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劳模老莫


□ 达 尔


老莫,是个劳模,论技术自是没的说。老莫,是纪检书记,他的两头儿——手头子、头子都干净。老莫有一双透视眼,让人亲,让人怕。这几样儿都够厉害。有多厉害?被他救过来的人、被他撞回来的人、被他检出来的人,都知道!
劳模老莫曾经跟我说过他有两个“干净”,一是手头子干净,一是头子干净。我听了先是不解,但接着就哈哈大笑了。
他说的两个“干净”是真事——劳模老莫干了那么多年的工作,是副处级的干部,没贪过什么东西,没搞过除了自己老婆之外的女人,所以他说自己有两个“干净”,虽说粗俗了点,但也毕竟是一个光明磊落的自我总结。
说起劳模老莫,全公司的人,上到各级干部,下到名不见经传的班组工人、曾经调皮捣蛋的小流氓、甚至犯过错误被处理过现在啥也不是的人,没有不知道他的,无论他走到哪里都有人跟他近乎,都有人请他吃饭。别看他本人只是个副处级,可在公司里由他培养提拔的干部,有的后来做到了厅局级,有的做到了处级、副处级,至于科级、副科级的就难以计数了。我挺羡慕老莫这种风风光光的好人缘。我想他一定心里也是挺美的。后来熟了,聊起来才知道,他心里却也有一点隐隐的失落。那是一次他向我说起他当上劳模的经历时,他说,当年的群英会他老莫和李瑞环、张百发都是一个时代的人,一起出席了这次会议,如今他们都成了国家了不起的人物,而我老莫却没有,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吗?他问我,我摇头,他叹口气说,没文化,大老粗!
看着他那失落的样子,我也同他一起惋惜,但又宽慰地跟他说,你的事业已经做得很大了,我这一生能做到你这个地步也就心满意足了。听完我的话,老莫又恢复了他当领导的样子,用他的苏州话骂我一声“小赤佬”,说你不能这么想。我说我是真的这么想,看看我们公司里谁不知道你的鼎鼎大名啊!老莫又笑了,我感到他很慈祥的。
一说起当劳模的经历,老莫的两眼就亮起来,他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带给他荣誉的岁月,满脸上是幸福的光彩。在那个年代,谁不知道莫明山青年突击队啊,他可是受过毛主席的检阅,毛主席红光满面的站在主席台上,接见他们这些来自各条战线上的英雄们,老莫激动地跳起来,高呼着毛主席万岁,他看见毛主席的眼光在移向他,一激动,眼泪流了出来,直到身边有人拉他的衣袖才知道自己在哭。这次群英会,他搬回了一块座钟,上面醒目地写着奖给莫明山青年突击队,这块座钟至今还保存在公司的荣誉室,那年我还擦拭过它,我知道这是劳模老莫搬回来的。当年老莫从北京回来做报告,讲着讲着就激动地哭起来,说像我这样的苦孩子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今天。

我参加工作那会儿老莫已经是工程处的副主任了。这副主任,其实就是后来的副经理,只是那时还不叫经理,而是叫主任,叫经理是后五年的事了。可在工程处改名叫公司时,老莫又改任了公司纪委书记,这样就一直没人叫他经理。老莫管纪检管出了成色,人们说还是让劳模老莫当纪委书记好,他不贪财,也不好色,还是劳动模范,人靠得住。人们的议论有道理,不过我却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要说这三条,具备的人也不只老莫一个人,可为什么老莫能把事儿办好,能办得人心服口服,反了歪风又不耽误工作?为什么,就为老莫能抓住人心,他就像会给人的脑子照透视似的,一下子就说到你的“七寸”上。老莫的这个本事,我是有切身体会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