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水仙花开


□ 小 岸

  一

  早起叠被子的时候,水仙在枕巾上捏起了十几根掉发,有黑的,有白的。白的像绣花用的白丝线,亮晶晶的,还有光泽呢。黑的呢,却算不得黑了,仿佛在土里滚了一圈,灰扑扑的。她轻轻叹了口气,把它们团起来,揭开火炉盖,丢进炉内。随着“噗”一声响,火炉里顿时窜出一股燎羊毛的焦煳味儿,头发烧没了。

  水仙记不得自己啥时开始有了白发,先前只是零零星星冒出几根,渐渐地,越来越多,成了势,远远看去,头上像是落了一层白霜。在改花的撺掇下,她染了几次,一块五毛钱一包“一洗黑”,洗头的时候,按比例把染料兑水调融了,用梳子蘸了这染料,沿着发缝涂抹到头上,再找块毛巾把头发包起来,隔十来分钟,冲洗干净,等到头发晾干了兢成黑的了。漆黑漆黑的,像墨汁,而且还硬,仿佛用旧了干透的墩布。改花笑话她,你呀,真是个笨老婆,哪有你这样染头的,黑成这样,一看就是假的嘛。改花教给她,买染发剂的时候别只买黑的,记得搭配一包黄的,两种颜色混着调匀,这样,染出来的头发就不会难看了。改花的头发也是染的,人家技巧掌握得好,发丝微微发黄,而且还烫过,蓬蓬松松的,根本瞧不出是染的。改花和水仙是好姊妹,娘家都是清水洼的,一起嫁到柳家峪,几十年相跟下来,关系处得和亲姊妹差不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