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外


□ 王十月

1

下班时保安刘哥对我说,有个老乡来找我,在门外等了两个小时才走。我问刘哥来人是男还是女。刘哥说是男的。是男的,那肯定是我大哥。大哥在东莞打工,他早就写信给我,说要到关外来找我。他说东莞工资太低,听说深圳这边的工资要高些,加班的时间也没有那么长。大哥在东莞的鸿德家具厂做喷油工,一个月的工资才六百多,扣除生活费、暂住费就所剩无几了。大哥有一儿一女,儿子马上要参加中考了,女儿在读小学。他想到深圳来打工,也是图多挣点钱。我回信说这里的工作也不好找,倒是听说关内的工资要高些,但我没有去过。在深圳打工四个年头了,我还从没有去过关内。一是没时间,二是没有边防证。我不仅没有边防证,连身份证也没有,我的身份证是借的老乡的。老乡的名字叫李文艳,因此厂里的人都叫我李文艳,没有人知道我的真名。大哥很快就给我回了信,说他一定要来深圳的。他要来,我也拦他不住。再说,我有很多年没有见过大哥了,也想他。
我问保安刘哥找我的人去哪儿了,刘哥说他等了两个小时,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我打了饭站在厂门口吃,怕大哥再找来时又找不着。吃饭时我想,下个月发了工资,无论如何要弄个二手手机。弄个手机的想法虽说显得有点奢侈,但有了手机,我就不会和大哥失散了。我边吃饭边焦急不安地在人群中寻找大哥的影子,短暂的吃饭时间很快过去了,上班的铃声催命一样响了起来。我去求保安刘哥,说来找我的是我大哥,从东莞过来一趟不容易,要是大哥再来找我,麻烦他进车间去喊我一声。保安答应了,我还是不放心,掏出十块钱放在保安室的桌子上。刘哥的嘴角闪过一丝笑。十块钱其实是有点多的,平时保安帮忙喊一下人,给他一包“好日子”就行了,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掏了十块钱。十块钱是我一天的基本工资。其余的工资全靠加班,加班每小时一块八毛。我们厂里很忙,总有加不完的班,每天晚上都要加到十二点过。我喜欢加班,有班加,就意味着可以拿多一些工资。可是那一段时间,劳动局查得很紧。厂里就给我们做了两个考勤卡,一个用来应付劳动局的检查,一个用来给我们计算工资。我们的工资单也有两份,一份是真的,一份是假的。假工资单上的加班记录每个月不会超过三十小时。我们进厂的时候,都要经过上岗培训,三天培训过后还要考试,考试不过关就淘汰。培训的内容其实很简单,就是一套对付劳动局的问答。比如:
问:每天加班多少小时?
标准答案:我们厂不怎么加班,最晚不超过九点。
问:加班费怎么算?
标准答案:是平时工资的两倍。
问:一个月可以拿多少工资?
标准答案:一千二百块以上。
问:厂里发工资准时吗?
标准答案:每个月十号出粮。
……
这样的问题涉及到很多方面,一共有几十道题。三天的时间把这些题背熟了,就可以正式上岗了。如果劳动局的来查问,不按这个标准答案回答,按厂规是要被炒掉的,炒掉之后扣除三个月的工资(我们每个工人实际上要押三个月的工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