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俗语看“家”


□ 王大海

内容摘要:本文通过不同时代或时期大众化的、民间的、流行的语言对“家”进行重新的释义。以不同历史阶段的俗语为切入点,探讨在俗语后面中国人对“家”的一种文化心理和社会心理,并寻找未来社会“家”的真正概念。
关键词:家族公共私有化概念化

“家”是一个美妙的字眼。15世纪的西方寓言给我们描绘了这样一个有趣的故事:当亚当和夏娃因偷吃了禁果,而被上帝赶出伊甸园时,天上正下着瓢泼大雨,亚当用双手阻挡着风雨,夏娃紧紧支撑着亚当,风雨飘摇中组成了家的结构——覆盖与支撑。由此我们体会到的是一种精神的力量,是一种对人性中神性的崇拜。而在东方,更具体说是在中国,对“家”有着不同的释义,野猪进入人家被豢养,就成为了中国的 “家”字。当人们的食居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野兽成为家畜的时代开始了。这也许就是远古农业社会的理想,也是每个时代形成“家”最基本的功能需求和物质基础。
“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这句话的影响力跨越了几千年的历史,这是中华大地特有的文化内涵和社会背景所孕育的。西面的高山戈壁,北面的雪地草原,东南两面的海洋沼泽,使中华文明在近乎独立的广阔平原中生根发芽、抽枝展叶,这是人们对土地的一种神圣眷恋之情。历代的统治者无不把土地作为权力的象征,对于土地的再分配自然放在首要位置;对于百姓而言,有了土地有了耕牛,就有了生存的基本条件,所谓的“老婆孩子热炕头”不仅仅是安逸的家庭生活,它还承载着更多的意义。要想生活富足就必须有足够的劳动力来耕作,于是夫妻二人就成为进行生产的最基本单元,多子多孙就成为了家庭农作的迫切需要。这种需求不单单表现在俗语当中,在家用器皿上也有所展示,例如人面鱼纹的彩陶盆,陶盆上“鱼”的图案,不仅仅是年年有余的含义,还包含着人类对鱼类超强繁殖力的生殖崇拜,以及作为种族世代繁衍的一种渴望。
孟子曰:“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从家庭到家族,由家族再组成宗族,由宗族构成社会,从而形成国家;在社会的每个生活层面都有着家国同构、家国一体的浓重色彩。
说到“家”,我们又不得不说说“家中之庭”,这会让我们想起北京的四合院、黄土高原的下沉式窑洞、江南的私家园林,还有客家的土楼。“从四世同堂到远亲不如近邻”——四合院的四平八稳是中国人的儒家风范,也是中国人在每一个领域所追求的一种状态,在对家的居住形式和建筑结构上也同样如此。
四合院作为一种传统民居样式在建国之后仍是百姓居住的重要模式之一,但居住的人员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四合院在很长一段时间是家族式生活空间的代名词,中心的庭院是家族的聚会中心,以中心庭院为点,四周的房屋按照辈分等级依次分配。也可以说,这样的居住方式既有共享的集中空间,又有私密的个人空间。由于种种原因,家族式的四合院逐渐向大杂院的模式变化。许多陌路之人成了街坊邻居,邻里之间礼尚往来,你帮我助,“远亲不如近邻”的时代开始了,同时,这句话也成了这一时期联络感情、承载寄托的标志性语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