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迷人的微笑——《赌神1、2》等


□ 阿 D等

我的朋友中有许多人喜欢看《赌神》。我有一位作家朋友,还有他那当老师的妻子,十多年前就推荐我看这部片子。最近,我听说他又买了一张《赌神l、2》的DVD套装碟,看来他明显地已将这张片子列入收藏之列。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妻子王老师当年看完《赌神》的VCD以后忍不住对我说:看周润发那笑容,真迷死人了!
迷人的微笑——《赌神1、2》等图片1
很少有女人不喜欢银幕上的发仔。即使是男人,对他有好感的也大有人在。我看《赌神》,一见发仔身着黑色西服步人赌场,用他那鹰隼般的眼光打量着对手,而脸上却露着迷人的微笑,那一付泰然自若、笑傲江湖的神态,心里就会这样想:这才是男人!
我不喜欢赌博,也从来不参与赌博,在理性上,我天然对涉赌的事情保持高度的警惕,并与之维持相当的距离。然而,我为什么会喜欢这部描写赌博的影片?
冷静反思一下,我找到了原因,那就是除了喜欢发仔,我还喜欢智慧,喜欢惩恶扬善,喜欢影片表现出的虽江湖险恶,但智者身怀绝技、特立独行、游刃有余,即使身处九死一生的境地,脸上也仍然带着从容的微笑。
如此看来,赌博在我的眼中已不单单是赌博了,它是智慧的搏弈。赌场也不单单是聚赌之地,而是充满凶险的浓缩的江湖。
真正的智慧,最是懂得智慧该表现在什么地方。三国时代的杨修,曹操说一句话,他就能猜出什么意思。他不智慧吗?然而,他在不该表现智慧的地方表现了智慧。明知道曹操疑心病重,防人之心强,他却每每表现出自己是曹操肚子里的“蛔虫”,能揣度这位乱世奸雄的心事。曹操的心事是谁都揣度的吗?结果,杨修反而因智慧成了曹操的刀下鬼。
在《赌神2》里,赌神听从亡妻的劝告,不再以赌神自居,从此摆脱了高处不胜寒的烦扰,这便是他大智若愚的明证。后来即便有人认出了他,他也还装傻充楞,找替身掩人耳目。结果因其智慧,他保存了自己,消灭了对手。
江湖险恶,那是因为人心叵测。在《赌神1》里,赌神不慎摔坏脑子,从此失踪十天,他的跟班阿义就生出贰心,置赌神妻Jellet于死地。原因只有一条,阿义看不得赌神赚那么多,而他只拿那么一点点。
假设赌神早看出阿义这一点贪欲,他或者更多施舍,或者干脆弃阿义另寻他人,也不至于落得妻子被杀。看来,赌神还仅仅只神在赌博上,对于人生他同样有诸多无奈。
人在江湖,从来都分忠奸两类。奸者如阿义,见利忘义,良心早被狗吃了,忠者则如龙五先生,责任重于泰山,既然承诺护卫赌神,就是合弃生命也在所不惜。世间芸芸众生,虽不都像阿义那样谋财害命,但见利忘义者,何曾少过?因此,每当看到龙五先生于危难中挺身而出,我心中总微微一热。其实,赌神之魅力又何尝不在一个义字上?他替上山宏次报了杀父之仇,上山感激不尽,说不知如何报答。赌神轻描淡写地说一包改天买一盒上好的巧克力送我就是了。
在我眼中,香港电影有一个优秀的传统,那就是庄严之处永远不失诙谐,即使在造“神”,也少不了把观众搞笑。
《赌神1》里西服革履的赌神一个跟头摔将下来,从此就成了弱智,整天与刘德华扮演的混混小刀等人打成一片,鸡零狗碎地四处骗钱。这时,发仔从“神”坛上走了下来,疯疯傻傻,痴痴呆呆,但却让人觉得好生可爱。
“神”的发仔可敬,非“神”的发仔可爱,可敬和可爱,一切定格在他迷人的微笑上。

惯性——《毒海鸳鸯》
阿 D

大多数人的生活都是有惯性的。一个作家早晨一睁开眼,他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今天我该写什么?洗漱用餐以后,他肯定会走进书房在书桌前坐下来。一个小偷一步出家门,他注定会尾随衣着光鲜的人物。无论是作家在书桌前坐定还是小偷嗅着猎物跟踪,都是生活的惯性使然,这种惯性也可称之为习惯,它归属于个人。
还有的惯性是不随个人主宰的。一个作家不可能去当小偷,一个小偷更不可能去当作家,作家和小偷分别依靠他们正当和不正当的职业生存,如果让作家去当小偷,或者让小偷去当作家,他们差不多都会饿死——他们只能依靠生活的惯性生活。
依照“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这一著名论断,惯性还来自一个人的生活环境和生活背景,特别是这个人周围与之密切相处甚至赖以为生的亲友和伙伴。从这个角度来说,小偷即使有写作的天才,也可能因找不到赏识他的编辑而潦倒:作家即使有行窃的本事,也可能因缺少“偷托”而锒铛入狱——轻易改变生活的惯性,决非易事。
现在我们来看《毒海鸳鸯》的男主角博比,也许就会多多少少理解这一个人物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