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母子俩


□ 杨志坚


小松的外婆相信鬼神,耳闻目染小松妈也信。小松上学学了科学知识,知道那是迷信,放学回家后为鬼神的事常和妈争论得面红耳赤,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互不相让。
一个周六,小松回家,腮帮上叮起一个包真叫疼。他妈过来一瞅,傻了眼,伸手一摸,硬硬的,忙问:“咋个啦?”“不知咋啦,自己长的。”小松嘴疼回答很细声。妈让他张嘴瞧瞧,小松嘟着嘴张不开。
“糟啦!”小松妈心一沉脸都变了颜色:“让你信你不信,还同我辩嘴,这下子好啦,顶撞了,惹鬼神发了怒,附了身体。”说完就去请仙娘婆。 “妈!别相信!”小松的嘴张不开说话瓮声瓮气的。“仙娘婆那一套全是假的,是骗钱的!”
“假的?骗钱的?哼!”小松妈一听冒了火:“你外婆每次脑壳痛、肚子痛,没吃药不打针,请仙娘婆来做法事,送了鬼神,病马上就好了。”小松妈说,“钱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用了还找得来。你是任家的独苗苗、人种!”她的话—起头就没完没了。“你脸上长的包包,不请快嘴仙娘婆来送鬼神,包包是不会散的!”说完,也不经儿子同意就出了门。
小松心里说:“去吧,有好戏看的。”
快嘴仙娘婆姓巫,五十来岁,因为她那张嘴很会说话,白的说得黑,方的说得圆,人们就叫她“快嘴仙娘”,因年纪比较大,又在后面加个“婆”,表示尊敬。
快嘴仙娘婆请来了。小松妈在堂屋方桌上摆出刀头供果,拿出香烛纸钱;快嘴摆出法器,站在桌前,作揖拱手,烧钱化纸。然后,桌上叭嗒一令牌:黑咕隆咚,猫钻灶孔地念起来。到底念些啥,谁也听不清。念一会又打令牌,又烧纸钱,又作揖叩头。大约一个钟头法事才做完,该给小松退除煞星了。快嘴仙娘婆手提大红鸡公,让小松坐到桌旁来,朝他额上点鸡血,贴鸡毛,又在碗里喝了一口神水包在嘴里,手上抓了一把米,正准备朝小松脸上喷水,撒时,扑地一声,小松一泡口水夹着一颗硬硬的东西,重重地先喷在快嘴脸上。她顿觉脸上粘糊糊的,睁不开眼,并且额头被一颗东西击了一下,感觉好疼。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小松兀地站起来,一手抹去脸上的鸡毛鸡血,喝道:“你那套骗人骗钱的把戏该收场了。”
小松这一声,还处在昏昏愕愕中的快嘴仙娘婆,这时才清醒过来是咋个一回事。
“还不快滚!再不滚,我去打110报警了!”小松义正词严,手朝门外一指。
“别,别……我滚,我滚。”仙娘婆三扒两爪抓起桌上的法器,像耗子见了猫似的溜走了。
“你!你这是……”小松来这一招,他妈惊呆了看到快嘴出门去,小松腮帮上的包没有了,快嘴额上却叮起了个包。她又看地上,一颗糖丸。
“我,我咋啦?!我做错啦?”小松反问妈。接着他的口气缓和下来:“妈啊,这下子你该明白了吧,快嘴婆那一套全是假的!骗人的!是骗钱术!”我是有意装的,装来揭穿仙娘婆那一套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国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