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十月十六日下乡记


□ 周同宾

十月十六日下乡记
周同宾

周同宾  著名作家,河南南阳人,多年致力于散文创作,作品散见国内众多报刊,入选多种选本,有作品集获鲁迅文学奖散文奖。

昨晚,小郑打电话:“周老师,明天下乡看养殖业,你去吧?”我答:“去,正想走走。”“那好,按你说的办。”他所在的单位管农业。他是副科长,那个科管养殖。曾给他交代过,再下乡,捎上我。这几年,一直窝城里,闷,很想换换新鲜空气,看看农村新变化。小郑爱文学,托我推荐在报纸上发表过豆腐块那么大的文章,更善用文学笔法写典型材料,总比别人写的生动。正是靠这技艺才当上小官——他曾戏言,副科长连芝麻官也算不上,只是个半拉芥籽儿官。
刚吃罢早饭,电话铃响了:“到你门口了,出来上车吧。”急匆匆带上笔记本圆珠笔,他已在大门外打开车门笑眯睐站着迎我,让我坐司机旁的副驾驶位(依本地官场惯例,职位高的都坐前边),我说:“这是秘书、警卫的位置,我坐后面。”推让半天,我硬坐了后排,旁边是另一年轻人小马。他的职务是副主任级科员,意思是享受副科级待遇,因指数限制,还不是副科长。
小郑当然没专车,这部桑塔纳是单位派的。司机是老师傅,烟瘾大,抱着方向盘不误一根接一根抽,只在过十字路口时,暂且把烟拿手里,怕警察看见罚钱。车从宫殿式的××茶楼前过,小马扭头看一眼,说:“这儿茶好,大红袍三百元一壶。”小郑说:“包间里的小姐也更有档次,不是你玩她,是她玩你,能把你摆弄得神魂颠倒, 忘记王二哥贵姓。不过要钱更多。你来几回了?”小马说:“没玩过小姐。”小郑诡秘一笑:“在这地方能光喝茶?”怕他把小马逼进死角,我插话:“小郑,你这个副科长啥时候能再升一级?”他先说了个男人们常说的那个脏字,又叹口气:“老家伙死活也不退居二线,我咋升? 我不挪窝小马就不能名正言顺。就是老家伙退了,咱想进步也得活动啊。你没在行政机关混过,不知道这里边的路数哇。”他说的老家伙,是指正科长,人是好人,就是怕老婆,每天三顿得回家做饭,回家晚了,老婆敢揪着耳朵打屁股。他就很少下乡,活别人干,他在上级的总结评比会上讲成绩,受表扬。提起此人,两个下属都窝一肚子火。
车驶出城市,见平原开阔,路边风景,秋意很浓。钻天杨的一树树苍黄直插碧空,白茅草的长穗像一把扫帚在风中扫啊扫。一块块庄稼地,玉米、红薯、黄豆、芝麻,还有当作庄稼种的月季,颜色都变老。田间几乎没人,只见一个长发长须连在一起颇似马克思的老翁躺水沟半坎晒太阳,身旁一只啃草的奶羊,胯下布袋形的乳房鼓囊囊蹭了地。我问小郑:“咱下去看啥?”他说:“看牛羊猪兔,鸡鸭鹅鸽,鱼鳖虾蟹癞蛤蟆,蝇子毒蛇壳泡虫(壳泡虫即土元——作者注)。地上的动物,除了四条腿的老鼠,两条腿的人,没有腿的摇头虫(摇头虫指蚂蚱的蛹——作者注),咱都管。”我问:“养癞蛤蟆啥用?”他说:“是中药材,治无名肿毒,食积腹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