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刘不伟的诗


□ 刘不伟

  拆那·刘春天
  
  刘春天
  我亲爱的女儿
  来亲一个
  爸爸一离开呼和浩特
  你就嘟嘟想爸爸想爸爸
  鼻子也想
  眼睛也想
  耳朵也想
  肚肚里也想
  宝
  虽然妈妈手机里有爸爸
  你也不能总用舌头去舔呀
  吧唧吧唧的
  真有那么好吃吗
  都舔坏三个手机了
  这样子当然不好了
  有辐射
  辐射就是大老虎吻你的小脚趾头
  是呀
  爸爸也想你
  可想可想了
  如果
  如果你像安妮卡公主一样
  骑上长翅膀的飞马
  飞呀飞
  那你就一眼就能看到了
  在北京
  德胜门
  55路公交车上
  爸爸正低着头
  是是
  低着大头
  看着手机里的你
  傻乐
  
  拆那·白头偕老
  
  喜宴一结束咱俩就离婚
  等你换了新工作咱俩就离婚
  等我换了新单位咱俩就离婚
  等你父母一没了咱俩就离婚
  等我父母一没了咱俩就离婚
  等孩子一生下来咱俩就离婚
  等孩子一上幼儿园咱俩就离婚
  等孩子一上小学咱俩就离婚
  等孩子一上中学咱俩就离婚
  等孩子高考一结束咱俩就离婚
  等孩子大学一毕业咱俩就离婚
  等孩子读完研咱俩就离婚
  等孩子一参加工作咱俩就离婚
  等孩子一搞对象咱俩就离婚
  等孩子一结婚咱俩就离婚
  等孩子一生孩子咱俩就离婚
  送您一上联:
  你不跟我离婚你是丫头养的
  送您一下联:
  我拦着你离婚我是孙子行不
  横批:
  他姥姥的生活VS她妈妈的生活
  霍霍
  
  拆那·诗歌批评家
  
  (1)正如亚里士多德所说的:
  (2)荷尔德林说得好:
  (3)博尔赫斯认为:
  (4)柏拉图不这样认为:
  (5)海德格尔语重心长道:
  (6)马尔库塞的观点是:
  (7)萨特一语中的:
  (8)布罗茨基语出惊人:
  (9)弗洛伊德有先见之明:
  (0)本雅明的这番话值得我们深思:
  
  拆那·春爬西山或一场血腥的爱情
  
  又四月了
  又一抹疼痛宿命中开花
  粉嫩裸露
  槐树在东
  柳树在西
  在四月
  来吧
  来一场血腥的爱情
  在四月
  在北京
  在西山
  在倒春寒中
  像冷兵器一样冷
  一样的寒气逼人
  忽左忽右上下翻飞
  这锋利
  措手不及
  在杀戮中暴虐
  在喘息中喘息
  把明晃晃的下午喘成黄色的昏
  卡姆贝贝
  深入再深入深入密林的深处
  黑暗中亮出彼此
  欧耶
  相互
  消耗
  
  拆那·白洋淀寡妇
  
  小木船东浪西浪
  浪格哩个浪
  褪了色的绿军装
  局部乱颤
  深浅深浅深深浅浅
  雾气汩汩的水面上
  她一个人在打芦苇
  芦苇花摇啊摇
  湿漉漉的刀子来来回回
  一刀下去
  两刀下去
  一百刀下去
  两百刀下去
  一千刀下去
  一万刀下去
  挨刀的
  
  拆那·想你生活在你居住的城市
  
  你急匆匆走在去往单位的解放路上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