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时尚娱乐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江华 做儿女的,也许是最伤害父母心的人



  母亲在广州居住了五个年头。这五个年头,我嘴巴里话题最多的就是她了。喋喋不休地对亲朋好友讲述老人的故事,总是可以让我成为派对或饭桌上的中心,但是往往以得到嘲笑而告终:你有一个著名的老妈,你是什么?
  
  是的,我是什么?
  我几乎不敢说自己是个孝子,因为几年来,因为许多琐事,和母亲大吵大闹的情况时有发生。老同事方三文说,他看了一本书叫《不存在的女儿》的外国书,他讲述书的故事的时候,我心里顿生了一股寒意——做儿女的,其实就是最伤害父母心的人。我何尝不是如此。
  我怎么能够知道,母亲的心里,就没有悲伤?
  我总是不期然地、惯性地逼迫母亲,服从城市人的生活规矩。而实际上,这些只能让她觉得,儿子在嫌弃她,觉得她不中用。
  但是母亲照样小心翼翼地看着我的脸色,认真地打扫着家里,让家里一尘不染。我甚至在想,万一哪天母亲离开我回家乡,我的心里,或者是我的生活里,会失落掉巨大的一块。我说过一句话,人呐,总是忽略掉眼前的亲。
  几乎没有人看到母亲是如何打扫卫生的,这么多年的早上,我总是看到早起的她,坐在木地板上,用废弃的洗脸毛巾,一点点地擦着地板,光可鉴人。正是因为母亲,可以让我们两口子和女儿,整天光着脚丫子在屋子里跑来跑去,甚至直接跳到床上睡觉,干净的床单上,也不会留下灰尘。
  母亲的岁数增大,记性显然也如树叶一样,开始一片片的凋落。忘记关窗户,蚊子就飞了进来;暴雨和台风来了,雨水就洗涤了一通家里的家什。
  她的日程精确得就如原子钟,每天就是如此这般、力所能及地在广州的家里捯饬着。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她就坐在阳台,年复一年,回忆着她的家乡。
  2008年,我们买了油画的颜料和画布,妻子简单地教了她怎么调和颜色之后,找了西方油画,临摹了一次之后,开始了其绘画工具的转变。
  不能不承认母亲的聪慧,她调和的颜色,几乎没有和自然界的颜色走样的。
  我告诉她,油画可以保存上百年。她照样用自己的语言表达了惊讶:
  咦!
  母亲的画,被我自己制作了七册手工书送给亲人;香港出了一本义卖的画册;作家赵瑜先生的书《小忧伤》交给出版社的时候,他决定用我母亲的画配他的文字,我看了他的文字,非常贴切母亲的画,都是自然之心的流露。赵瑜先生认真地在书的封面上印上了"赵瑜著常秀峰图"。足见对老人的尊重。
  现在,上海世代文化和中信出版社马上就要出版母亲的正儿八经的书,我的文字,其实连她的画儿里的绿叶都算不上。
  我希望能够让这本书挣点钱,至少让母亲知道,知识和智慧,就是财富,她这个农村老太太,能遇到这个百花齐放、人们能够识别真假和好坏的时代,也是一个福气。
  话回到开头,朋友们的嘲笑其实也是羡慕,当然我也可以反击他们:向我学习吧,照顾好自己的老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风尚周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风尚周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