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歌郎(短篇小说)


□ 潘绍东

  小说描写乡村歌郎坎坷传奇的对歌生涯,生动有趣,充满浓郁的乡间民俗风情。此类独具民间文化特色与魅力的小说目前已很少见了。著名作家韩少功倾情推荐。

  一

  太阳摸山的时候,向锁龙将碗筷朝锅里一掷,从床头的枕头边拿上一只手电插进裤子口袋,飞步出门。从西边的山坳里射过来柱柱夕阳,将他矮小的身子拉拽出一条长长的影子,在田埂上踉踉跄跄地晃动。

  他要去唱夜歌。

  半下午,当村长的堂弟向巨龙传信来说,杉山里的来富打电话来了,他爹四老倌午时正式落气。四老倌生前多次交代,死后道场可以不做,乐队可以不请,但向歌郎的信一定要搭。

  半个下午,向锁龙都在自说自话:“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这儿习俗中没有请歌郎一项,不像礼生、道士那样受到恭敬邀请,歌郎往往是不请自来或闻风而来,更多的是歌郎之间的通风报信。他们之间像有一条秘密通道,只要一人得信,便可以一呼百应。歌郎和礼生、道士一样,烟有抽,酒有喝,饭有吃,唯一不同的是——歌郎没有工钱。

  孝家搭信给歌郎,这在向锁龙的记忆中是头一次。

  向锁龙等这一天等了37年。那年,地主崽子向锁龙30岁还没有讨到堂客,他娘急得魂都丢了,整天到处托人说媒。有天,杉山里的四老倌上门来了,说是带向锁龙去相亲。对方是他一个远房亲戚,叫兰妹子,脾性倒是不错,只是细时候上山打柴不小心绊了一根树蔸,将一只眼睛给戳了。锁龙娘哪还在乎人家是一只眼睛还是两只眼睛,得了信喜不自禁,忙四处借布票,请裁缝,给向锁龙赶制新衣。相亲那天,向锁龙上下一身新——一套刚刚做好的蓝咔叽中山装还散发着炭火熨斗的烟味,穿在身上蓝得打眼。可是,他独独忘了裤子下面的一双光脚。

  四老倌说:“脚上没鞋穷半截,现做是来不及了,我堂客刚好给我做了双布鞋,我还没试过脚,借你穿个新,我也好沾些喜气。”

  “是我们向家沾了你的福气呢。”锁龙娘忙不迭地说。就这样,向锁龙穿上了四老倌的那双布鞋去相亲。那是一双十分合脚的布鞋,上脚,跟脚,暖脚,走起路来轻捷如飞,里面像安了一部发动机,只要一起动脚步,鞋就拽着脚“突突突”地往前奔。

  向锁龙随四老倌发动机一样到了兰妹子家。两人见了面,锁龙向来看热闹的乡亲发了烟,接受了一次全方位的检阅,但兰妹子却没有给向锁龙端茶,端茶的是兰妹子的大嫂子。

  向锁龙发觉阵势不对,手脚开始乱晃,头也栽到胯裆里,像爹妈被民兵营长训斥时的样子。大嫂端茶过来时,向锁龙脸都不敢往上抬,手里的烟掉在了大腿上,将蓝咔叽烧出一个焦黄的洞。四老倌闻到一股焦臭后,忙起身告辞。四老倌叫向锁龙在村头的大樟树下等他,他问了确信就来。

  其实不到一杯茶的工夫,但向锁龙好像唱了一部长长的传似的。四老倌来的时候脸色不太好,显然没有给他带来福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