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直击贵州干旱:他们200多天没洗过澡了


干旱如幽灵一样,已经折磨了二箐这个贵州小山村200多天。找水,运水,争水,山村一切人与事,因为水陷入了紧张的境地。
  
  3月26日早上10点,在密布碎石子的黄土坡地上,46岁的余从海,双手扶着粗重的犁耙,大声吆喝着缓缓前行的耕牛。
  他已经饿着肚子劳动了三个多小时,但只翻松出了不到两米宽的一块狭窄土壤。持续干旱导致的土质硬化,让牛气喘吁吁地犁出了一道道歪歪扭扭的浅浅泥沟。因为早晨没有喝饱水,这个上午,这头牛已经趁余从海不备时跑回家两趟了。
  要不是前天夜里刚下的一场小雨,余从海磨得光亮的犁刀还会继续挂在自家的院墙上。“村里力气最大的牛也只能犁动表面一层,下面的土还硬得像石板一样”。余从海站在刚被小雨打湿的田地上说。他打算尽快犁完自己的20多亩地。但以现在这个速度,他还得花上20来天的时间。
  如果4月中旬前后还不能把烤烟苗和玉米种子播下去,如果旱灾还是得不到缓解,上半年近乎颗粒无收的余从海一家,今年的生计将没有着落。
  中午,余从海被邻居赵应清邀请到家里吃午饭。一上午的高强度劳作,让他夹菜的手抖个不停,甚至没有力气参与到饭桌上最热门的话题——有关旱灾的讨论。
  200多天干旱对生活的漫长煎熬,让余看起来没有精神。只是在一碗苞谷酒下肚后,微微泛红的脸颊才让他有了些许神采。“再给我倒点”,这是他整个午饭期间唯一主动说出的话。这个满身泥土的健硕男人脸上,堆满了忧愁的表情。
  在腼腆地接过邻居递上的香烟后,余从海孤独地回到地里。望着他的背影,赵应清把碗里剩下的酒一饮而尽,叹着口气说,“老天这么久不下雨,哪个农民受得了啊!”
  
  早已忘了洗澡的滋味
  
  幽灵一样的旱灾,正折磨着余从海所在的二箐村脆弱的神经。
  1300米高的海拔高度,让二箐村处于云贵高原云遮雾罩的高寒地带。从贵州龙里县城出发前往这个山村,一个来小时的路程,有一大半是由碎石和泥土混杂而成的泥泞狭窄山路。尽管森林覆盖率接近60%,但黄壤沙性的土质只给生活在这里的720多名村民提供了为数不多的口粮——玉米、土豆、水稻、小麦、油菜、蔬菜和烤烟,剩下的,就是几头牲畜。
  从去年7月开始,二箐村54岁的老支书汪应成,望着每天碧蓝如洗的天空,开始感到一丝异样。在他的记忆里,夏天连续两个多月见不到一滴雨的景象,只在上个世纪70年代出现过一次。
  二箐村有40多口由石块和水泥修建而成的水窖。每年春雨时节,只要这些差不多有三十吨容量的水窖能注满水,村民们就能舒上一口气——在此后雨量减少的时间里,这些水窖能保证一两个月的人、畜饮水,并灌溉农田。
  水窖大都由几户人家共同出资修建并一起分享水源,一旦没有新的雨水补充,水窖将很将沦为摆设。而在二箐村这个有着180多户人家的小山村里,四十多口水窖构成的抗旱防线很容易被攻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都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南都周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