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简论古诗词意命题的当代古装人物画


□ 张葆冬

  以诗意入画是中国画所独有的艺术表现传统。当代中国画家仍然喜欢从古典诗意中寻求创作灵感,来表现他们对传统文化的理解,表现他们的审美理念,当然也注入了丰富的现代文化因素,形成了艺术家对现代人文精神的审美解读。所以,研究以古典诗意命题的当代古装人物画中的经典作品,有着特别的意义。
  
  1.将古典诗意表现为绚丽的人物画卷
  
  以古典诗意命题的古装人物画,数量非常多,仅《中国当代美术全集》人物卷一就收录人物画作品323幅,而以古典诗意为题的就有32幅,差不多占到10%。这不仅说明艺术家对这一类题材有特别的兴趣,而且说明在这一类题材的表现中,优秀作品的比例极高,其中的原因是耐人寻味的。我认为至少有以下几个因素:
  其一,古典诗意本是古代诗人心灵世界的审美表现,凝聚了他们极为丰富的精神性情与审美智慧。古今虽然时代有变,但人性本有许多相通之处,所以极易触动艺术家的心灵认同与审美灵感。
  其二,借古典诗意而为现实的人生言说,有许多曲折含蓄之美,现不尽之意于绘画语言之外,别有令人神往之处。
  其三,将语言艺术的古典诗意转化为以笔墨线条为艺术语言的绘画作品,其间,有着非常广阔的想象空间与再创造的可能。
  也许还有其它的原因,但仅此已经让众多艺术家沉醉于其中,进而将其表现为绚丽的人物画卷。
  中国人物画只有创作主体和表现内容的相对一致性,才使得人物画的精神内涵更加明确。范曾因画古典人物久负盛名,其作品中除新的几幅中外科学家绣像外,大多以古装为主。其中《古人诗意》取材于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画面的右边是高山急流,老松如虬,可以引发读者驰骋无尽的想象;左边是神态傲然的李白引领一位振臂欢呼的童子,和一匹仰天长鸣的白鹿,且人虚景实的对比,线条以险峻跌宕、顿挫有力的书法笔式入画,使李白飘逸倜傥的诗人风骨跃然纸上,而“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的诗意,在作品中变得可触可感。
  彭先诚的作品多取材于古典诗意,收入《中国当代美术全集》的10幅作品中有7幅是以古典诗意命题的,如《春怨》、《弄妆图》、《长恨歌》、《西厢画意》、《丽人行诗意》等。其中,《长恨歌》是从白居易的同名叙事长诗中选择几个最为典型的片段,以敦煌壁画的构图形式,加以不同落款的补白手法,将其挥洒成整幅犹如一气呵成的作品。而取材于杜甫在“安史之乱”前创作的《丽人行》的《丽人行诗意》,在淋漓的笔、墨、水、色交融中,减弱了线的表达,朦胧中使当年那“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的情形,由渺远而变得清晰,让人仿佛听到丽人之间的相互耳语,看到她们颐指气使的性格。
  而叶毓中,不仅画《唐风》,画《宋韵》,还将屈原《九歌》构成了系列的人物画作。其画构图似简而实丰,色彩华丽而不俗,运笔似拙而实巧,画面极有盛唐时期的装饰意味,也是极有个性的作品。
  这些作品追求的并不是对古典诗意的准确再现,而是以当代眼光、当代思想、当代手法所进行的再创造。刘国辉指出:“传统人物画是古装的,而古装的人物画却不一定是传统的。” (《古装人物画鉴赏大系》)我们通过这些作品,既可以聆听到历史的回声,又能够感受到现时人生的心灵律动。
  
  2.对古典诗意进行新颖独到的艺术表现
  
  画家们所选取的多是被人们视为经典的古代诗歌的意境,要把它们变为当代意识和体现画家个性的人物画,必须进行新的艺术创造,在这一方面,我们也能体味到当代画家独具的匠心。
  唐代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是唐代诗歌中的精品,被誉为“以孤篇压倒全唐”。但是要将诗中丰富绚烂的意境表现在一个画面上亦颇不容易。李俊琪的画作《春江花月夜》,将一位身材修长的仕女安排在画面的主体位置,她手持纨扇,侧首遥望,神态惆怅而渺远,这形象已够引人入胜了,但并不能表现诗意。画家又在她的身后补了明月、秋雁、江流、扁舟等景象,组成和谐而富于想象力的画面。于是,原诗作的意境有了,而原诗中思妇与行人间借月怀想的感情也在突出的仕女形象上得到了表现。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