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母女同在爱荷华


□ 聂华苓

  一九八三年的爱荷华,有一个非常戏剧性的秋天。
  在那之前,我读到过茹志鹃的几篇小说,最欣赏的一篇是《剪辑错了的故事》,在七十年代的中国文坛,那篇小说在创作手法上,是一个大突破。由于作者巧妙的技巧,小说所表现的人物是多面的,所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复杂的,所提示的社会问题是客观的。整篇小说充满了温柔敦厚的讽刺和诙谐。《剪辑错了的故事》由一场一场的“景”,共七个“景”而组成。每一“景”是个特写,集中在一个主题上,几乎可以自成一体,成为一篇小小说。七个“景”又互相交错在现在和过去之间。细致的结构,有节奏的文字。甚至每一“景”的小标题,也新颖而有含义,例如“拍大腿唱小调,但总有点寂寞”。小说的意义不仅隐含在故事中,也隐含在人物刻画中,甚至在小标题中。
  一九七八年,我在离乡三十年后,和Paul及两个女儿一同回乡。那时我和Paul就十分希望邀请作家来爱荷华,在北京曾努力过,和夏衍先生也谈过。根本不可能。一九七九年中美建交后,中国作家才能应邀到爱荷华来。那几年来的作家,都是“文革”后的“出土文物”。他们是牺牲过而又被牺牲的一代,活过抗战,活过国共战争,活过“文革”,终于得到第二次解放。他们对隔离了多年的世界,充满渴望和好奇。一九八○年在北京初见丁玲,她就说:我现在只有一个愿望……到外面去看看。她在一九八一年来到爱荷华。
  一九八三年那年,吴祖光和茹志鹃应邀来爱荷华。王安忆那年二十几岁,已出版小说集,一九八二年并以《本次列车终点》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那时她的短篇小说就已锋芒毕露,例如《回旋曲》。小说用非常简洁的对话,提示了一个社会问题。《回旋曲》分三节,每一节有不同的旋律。每一节提示一个问题。三节提示了三个问题:恋爱期间的问题,结婚期间的问题,结婚以后夫妻分居的问题。第一节一对恋人的旋律如月光小夜曲般优美,第二节的旋律迫切急促,新婚夫妇要找一个旅馆度蜜月。第三节婚后分居两地,怨而不哀,平淡中透着无奈。整篇小说充满反讽。王安忆在那之后不断发表作品,不断出版长篇短篇小说的书。打着两条小辫从上海弄堂走出来的小女子,多年之后,已成为当代中国文学的重镇。《长恨歌》可说炉火纯青了。王安忆在上海小市民的命运中,看到“人”的处境。小说是一幅大型工笔画,“细”而“大”。王安忆以一个大时代的变动为背景,用周密的细节结构出一幅大型画面,细致入微地描绘其中一个个小人物。整幅画隐寓着生命的无奈。但在一九八三年,二十几岁的王安忆还得随母同行。
  那年陈映真在我们多次努力以后,来到爱荷华。也是他第一次从台湾出境。因为左倾思想而坐牢八年,一出狱就蒙着被子听祖国大陆的消息,听到《国际歌》热泪满面的陈映真,居然在爱荷华碰到来自大陆的茹志鹃、吴祖光、王安忆,还有个香港的左派潘耀明!他真个是如鱼得水,笑得很开心,有时调皮地卖弄一两句党领导的话,还是标准的京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