,如鸟飞过工地”和第八章“在秭归,沉思与吟唱”中读出并强烈感受到的。
第三章关于移民的歌,显然不同于前两章的豪迈,欣喜与坚定,它的旋律是沉缓的,挚爱的,对故土、故居、故人、故事的一种深挚的歌吟:“清理出一些能用的物件/然后捆好绑好/有些物件能引人怀旧/也要精心择出/譬如那副早被人忽视的石磨/它沟壑一样的磨槽/磨过多少崎岖坎坷/将多少粗粮野果磨碎/喂养艰涩的日子“。一次永不复原的折迁,它完全改变了这些世代在此的山民的生活,这是十分感伤的。看这幅告别的图画:“折除老屋的日子/是移民们彻夜难眠的日子/男人常用粗糙的手指/卷动烟叶/眼光投向空荡荡的天空/女人伫立老屋的废墟前/像举行永诀的告别/告别烟垢垒积的故事/只有孩子们显得有点兴奋/忙问阿爸阿妈/拆了世世代代居住的老屋/我们搬向何处”。......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