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列祖列宗(中篇)


□ 朱和风

  民国三十二年的初春,陆浦镇的天气出奇地怪异,冷起来要穿棉袄,热起来要打赤膊,春雷轰隆隆地满地滚,但只见雷声不见下雨,天上常常赤红一片。镇里那些上了年纪的人都说这是不祥之兆,有血光之灾。果然没过半个月,驻扎在塘头街的日本鬼子就向陆浦镇杀来。陆浦镇的乡团和天打岩上的义匪独眼龙部,率领众人抗击鬼子,在陆浦镇的外围打了两天两夜的仗,乡团和义匪成排成排地倒在鬼子的枪口下,陆浦镇最终插上了鬼子的太阳旗。死伤过半的鬼子在陆浦古镇大开杀戒,贴出布告悬赏捉拿独眼龙,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百姓若在三天之内没有提供线索,杀无赦!

  天还只有蒙蒙亮,陆浦镇担任镇长的大财主陈宗保,独自跑进了鬼子驻扎在镇上的兵营,说他知道独眼龙的下落。当他把鬼子引到大公桥附近后,鬼子又遭到独眼龙的伏击,死伤八人。带头的老鬼子这才明白上当了,原来这个身胚结实貌似卑微的镇长和土匪串通一气,老鬼子瞪着一双斜眼,捋着连鬓络腮大胡,叽哩咕噜地怒吼,两个五短身材的鬼子就扎扎实实地绑住陈宗保,押起他直奔陈家的祖坟。

  此时已是朝霞如血的清晨,赤红的霞光满天际飘荡,让人睁不开眼。

  葬着陈宗保列祖列宗的坟墓已被杂乱地扒开,墓壁上的双层斗拱断了十多截,生生地压在被掀翻的石人、石兽上,一片狼藉,白森森的骷髅在凄戚的风中瑟瑟作响。

  陈宗保的双眼潮湿了,他的胸脯风箱一样起伏,双臂又蛇一般扭曲着,似乎要绷断紧缠着身子的麻绳。他在心里叨唠着,列祖列宗在上,这东洋鬼子一旦灭了,我陈宗保一定重修你们的墓地,给你们烧香念佛……

  那一年也是初春,肚皮饿得瘪瘪的陈宗保仰躺在眼前这块祖坟旁,十八岁的他很想对列祖列宗说些悄悄话,诉说自己的不幸。当一阵夹带着海腥味的寒风从远处向他吹来时,他翕动着鼻翼用白晃晃的舌头贪婪地舔着粗裂的双唇,目光缓缓地睃巡着四周。他已有一个多月没吃过一顿饱饭了,人饿得鸩形鹄面,双腿软乏得轻如燕子没一丝力气。

  他头上那顶满是窟窿薄如蝉翼的红缨帽在熠熠的阳光下,火红色的蒂头在风中颤抖。

  他祈求祖上能保佑他。他的祖上原是陆浦镇名震一时的首富,方圆百里闻名。那条卧在波涛滚滚的大公江上长十丈、宽两丈的大公桥,便是祖宗陈太公出资造的。而陆浦镇中心有里把长的大院,原先也是陈家的。大院有七进十四个内院,每进院子各有偏院,院内有井台假山还缀有精致壁画。院外,二尺多高的青石墙基、磨砖勾缝的墙壁辉煌且威严。

  可是到了第五代传人陈宗保时,这个家族衰败了。

  陈宗保的父亲不善经营,更不图攀龙附凤光耀门庭。他只懂得用祖传的皮货、字画、古玩去换叮咚响的银元,然后广交酒友诗侣,骑马打猎,游山玩水,一副千金散尽还复来的派头。空闲时,他啃啃四书五经或去镇北的田鸡河畔垂钓,偶尔得一鱼鲜,不亦乐乎亲自下厨烧出色香味俱佳一大盘,烫一壶好酒,慢慢地独自享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