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人雅集-1700年前的沙龙


  赵寒成/撰文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成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

  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

  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晤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取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这篇《兰亭集序》描叙了晋永和九年(公兀353年)三月初二,王羲之、谢安、谢万、孙绰、支遁以及王献之、王徽之等四十二人在山阴兰亭修禊时的盛况。也正是在此次聚会上,王羲之写下了这篇文学史和书法史上脍炙人口的佳作。而兰亭,这个山阴县西南二十七里外兰渚之上的一个小亭,也因之成了文人集会的圣地,或者日成了文人雅集的代名词。

  谢氏和王氏是当时有名的两大望族。孙绰,字兴公,是当时的名士。支遁,字道林,亦称支法师、林道人。这些人处身上流,地位超然。修禊是为了除灾祈福,按照习俗当是在阴历三月上甸的巳日临水设祭,魏以后便固定在三月初三。这天.王氏乘着酒兴,洋洋洒洒写下的《兰亭集序》原本并非着于该帖在书史上的地位,只是想一发人生盛事不常而流年易逝的感慨。至于《兰亭帖》千百年来错综复杂的流传关系以及由此衍生出来的种种近乎神话的传说,恐怕王氏本人也是始料未及的。在书画还未正式登大雅之堂前,诗文在集会上无疑起着标示情操的作用,每遇名士盛会,都有作赋作文的惯例。西汉梁孝王常聚集文士在兔园中饮酒作赋,枚乘就有《梁王兔园赋》。曹操为魏王时,许多文士聚集在曹氏父子周围,曹植有《公宴》诗传世。晋代侈富石崇宴集金谷园,也曾留下《金谷序》。即便到了后世的唐代,作文赋诗也还是文人聚会的保留节目。王勃被斥游江西新建,重阳节正赶上都督阎伯屿在新建的滕王阁宴客,席间阎以纸笔遍请宾客作序,年轻气盛的王勃亢然不辞写下了《滕王阁序》。这位阎都督对王原本并不看重,但他看到“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二句时,情不自禁地赞叹道:“天才也!”于是极欢而罢。此则故事见诸《唐摭言》。类似故事在那个时代并不鲜见,对于当时的文人来说筵席无疑便是诗席,在筵席之上宾主相互联句吟哦,以诗助兴是蔚然成风的。刘禹锡、白居易、裴度等就曾留下过不少酬唱之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上海艺术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上海艺术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