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西部电影与中国传统文化


□ 张阿利

对传统民族心理和民族性格的历史再现

20世纪80年代初、中期,艺术家们纷纷把目光投向处于边缘地带的乡村山野,探寻中华民族古老历史与文化的渊源,形成了一浪高过一浪的“寻根热”。西部电影创作者在这种文化思潮的影响下,自然而然地从西部最贫困、最落后的苍凉莽原出发,去寻找我们民族力量的源头和希望,从而达到反思文化、反思历史的目的。在寻根渴求的指引下,《黄土地》、《盗马贼》、《孩子王》、《老井》、《红高粱》、《黄河谣》等一大批影片相继问世。当然,西部电影并不是依据其具体的地理地域来命名的,它主要是指影片中所体现出的精神气韵和人文气息而言的。西部电影在主题思想上的深刻内蕴主要得益于影片对西部历史、文化、民俗的吸收与消化。西部文化说到底就是传统汉唐文化、黄河文化、巴蜀文化、云贵文化、西域游牧文化等的多元共生体,是这些多元性文化内在精神的延续与扩张,从而形成了以黄河文化为核心表征的中国传统文化体系。
民族心理和民族性格是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西部电影的成功之处在于塑造了一大批具有典型意义的银幕形象,这些人物形象虽然性格迥异,但其共同之处在于都有传统文化的性情寄寓其中。从《老井》村人一代又一代前赴后继的打井行动中,体现出了一种奋斗不止、生生不息的民族精神。孙旺泉显然是这些人的代表,他上过高中,有文化,在父亲打井牺牲后,毅然接过前人手中的“接力棒”,继续去实现这项庄严而又神圣的使命。旺泉永不言败的性格正是我们民族优秀品格之所在。另外,旺泉也是至纯至孝之人,他违心接受了爷爷对自己终身大事的安排,放弃了心爱的巧英,接受了毫无感情可言的喜凤。因此,旺泉身上虽然有着现代文明和先进思想的浸染,但更多的还是承袭了传统文化中落后部分的因子。禾禾是严学恕在《野山》中所着力塑造的新锐人物。禾禾有着强烈的致富意识,在历经多次的折腾后取得了成功。禾禾可以算是当代农村中一个先锋派人物,但在情感观念上却胆小、懦弱,甚至比秋绒、灰灰还要保守。在禾禾的心里,桂兰是自己的大嫂,自己决不能有任何非分之想。当灰灰和秋绒进行婚姻重组后,禾禾还是囿于旧的道德观念直到最后才改变。先进的改革意识和传统的伦理观念在禾禾的性格中始终交织和冲撞着。《黄河谣》里的当归可以说是极其传统的一个人。当红花要把自己的身子交给当归时,他断然拒绝。虽然他对红花有着强烈的爱,但始终恪守着传统的观念而未越雷池一步。当柳兰被黑骨头抢走,当归自己又遭受到烙铁环的屈辱时,当归反而把黑骨头的女儿抚养成人。当归的苦难史是我们整个民族文化性格的苦难史,当归善良、忍辱负重的品性也是我们民族性格的缩影。
在西部电影塑造的一系列女性人物形象中,《野山》里的秋绒和《人生》里的巧珍是中国传统女性的典型代表。秋绒的性格是绝对贤良温驯的那种,她只想有个老实巴交的丈夫,与他安安分分地生活;对丈夫禾禾的所为,她虽不理解却也并不反对。巧珍是一个极具传统美的女性,她美丽、善良、温柔而又体贴,她对高加林的爱高尚而伟大。但是她们的性格也有许多缺陷:秋绒固守传统,思想僵化,看不到社会前进的步伐;巧珍由于受传统观念的束缚,最终丧失掉了自己的幸福。西部电影正是以其丰富而又真实的影像表述体系,深刻地揭示了传统文化背景下人物性格的多样复杂性。他们的优点可歌可泣,他们的性格缺陷严重阻碍着民族人格的健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