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躲在门柱后面的女孩


□ 红 孩

经常参加一些会议,敏感的事情时有发生。也许在一般人看来,开会迟到,或者提前退席,是很司空见惯的事。但我却不这样看。我总觉得,这迟到和提前退席,就像人生一样,充满着甜酸苦辣。
我所以生发这样的感慨,是因为前不久在回老家办理新身份证登记时听到一个女孩结婚的消息。
现如今,人都喜欢年轻,据说45岁以下都可以被称为小女孩或小男孩。我说的这个女孩,年龄总该有30岁了吧。
15年前,我在北京郊区老家的一个乡政府担任团委书记。我们这个乡政府不大,只有11个自然村,乡镇企业也不过五六家。我刚接手团委工作时,团的组织工作几乎到了瘫痪状态。记得第一次召开团支部书记工作会,本来通知的是上午八点半开会,可是直到十点半,才稀稀拉拉地来了五六个。我当时感觉很没面子,心里怀疑下边的团干部是不是不买自己的账。几经考虑,两天后,我便开始一个村一个企业地跑,逐一跟团干部们交流思想,有时干脆和团干部一边劳动一边谈心。在农村,团干部根本不可能专职,即使像我这样的团委书记,在党群部门一般还要兼任纪检、组织、宣传一类的工作。
通过调查得知,近几年乡团委几乎没有搞过什么活动,至多是踢过几场足球。在村团支部书记中,有一半有名无实,他们都在外边打工。好在这些打工的团支部书记打工的地点都在附近的企业,白天时间不方便,晚上还可以。我那时曾想过,既然这村里的年轻人都到外边打工去了,我们再一厢情愿地搞什么支部组织建设,这不有点得不偿失吗?带着这样的想法,我向党委书记提出,能否将11个村团支部合并成一个或两个大团支部,或者叫总支,那样便于开展工作,也符合现在农村的实际情况。党委书记说你讲得有些道理,但从培养青年干部的长远看,就有些不妥。眼下的青年人虽然大部分都在外边打工,但他们毕竟离土不离乡,我们不管谁管呢?最后党委书记对我谈了很多希望,其中重要的一条是希望能搞几件有声有色的活动,尽可能把全乡青年人的心气拢拢。如果青年人活得不像青年人,整个社会就显得很沉闷。
党委书记的话不是很多,但字字千钧。我考虑再三,决定先办个交谊舞培训班。我们这个地方虽属北京近郊区,但人的观念非常的传统。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年轻人谈恋爱大都还不敢在公开场合拉手,至于拥抱接吻的事更是连想都不敢想。我所以敢提出搞交谊舞,其出发点主观是为加强全乡青年人的联谊,客观上则是为了发展地方经济,给人的传统思维导入一些开放的意识。当然,改革开放是大势所趋,绝非是靠共青团搞个歌舞活动能左右的,但当时的确是出于那样一种单纯的想法。由于场地的限制,我们这个培训班每期只能教十五六对,原则上一个团支部出一对。
我必须说我不是个保守的人。但在交谊舞培训班开班后,同时参加培训的我学得一直比别人慢,等两期过后,我们的成果是可以正儿八经地开个舞会了。可我个人的收获却不是很大,勉强可以跳简单的慢三、中四。究其原因,一是我对男女零距离的接近心存障碍,二是我的身体协调能力较弱,三是对音乐的听觉不是很强。好在这事我负责,可以不单独表演。等到开舞会时,鱼目混珠地瞎摆弄一阵,别人也不大看得出。尽管如此,每次组织舞会,却经常有女孩找我跳,想必自己是团委书记的缘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Tags: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