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以生命的名义


□ 高洪波

生命对于所有的人都只有一次,在死亡与灾难面前,生命是平等的,生命同时又如芦苇般的脆弱和无助;但毫无疑问生命又是骄傲而伟大的,高贵着、显现着人性的光芒,在危急时刻焕发出超乎寻常的能量。
在写下这篇文章的题目前,我想到了泰戈尔的两段意味深长的话,这两段话出自他的《迷鸟集》,译者为湖南老作家任光椿先生。泰戈尔这样说道:“总有一天,我们将懂得,死并不能夺走我们灵魂所获得的东西,因为它的收获与它自身已结为一体”。接下去,在第322节他更认真地强调:“我痛苦过,绝望过,也体味过死亡滋味,正由于此,我因活在这个伟大的世界上而感到无比的欢欣”。
《迷鸟集》是一本极薄极薄的小书,20年前的出版物,是冰心译的《飞鸟集》的姐妹篇,我抄录它的时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北京非典肆虐之际。之所以想到泰戈尔,是因为身边发生了一桩悲惨的事:中国作协所属的中华文学基金会的青年干部赵子亮,也是我的邻居,他在天津肺科医院工作的医生父母赵世勇和孟淑琴不幸染上非典,在三天内先后逝世!
子亮属猴,与我的女儿同岁,我上楼去探望他时,看到这个陡然成为孤儿的小伙子,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在这揪心的一刻,我感到了语言的不可企及的乏力,一切劝慰固然能些许温暖子亮的心,但失去双慈的巨大痛楚又岂能是任何抚慰所能替代了的?百般无奈之中,我试图平静下来写些文字,一封信或一点建议,把自己关于生与死、存在与消亡、偶然与必然等理解写给子亮,让这个年轻的共产党员稍许减轻一点痛苦。可是提笔之际我再次感受到文字的软弱,我终于还是搁了笔,在泰戈尔这朴素而深沉的诗句中,我反倒觅到了一种安宁。几乎在同一个时间,赵子亮的大学老师鲁景超同志含泪写下了一篇记录非典的文字:《一封未能发出的信》,发表在《人民日报》的“热点解读”栏,让广大读者感受到一种失去朋友和亲人的悲哀,是祭文悼文,也是向万恶的SARS病毒宣战的檄文。读鲁景超文,我沉重的心略感释然。父母双亡而不能到场,临终之际而无法探视,连双慈的遗容都不能见上最后一面,这又是何等残酷、何等无奈的大悲凉之事!故而我不敢面对子亮,当我知道那一天深夜子亮买了香烛纸钱独自到三环路口面朝天津方向默然焚化时,我唯有长叹和椎心的伤感。

如果说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非典离自己很远的话,子亮父母的逝世让我感受到非典就在身边,在你的亲朋好友和一切善良大意的人群里,那无孔不入、无所不在的冠状病毒,毒如蛇蝎猛如狂虎,一旦得手,万难救治,我由此也理解了2003年北京的春季所发生的一切。
如果说我比许多作家朋友幸运的话,是因为受中国作协党组的委托参加了“中国作家赴抗击非典第一线采访团”,这种机遇使我在独自面对赵子亮这样个人悲剧的同时,又目睹了整个北京保卫战的方方面面,从不期而遇的遭遇战,到艰苦卓绝的阻击战、阵地战,直到以科学精神为指导、英勇无畏的攻坚战。这期间我和采访团的伙伴们,或集体采访,或小分队出击,上至北京抗击非典联合工作小组会议,中至北京地区医院院长联席会,下至街道办事处和佑安医院,我们的足迹所及,还到达了庄严的外交部、神奇的国家气象中心和严肃的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我们一下子面对了大量的丰富而又宝贵的信息,像一个采矿者置身于一座巨大的富矿。我们激动,我们感动,为共和国和共和国的首都,为我们的指挥员和战斗员,为总书记、总理的那种“揪心”,也为坦然出征从容赴难的白衣战士,为他们清澈而又坚定的目光,闪耀着的是一种科学和理性的精神;我们激动,我们感动,为那些在困难的日子里向北京提供物资保障的广大商业战线的职工,为兄弟省市的无私援助,为公交战线从不停转的车轮。这种精神甚至体现在一个普通的出租汽车司机身上:在空旷的五月一日的大街上,他独自默默地驾车穿行在路上,他认定只要有出租车行驶,就说明这个城市在运转!他不是为自己,他为的是北京!我们激动,我们感动,最难忘是置身在北京佑安医院,在小小的一间办公室,坐着院长、副院长、传染科主任、护士长、护士和痊愈的非典病友,院长赵春惠讲叙着这家北京第一家收治非典病人定点医院的艰巨过程,讲起收治的那名“毒王”带来的严重后果,讲到“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她说当时有十二名医护人员倒下,可同志们仍然纷纷请战,就在这间屋子里,举行了三名新党员的入党仪式。说到这里,赵院长哽咽了,她说我这人比较坚强,三年没流过泪,这次却没忍住。
那次发言的还有高大的汉子杨建国副院长,他讲到这次非典疫情太特殊,特殊到医生同样面临感染,过去医生见惯了病人的生与死,这次面对的却是自己的生与死!说到这里,杨副院长也落了泪,“我们奉献的不是汗水和泪水,是鲜血和生命!”他这样说道,眼看着自己的战友一个个躺倒,而躺倒的主要原因是劳累过度,他内心的痛苦又岂是三言两语所能说清楚的!
在佑安医院逗留了不过两个多小时,发言的五个同志,却都哽咽难言,泪流满面。这是经历过大风大雨大艰难之后的一种宣泄,也是人性中大善大慈大仁义的一种流注,这是心底圣洁之泉的涌动,也是白衣天使们真情的迸发。如果不是置身于那个特殊的环境,身边是活生生的动人事例,甚至有的本身就是刚从死亡线上挣扎过来的非典患者,我们的激动和感动必定有几分矫情。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