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泊瓦场


□ 刘伟林

泊瓦场
刘伟林

吃完饭后,我一直在那里磨蹭着,想不被母亲发觉,然后跑到泊瓦场去。母亲却盯着我不放,一副不依不饶的模样。我心不在焉地在门前徘徊着走来走去,外面的天色正在暗了下来,傍晚的光线让天空中青灰的颜色吞噬着,转瞬即逝中光线很快消失得一干二净了。薄暮笼罩着渐渐昏暗的大地,西天一颗星星过早地闪烁在那儿,耀出精细的光芒。夜空沉寂、荒凉、平坦地倒挂在村子的顶上。我心里越来越不安,似乎听见了从泊瓦场传来的唱戏声,是那样的优美、动听,抑扬顿挫。
母亲好像已看透了我的内心,说,你想跑出家门吗?我告诉你,只要你出了这个家门就别回来。我想不明白,你怎么老是往那儿跑,看来你的魂已叫那儿勾去了。我早与你说过,那个女人是狐狸精,专门勾小孩子的魂,你就是不相信我的话。
我说,谁说她是狐狸精,她教我们唱戏。说完,我对母亲唱道:小妹子本姓金,呀子依子呀,天天打猪草啦依嗬子呀……
母亲很快就打断了我的声音,吼叫了起来,别唱了,你唱得我心烦,你们就是让这声音蛊惑了,我告诉你这是狐狸精的声音。母亲说着身体在抖动不止,脸色也涨得通红通红的,我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这样地生气。
泊瓦场不远,它在村子的北头,离我家不过二百米的距离。都在一个村子里,我不明白所有的人为什么要叫那儿泊瓦场。同样,我也不明白人们为什么叫许杏兰狐狸精。许杏兰的屋子在村子最北头,隔壁是一条通向田野的道路。因此那屋子便有些落寞、寂寥,孤零零地生长在那里,但又因为她每天晚上教我们这些孩子唱戏,而洇出一种孤傲绝世的味道。许杏兰的嗓音是那样的甜美,简直称得上是一种天籁之音。
许杏兰的丈夫是一名教师,在离我们村子十几里远的一所学校教书,很少回家。许杏兰也很少去那么远的地方看他,我们都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因。许杏兰的丈夫在一年中仅只节日间回来那么一两次,甚至于在有一年他是过年时回来了一趟。许杏兰的生活于是显得寂寞而孤独,可能正是这种原因她才不停地教我们唱戏,想用唱戏去排驱内心的寂寞与孤独。
母亲还在那里叨唠,我不再理睬她了,转身朝门外冲了出去。我看到母亲明显地愣了一下,接着声嘶力竭地叫了起来,你还要到她那儿去吗?你给我回来,再也不允许你到她那儿去?随即母亲在我的身后追赶着,听着母亲在身后发出的脚步声,我不敢回转过脑袋。看来,母亲今天真是气疯了,她的心中一定十分鄙视许杏兰,不允许另一个女人夺去自己的孩子。母亲觉得这是一场斗争,她根本就不相信自己会失败,她要永远地把那个女人踩在脚底下。
我一直朝前跑着,在临近泊瓦场的时候,突然灵机一动,拐上了另一条村道,我可不想把母亲带到泊瓦场去,那样的话,母亲就会与许杏兰大打出手。只要是一些小事情,村子里的女人都会与许杏兰大打出手,她也乐此不疲,愿意奉陪到底。一番厮打之后,许杏兰的头发总是披散在脑袋上,脸上布满了伤痕。她的伤痕令人怜悯,于是村子里所有的男人见到她便躲躲闪闪的,觉得十分内疚,似乎是自己犯下了过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