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忧伤击中花瓣(外一篇)


□ 江南雪儿

  A
  
  摧毁。从兽性的立场出发,让野性主宰,摧毁。将仇恨凝聚,以长鼻为剑,漫天杀戮,摧毁鲜花和青草被暴虐践踏,房屋和生命萎靡于嚣张的气焰下。伤害无辜,一头狂躁的公象在与整个世界作战!它浑身弥漫刺鼻的体液激发好斗的因子,隐藏的交配器官剑拔弩张激越雄性威猛。所有的行为在昭示一个事实:它正发情,体内过量的雄性荷尔蒙激素风生水起。欲望瞬间膨胀,空气中低啸着渴望被雌象接纳的超低音。没有雌象,一切都是多余。它摧毁。制造灭顶之灾以发泄急迫的忧伤。
  很久以前,一个炎热的夜晚,上完晚自习,青春少年鹤约我去看望住院的教授,我们步行,穿越公园,对对情侣倩影纠缠于夜幕下。芳心迷离,水草与鱼群纠葛。静夜无声袒开胸襟,所有的花儿应声芬芳。我听到鹤粗重的呼吸,他咕咚一声咽下唾液的声响。热空气在膨胀,有紊乱的分子在迅疾蠕动。分子刚出笼,群龙无首,渐渐,它们找准了磁场,进入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的轨道。整个夏季的气流无限扩充,胸腔鼻翼耳际肢体都被无端笼罩。火苗,一触即发,我有饮弹的伤痛。他烙铁一样滚烫的手掌落在我肩头,那个部位的所有神经瞬间激活嘶嘶冒烟。青春的热力传感辐射,电流急速而过,一道亮光自头顶直至脚尖,一麻。他差点就点着了我,我几乎就要为他燃烧,但他却突然点燃了一枝香烟,烟火凶猛,他想用火熄灭自己。他抽烟的样子贪恋霸道,最终熄灭了香烟也熄灭了念头。我忽然周身冰凉瑟瑟发抖。许多年后我才知道,那是我想接纳他的征兆,但我们都不知道掌控并把握。钥匙在手,却打不开门。错过,就是隔离。但他唤醒了我,在许多年后的一个平静夜晚,我终于知道我就是从那个时刻被情色、欲望一箭射穿在劫难逃。成为我先生的女人后,我们在深夜策动恩爱情怀,脑海里忽然有鹤的形象叠加。我终于明白,我挚爱的当下雄性客体是倾注了鹤的成分的。我依然在发抖,多年前鹤的那双带电的手,通过他的手终于抵达,我看见树上的叶子坠落。于是,我更加紧密地搂着我的现实爱情,这份欲望情爱走过久远的长路,抵达的时刻依然新美如画。我以盛大的姿态打开自己来迎接,来吧,过往的丢失的当下的爱。
  
  B
  
  那头像,我在猜测它的年龄。它一定正值少年,相当于我们人类的雨季花季。
  花季雨季是个芳草鲜美的词汇,呈现一种原初清新的意象:一把淡蓝色小伞下的少男少女,漫天遍野的油菜花地在扩展。那时候,我就是从伞下走来的少女。当时就是那个样子而已,普通的百合平凡的梨花甚至是一棵干净的青菜。那个样子有光泽,一擦而过的水灵,闪亮,然后熄灭。许多年后,我都记得,我头发擦着他的左耳,他的橘黄色灯芯绒夹外套映衬着我的粉红毛线衣。橘黄应该是王子享有的颜色,而粉红理当属于公主。
  小王子的名字叫影,他母亲刚调到我母亲所在的师范学校。他转到我所在的小学成为我同桌。在学校里我们不说话,在课外我们结伴而行。进了中学,依然在一个班级。在学校里很少说话,在课外无话可说。他会到我家的防震棚里的小桌前与我面对面做作业。我也会去他家玩,看见一箱又一箱的书。我家的书都被藏着,他家的书全部敞开。我看了《莎士比亚全集》《高尔基文集》和《青春之歌》等几十部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