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光棍们的太阳


□ 晓 苏

  1
  
  假如没有黄娘,油菜坡的光棍们真不知道怎么活下去。
  光棍是个比喻,指那些娶不上老婆的男人。黄娘说,光棍一眼就看得出来!
  没错,光棍们肚子吃得再饱,哪怕打着饱嗝,脸上也露出一种饥饿的表情。平时,他们的眼睛总是阴沉的,耳朵总是灰白的,鼻头总是疲软的,嘴唇总是干裂的。但一遇到女人,情况就截然相反了。遇到包括看到,听到,闻到,还有尝到。看到一个女人走过来,他阴沉的眼睛马上就会亮堂起来,仿佛点燃了两堆火;听到女人说话的声音,洗澡的声音,或者撒尿的声音,他灰白的耳朵顿时就会泛红,像刚在油锅里炸好的红薯片;闻到女人的气味,哪怕是头发上的油味,哪怕是脖子里的汗味,哪怕是裤裆里的腥味,他疲软的鼻头立刻就会挺起来,并且还会拉风箱那样前后耸动;要是尝到了女人的味道,那还了得?他干裂的嘴唇一下子就会变得潮湿,晶莹的涎水挂在嘴边上,长长的,细细的,亮亮的,看上去就像从芭蕉里面流出来的糖汁,不一会儿,一条绣花鞋垫似的红舌头便会从喉咙深处伸了出来,将那糖汁猛地舔进嘴里,然后再吞进嗓眼儿,涎水进入嗓眼儿时还会发出一种泡菜坛子鼓水泡的声音。
  油菜坡的光棍多。黄娘扳着指头数过,巴掌大一个村,老老少少的光棍加起来竟有几十个呢!外村的人说,这地方虽然穷,可盛产两样东西,一是油菜,二是光棍!他们这么说,明显是在嘲笑。其实光棍是不能嘲笑的,嘲笑光棍是缺德的。用黄娘的话说,那简直是缺八辈子德!黄娘说得好,作为一个站着屙尿的人,谁不愿意娶老婆?谁愿意打光棍呢?那是没办法呀!
  光棍们大都很勤劳,他们起早贪黑,肩挑背驮,耕田,下种,锄草,施肥,浇水,收割,样样是把好手。但勤劳有什么用呢?黄娘曾经说,勤劳可以种瓜得瓜,勤劳可以种豆得豆,但勤劳不能种老婆啊!要是能种老婆就好了,能种老婆油菜坡就没人打光棍了。
  这里的女人们,除了黄娘,大都看不起光棍。她们看光棍时,表情总是怪怪的,皱着眉头,斜着眼睛,脸上皮笑肉不笑。好像光棍们都脏,都傻,都丑,都让人恶心!好像他们天生就该打光棍,命中注定没女人陪他们睡觉!她们对光棍没有一点儿同情心,从来不关心光棍。特别是一些年轻的女人,她们眼眶高,目光远,宁可嫁给别处的男人,也不肯给油菜坡的光棍做老婆。其实,她们在别处找的那些男人并不怎么样,有的是聋子哑巴,有的是离过婚的,有的是死了配偶的老头子,有的还有大老婆呢!这些女人的心真狠,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可她们恰恰相反,宁可好事别人,也不让油菜坡的光棍们得手。她们好像是巴不得自己家乡的男人一辈子都打光棍!
  油菜坡那些侥幸结了婚的男人,居然也不关心光棍。他们常常在光棍们面前说大话,摆架子,吹牛皮,捡了便宜还卖乖,认为自己运气好,本事大,多么多么了不起,像是他们身上比光棍们多长了一个东西似的。更过分的是,他们看光棍像看贼,生怕光棍们动了他们的老婆。他们一个个小心眼,小肚鸡肠,小气得要命。光棍们偶尔和他们的老婆开个玩笑,他们就会耿耿于怀,甚至火冒三丈,暴跳如雷,有的还大打出手。黄娘最看不起这些男人了,说他们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