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桃之夭夭


□ 赵荔红

  1
  
  我站在20层楼顶的阳台,约了人,怎么也等不来。对面的楼房刚刚剥去绿色塑料护围,裸露出灰蓝墙砖。空悬的载物电梯无声无息移动着,将黑影投在另一幢高楼的玻璃墙面上,影子也随之上下移动。我等得不耐烦了,就从一扇黄色矮门走出,走向电梯,走道又暗又潮,只有电梯口的红色数字变化着,像心跳。电梯在我面前突然停下,张开口,白亮的光几乎让我睁不开眼。我进去,揿了一下1。电梯没声息地合上嘴,光滑地,缓慢地,下坠,到12层,突然又停下,张开,一个男子穿深蓝衬衣、裤子,含笑望着我,似乎要进来,我满心高兴,正要叫他,门就合上了。不知到了第几层,门又开了,明亮跨进来,将他厚厚的手掌握住我的手。到了1楼,我等着门开,灯却灭了,一团漆黑,电梯继续往下坠,我拍打着门,大叫:明亮,明亮。叫声似乎被囫囵裹沉入漩涡之中。我大张着嘴,喘着气,口干舌燥。电梯继续下坠,黑暗中,有呼吸粗重的男人,从身后搂住我,吻我,堵住我的呼喊,我却还在叫:明亮,明亮……
  我梦见我醒来,正要被吸入一个闷热的、黑色的漩涡,拼命楸住岸边一棵桃树,树身被我扯得歪歪斜斜,叶子花瓣狼藉一片……我终于醒转来。我喘着气,嘴巴大张着,似仍在喊叫,口干舌燥,心怦怦跳,从后脑到太阳穴整个脑袋疼痛起来。这是在哪里啊?什么时候了啊?一瞬间,我几乎忘记了自己身在何方。闭上眼定了下神,再睁开,暗红窗帘低垂着,一线灰白光漏进来,在化妆镜那凝聚成微弱的反光。胡桃木的大衣柜、化妆桌、床头柜,碗状的白色台灯,杂乱堆放在椅背上的衣服,全都面目模糊,沉默在混沌的气息中。窗外嗡嗡嗡叫个不停。是割草机?我吸一下鼻子,的确有青草涩涩的腥气。明亮蜷着身子,沉重的脑袋将枕头压出一圈明显的凹窝,冒汗的胳膊搁在我胸口,左腿架着我的腰,整个将我裹挟住。我缓慢而费力地将他的胳膊和腿一点点推开,将身子挪起来,半坐起靠着床沿。明亮磨了两下牙,翻个身,仰面躺开,胖胖的双腿呈大字分开,隆起的肚子将米色线毯顶成一团。我伸手摸索到杯子,喝了口冰水。明亮喉咙里含混地咕哝一声,那声音以嘘嘘的尾音在昏暗的房间蔓延开来,他微张着嘴,像一条正在吐泡泡的鱼。
  小腹微微疼痛,我拿手按了按,的确是疼痛。好征兆。一线热流似乎正在底下渗出,我仔细体会着,辨别着,等待那股热流弥漫开来,等着那种熟悉的让人厌烦的潮湿感。
  例假并没来。已经过去20天了,明明小腹隐隐疼痛。也许明天就来了?
  明亮在卫生间刮胡子。他翘着下巴,对着镜子,将白泡沫涂在下巴上,又涂了鬓角、鼻子与嘴巴之间,他一块一块地涂,如在描好边界的地球上涂色块。没有漏掉哪处?明亮审视的眼神如同研究一份被辩护者的材料。最后才决断似的拿起刀片刮下巴。他刮胡子时候,我总是远远避开,怕不小心撞到他,会“哧”一声,拉一道口子,红的血会蜿蜒流下下巴,一滴一滴滴在白瓷面盆上,像一条条红蚯蚓。现在他开始抿起嘴唇,将鼻孔撑大,拿把小剪刀,来剪鼻孔里的毛,这样对着镜子,鼻孔显得很深很黑。明亮才洗过澡,腰上绑条白浴巾,他宽宽的肩膀很厚实地挡在我面前,两条毛腿,稳稳扎在地砖上。收拾好后的明亮是漂亮的,宽宽的脸显出睡眠充裕的明朗,他咧着嘴,对着镜子上下敲了敲牙齿,牙齿整齐洁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