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贡的涅盘


□ 申相星(韩国)

  1
  
  从越南的总统府到西贡百货店有一条大路,这条路和韩国从青瓦台经过光化门到南大门的政治一号路很相似。在十九世纪的世界史中,韩国和越南都是弱小国家,所经历的悲剧也十分相像。
  在堤岸(Cholon)一带的高级住宅区,依然能感受到以前法国殖民地时代的繁华和屈辱。在一个法式建筑的石墙边,一个法国老人叼着一个金黄色的烟杆儿,眺望着遥远的天边。那个老人是在回忆自己年轻时也许发号过施令的这个管辖区域吗?
  我闭着眼睛也能行走在这条街上,胡同里有种青草的气味,弥漫着淡淡的花香,充满了老百姓的喜怒哀乐,即使闭着眼睛我也能一一道出。这在我们韩国也很常见,去寺庙拜佛的信徒同样络绎不绝。在炮声来里到人世,和大炮一起生活,在炮声中死亡的越南人民,有的被大炮击中,于是失去了家人,失去了家庭。十五世纪以后,越南被外来势力统治了好几个世纪。
  越南传统的王室制度被废除后,法国长久地占领了这个国家。在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和美国使越南的领土四分五裂。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美国总统约翰逊批准进攻北部越共地区,越南的悲剧进一步升级。韩国在朴正熙总统执政期间,十年内派了大约五十万军人作为联合国军队到越南参战。韩国参战是对越南在“六·二五”韩国战争中派兵支援韩国的一种报答,但更重要的是,韩国想通过参战,实现经济开发五年计划的经济战略。
  西贡河流淌在宽阔的湄公河三角洲上,流入西贡河的小河上有一座横跨两岸的小桥。我过小桥时,一个一直靠在桥栏杆坐着的失魂落魄的女人看到我,马上站起来,冲我跑了过来,她使劲拽住我拿着佛珠的手腕,大声叫喊起来:“大师,求您救救我的儿子吧!大师,救救我的丈夫吧!大师,大师,救救我的儿子吧!”
  她跪在地上,恳切地求我帮她,她的头发乱七八糟,又黄又脏的脸上流下了比露珠更晶莹剔透的泪珠,渗入到脸上干了的黑红色斑斑血迹之中,消瘦单薄的脖子好像快要被秋天的阳光融化一样。在这黑色的大街上,这些疯了的女人一看到像我这样剃光头的出家人,就会疯了一般地奔过来哀求。
  她的丈夫生前是越南军队坦克部队的少尉,和别的军官家属一样,她跟着丈夫来到了部队。后来,某一天凌晨,丈夫的部队突然被美军的轰炸机袭击,丈夫因此牺牲了,失去了丈夫的她带着孩子和别的女人们一起辗转来到了西贡。
  她在堤岸(Cholon)一带的寺庙观光景区附近卖花给外国人,艰辛地抚养着两个孩子。她不仅卖花,还卖身。去年六岁的大孩子死于霍乱,今年连剩下的唯一的女儿也在梅雨季节时溺水而亡,接二连三的噩耗让她一下子精神分裂了。
  越南女人经历的这种痛苦,岂止是发生在她一个人身上呢。我使劲甩开了她那骨瘦如柴的双手,跑过桥逃跑了。这时候,我想起了几天前,在这附近的越共地下司令部的堤岸(Cholon)地区,因为威斯特摩兰(Westmoreland)司令部的敢死队在军事作战中出现失误,村里几个孩子被手榴弹炸死了,村子里的女人们胳膊下夹着孩子们的尸体,和美军哨兵吵来吵去、讨价还价的样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安徽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安徽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