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列祖列宗(中篇)


□ 朱和风

  民国三十二年的初春,陆浦镇的天气出奇地怪异,冷起来要穿棉袄,热起来要打赤膊,春雷轰隆隆地满地滚,但只见雷声不见下雨,天上常常赤红一片。镇里那些上了年纪的人都说这是不祥之兆,有血光之灾。果然没过半个月,驻扎在塘头街的日本鬼子就向陆浦镇杀来。陆浦镇的乡团和天打岩上的义匪独眼龙部,率领众人抗击鬼子,在陆浦镇的外围打了两天两夜的仗,乡团和义匪成排成排地倒在鬼子的枪口下,陆浦镇最终插上了鬼子的太阳旗。死伤过半的鬼子在陆浦古镇大开杀戒,贴出布告悬赏捉拿独眼龙,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百姓若在三天之内没有提供线索,杀无赦!

  天还只有蒙蒙亮,陆浦镇担任镇长的大财主陈宗保,独自跑进了鬼子驻扎在镇上的兵营,说他知道独眼龙的下落。当他把鬼子引到大公桥附近后,鬼子又遭到独眼龙的伏击,死伤八人。带头的老鬼子这才明白上当了,原来这个身胚结实貌似卑微的镇长和土匪串通一气,老鬼子瞪着一双斜眼,捋着连鬓络腮大胡,叽哩咕噜地怒吼,两个五短身材的鬼子就扎扎实实地绑住陈宗保,押起他直奔陈家的祖坟。

  此时已是朝霞如血的清晨,赤红的霞光满天际飘荡,让人睁不开眼。

  葬着陈宗保列祖列宗的坟墓已被杂乱地扒开,墓壁上的双层斗拱断了十多截,生生地压在被掀翻的石人、石兽上,一片狼藉,白森森的骷髅在凄戚的风中瑟瑟作响。

  陈宗保的双眼潮湿了,他的胸脯风箱一样起伏,双臂又蛇一般扭曲着,似乎要绷断紧缠着身子的麻绳。他在心里叨唠着,列祖列宗在上,这东洋鬼子一旦灭了,我陈宗保一定重修你们的墓地,给你们烧香念佛……

  那一年也是初春,肚皮饿得瘪瘪的陈宗保仰躺在眼前这块祖坟旁,十八岁的他很想对列祖列宗说些悄悄话,诉说自己的不幸。当一阵夹带着海腥味的寒风从远处向他吹来时,他翕动着鼻翼用白晃晃的舌头贪婪地舔着粗裂的双唇,目光缓缓地睃巡着四周。他已有一个多月没吃过一顿饱饭了,人饿得鸩形鹄面,双腿软乏得轻如燕子没一丝力气。

  他头上那顶满是窟窿薄如蝉翼的红缨帽在熠熠的阳光下,火红色的蒂头在风中颤抖。

  他祈求祖上能保佑他。他的祖上原是陆浦镇名震一时的首富,方圆百里闻名。那条卧在波涛滚滚的大公江上长十丈、宽两丈的大公桥,便是祖宗陈太公出资造的。而陆浦镇中心有里把长的大院,原先也是陈家的。大院有七进十四个内院,每进院子各有偏院,院内有井台假山还缀有精致壁画。院外,二尺多高的青石墙基、磨砖勾缝的墙壁辉煌且威严。

  可是到了第五代传人陈宗保时,这个家族衰败了。

  陈宗保的父亲不善经营,更不图攀龙附凤光耀门庭。他只懂得用祖传的皮货、字画、古玩去换叮咚响的银元,然后广交酒友诗侣,骑马打猎,游山玩水,一副千金散尽还复来的派头。空闲时,他啃啃四书五经或去镇北的田鸡河畔垂钓,偶尔得一鱼鲜,不亦乐乎亲自下厨烧出色香味俱佳一大盘,烫一壶好酒,慢慢地独自享用。

  陈宗保十四岁那年,患病的父亲陈士钊在田鸡河里钓得一只背大如盆的甲鱼。当天陈士钊喜得五官变形眉开眼笑,乐呵呵地说:“老祖宗有眼,把这么大的一只甲鱼送给我滋补,咱家要大发了!”

  是夜,甲鱼洗净被置于一大盆中,放入葱结、姜片,在柴灶里用文火慢慢炖烂,端上桌时,甲鱼背上方块的花纹绽成无数朵黑白分明的花朵,脚爪柔软而有弹性地伸到盆外,满院飘荡着诱人的香味。“上酒!”陈士钊乐不可支地向老婆喊叫。他品尝过许许多多高贵的、细致的、精巧的、考究的、奇绝妙绝的名菜,也品尝过宁波状元楼酒家大师傅替他炖烧的冰糖甲鱼,但只有这次才真正领略到至鲜至绝!那甲鱼肉膘如无油腻之肥肉、嫩如出锅之豆腐,鲜嫩软滑,放在嘴中舌头一搅就会细烂细烂地滑人肚中。陈士钊用甲鱼肉下酒像进入仙境一般惬意美妙。当他意识到要给他的独苗陈家后嗣陈宗保尝一口时,盆中只存一点浓粘的卤汁和一小段尾巴。他有些舍不得给孩子吃,自己体弱多病,儿子来日方长。可是儿子咕噜一声就喝进了汤和那段黑亮的尾巴,粉红色的舌头像一块抹布不停地揩着盆子。

  然而这位陈太公的第四代传人陈士钊享受不了这份福,他吃了甲鱼不到半个月就撒手人寰。镇里的郎中说陈士钊死于贪吃,一个大病初愈的人,怎能猛下补食,还不把病恹恹的身子补倒。郎中采取中医偏方救治陈士钊,把他的身子半埋在潮湿的土坑里,想依靠地气把他体内的毒素吸出来,但最终失败。陈士钊弥留之际,对陈宗保说:“儿啊,为父的不能守住这份家产,对不起列祖列宗,我求你在我死后别把我葬进祖坟。祖坟是神圣的,你要看守好咱家的祖坟,祖宗大人是会保佑你的!”

  那是民国六年的事。但正如死时才大彻大悟的父亲所说的那样,陈宗保靠着对列祖列宗的虔诚和孝敬,慢慢地成了陆浦镇举足轻重的人物,重振陈家。

  在那个四月的春天里,陈宗保从祖坟旁醒来后,忽然感到头顶寒寒地发冷。当他用手去抚正红缨帽时,奇了,帽子已不在头上。四周如血的霞光已褪净,亮堂堂明晃晃的一片山林在春天中露出万紫千红的景色。极目远望,只见一只双翅撑开如同黑伞的老鹰正叨着他的那顶红缨帽在天穹盘旋着远去。他被惊慑住了,遽然又像悟到什么似的跪在祖坟前,这帽子被鹰叼去可是一个好兆头啊,他喃喃地絮语:“感谢列祖列宗,我出头的日子来了!”

分享:
 
更多关于“列祖列宗(中篇)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