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城市交响


□ 许 淇


都市印象

大街闪着雾状的晶体。大气的蓝色分割成无数分子,在红衣裙的褶痕里;在茶黄玻璃的反光里,在每一栋建筑物的方格的几何形体的阴影里……
大气的蓝在密集的人流中犹如跃趋的水花;肺活量的一立方结晶,呼出透明的淡蓝的云朵,浮沉在十二层到三十层高楼之间。
我跨出脚步便收不回来,勇敢的瞬间!到人流中去,人流就是历史的运动。
脸与脸如同海滩上的螺贝晾晒绮丽的纹壳。然后车灯一样闪过,记忆的路面不留痕迹,在雾里在霞里在半是阴影半是光明凹现里。
立交桥把速度、自由、空间、秩序组构在一起,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中矗起立体交叉的座标,捕捉未被污染的大气,呼唤八面的风,变革老掉牙的现实。我们为幸福而焦灼的生命和生命为追求幸福而焦灼。
正如赫拉克利特说的:“我们走下而又不走下同一条河,我们存在而不存在。”
灯栓、喷泉、长椅叠印模糊的玉兰。喷泉像花腔女高音,抱着双臂卖劲地竭尽全力——一曲豪阔的宣叙调。叫卖的吹着口哨。理发师今天高兴,倾倒了过多的皂沫,让你的头颅礁石似的被海浪吞没。泡沫挤挤攘攘地在啤酒杯边睥睨——无数熟悉、陌生、陌生、熟悉的眼睛……
理念往往是苍白的,常绿的是人流之上簇动的树冠。
因而我观察每一块钢筋水泥墙面都镶嵌着有血有肉的人生。

时装模特儿

高中毕业,便和书本“拜拜!”
除了琼瑶,不想翻那玩意。
听说琼瑶有个好朋友叫三毛到撒哈拉沙漠去逛。那里有“爵士”和“霹雳舞”!来劲儿,黑非洲!
我爱音乐,但是贝多芬,让人瞌睡。还有莫扎特,倒挺“派”!有股子奶腥味。
我爱舞蹈,但是芭蕾,生生把脚尖磨烂!
听到切分音,扭动我的腰,就像风吹柳摆的袅。
日蚀。星月明灭。在通向成功的大道,我沿着线性运动的轨迹,轻盈地走。应北方一句俗话:“是骡子是马,遛遛!”
穿鹿皮长统高跟港式小靴、编织鞋甚至光脚丫;流行的宽松式的蝙蝠衫,薄纱让双乳抖动弹奏;中国古典和欧洲现代的拼凑;少数民族和图案花色的无序结构;皮尔·卡丹缀金丝银丝的夜礼服“秀”……
时装,新世纪的启示录!人类文明先锋号手。
投资大——生命,收效大——名利,那就是一种“规模效应”,当今企业家的圭臬。
你懂吗?老爸,别总是绷着脸;妈妈的规劝,像一篇腻味的经文。让你们去砸盆摔碗,门口有“奔驰”接我,去“蜜意酒吧”,吃司盖阿盖。
听从大夫的建议,我另要了面包和沙律,以及含维生素B族的食物,我在汤里加醋。(早餐让妈妈给我吃焯过的西芹。)我不喝甜饮料,我只要矿泉水、香蕉、柑桔;内含维生素、蛋白质、碳水化合物、氨基酸……苗条和肤色比语法和定律重要。外在的美,亦是一个时装模特儿的内宇宙。
我做麻棕式的新潮发型,喷上七彩膏;我烫过的睫毛弯弯地翘起。我不是Waitress,不是舞搭子,请我客的是总在做梦的顽少年——时装设计师。
晚报上说:我是活的雕塑。于是我的头脑也欣欣然披了时装。是炫耀时装?还是时装炫耀我?时装的模特儿,抑或是模特儿的时装?
在时空的大舞台上,闪烁的白炽灯将节奏夸张变形,幻象显现了!那脚灯、吊灯、激光和旋光,从多方位,将人生的假面凸示出真相。

名片

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名片,熟练地而又十分小心地。
并不准备递给对方,他有这样的习惯,掏出名片左端详右端详,犹如对镜顾影自怜。
爱自己,也许这是一种历时长久的世纪病。
他怕在人群中遗失,名片是烙记。使牧羊人能识别羊群么?名片似指南针,证明存在也证明虚无。
他得意地掏出名片,还含着香味,但也夹着他的体臭。他像俄国乡巴佬闻酸黄瓜似地送的鼻端,又远观如同欣赏一件精致的工艺品。
许多头衔,密密麻麻,将小小的纸片布满。与金石玉玺皆在方寸之间,既耍龙灯又跳加官。
他掏出名片,以熟练的优美的手势递给莫须有。
为了认识自己,其实名片上并没有“我”。仅是符号,仅仅是符号。
分享:
 
摘自:海燕 2005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