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残缺生命的悲情之旅(评论)


  王爽 叶君

  在世界越发纷繁复杂的今天,人们对文学的期待却似乎愈加简约、单纯,从上世纪80年代起就有这样的呼声:扔下文学这架马车上超载的东西。众口难调依然并将一直存在,而“贴心”的文学却日益成为一种众望所归,贴心,首先意味着平易近人的“外表”,更重要的是,其内里对人的生命处境的深刻观照。在这个意义上,薛喜君的小说《落枣》不失为一篇恰到好处的“贴心”之作。

  《落枣》选用了家族故事的外壳,这个外壳之下包裹的通常是争斗、恩怨,还有纠缠不清的爱恨情仇。所有这些都发生于“家族”这单一空间之内,所以容易集中笔力;而其中演绎悲欢的人们因为彼此间牵系着血脉情缘,因而格外引人感慨喟叹。小说开篇就展示了一个怵目的残缺世界:一棵果实累累的枣树下,一个年轻女人口里念念有词地捡拾地上的落枣;一个老迈男人倚在树干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她闲聊。实际上,女人是疯子,因为疯癫被人忘记了原本的姓名,只能以“六疯子”的名字和身份存活于世。她有一个与她自己一样残缺的家,组成这个家的是在她心里虽生如死的丈夫六豁牙子,还有虽死犹生的儿子莲儿。跟六疯子搭话的男人是她丈夫的大爷,“双眼球覆盖着一层白膜,不管他如何亲切地笑,都让人觉得一片茫然和无助”,这个_Ij生就处于黑暗之中的人是偌大家族里唯一一束温暖六疯子的亮光。盲人叔公公和疯癫侄媳妇的亲密常常引起大爷老伴大奶不悦。可“要饭花子”出身、不曾生养一儿半女、一辈子受大爷奚落和奴役的大奶,大多时候敢怒不敢言,偶尔按捺不住的抱怨或规劝,无一例外地会遭到大爷不指名道姓却字字带刺的猛烈攻击。大奶含辛茹苦操劳一生,真正能够体贴疼惜她的只有五爷——一个年轻时丧妻再未续娶的鳏夫、欲近不得欲远不能的小叔子。在这个院子里,散落一地的红枣营造不出喜悦欢庆的气氛,它们只能在朝晖夕阴中见证各有一份残缺的男女,抱守着各自的残缺,被生下来然后活下去,或以压抑乞求安宁,或用狂欢寻求释放。在薛喜君笔下,残缺并非某一个个体的特殊遭遇,而是所有人最根本和常态的生命处境,由此而生的悲凉不能不沁人肺腑。她的作品也因此于饮食男女的故事框架之下,有了深邃、阔大的气象。 捋一捋乍看头绪有些纷乱的人物关系,可以看出《落枣》铺展开的是徐家两代人的命运图景,大爷、大奶和他们的侄辈六豁牙子、六疯子这两对夫妻,以及孤守一生将儿女抚育成人的五爷是活跃于这幅图景里的主要人物。同时这也是一场两性之间爱恨交织、难解难分的艰苦鏖战。小说提供了一个心理意涵丰富的男性世界。大爷终日嗜吸母亲临终时留下的“长兄如父”这一剂精神鸦片,好吃懒做的他从中尝得虚浮的成就感和威严感。黑暗的囚禁让其内心也变得阴狭,对大奶无休止的身心折磨成为他百无聊赖的生活中最大的乐趣,俨然从他人的痛苦、无奈中获得一份变态的快感.而六豁牙子与大爷之间虽隔了整整一代,且素无情感上的沟通,但实质上他们涂画出了一样的生命轨迹,这轨迹上都沾染了另一个女人的泪水甚至鲜血。六豁牙子根深蒂同的处子情结毁坏了他的婚姻,更一步步毁灭了他的妻子——一个本来不疯的正常女人:残陋的男人苛刻地要求女人的完满,稍有不遂心意之处,那女人便沦为他泄愤的活靶子,这证明也加剧了他那病态的程度。叔侄两辈人都因自身的残缺而又一手制造了别人的不幸。究其缘由,或许是内心深处的自卑情结像一个邪恶的幽灵,啃噬着他们那原本健康的人性。求取平衡的生命本能,使欲盖弥彰的自卑以扭曲的形式表现出来,走向另一个极端——暴烈、狂躁、不近人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