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省县乡人大代表换届选举若干问题研究



  选举制度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县乡人大代表直接选举是扩大基层民主,拓展公民有序政治参与,保证基层群众直接行使民主权利的重要途径,对推进“法治浙江”、和谐社会建设也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我省普遍开展了县乡人大换届选举,产生了新一届人大代表,总体运行良好,但也遇到了不少新情况和新问题。从去年开始,我们着重围绕代表结构与素质、保障外来人口选举权利、维护选举的公平公正等问题,先后赴宁波、绍兴、金华、台州、丽水所属的12个县(市、区),召开了12次有人大代表、乡镇人大主席、人大实际工作者参加的座谈会,积累了不少第一手材料。本文以调研成果为依托,借鉴吸收近年来的相关研究成果,对选举中若干问题提出一些探究思路和应对之策。
  
  破解优化结构与提高素质有机统一的难题——体现选举民主性的内在要求
  
  民主是选举的基本目标和价值取向。近代民主选举制度的理论基础和依据是“主权在民”原则和“代议制民主”理论。我国在党的领导下,坚持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展道路,在根本上体现为“国家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民主原则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以人民当家作主的民主原则为基础,由人民选举产生人民意志和利益的代表,代表人民行使国家权力,就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运行的逻辑,也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的集中体现。充分发挥这种民主体制的作用,必须具备两个基点:其一是公民享受民主权利的主体极其广泛。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既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本质属性,也是人大代表产生的政治基础和法律依据。其二是公民民主权利能够有效地表达。这是保证实质民主的关键所在,也是人大代表履行职责的出发点和归宿。而要实现这两点,在人大代表选举中,就是既要优化代表的结构比例,保证代表的广泛性和代表性;又要体现代表的先进性,提高人大代表素质,尽可能地把各方面的优秀人才选为人大代表,能够真正代表人民行使职权。只有结构没有素质,或重素质轻结构,都难以体现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优势和特点。
  
  (一)现阶段优化结构与提高素质面临的难题
  1、妇女代表比例偏低,真正一线工人农民代表和专业领域代表难保证
  首先是妇女代表比例偏低。按规定,妇女代表的比例一般要达到22%,但从面上了解的情况看,妇女代表比例偏低是这次选举中的一个突出问题。从表一中可以看出,我们调研的四个市(县)中仅有B市的妇女代表比例相对较高,其余三市(县)妇女代表比例偏低,尤其是C市只有4.6%。女性代表资源本来就相对缺乏,加上代表竞争越来越激烈和传统思想的影响,当女性候选人和男性候选人一起竞争时,弱势的女性大多处于下风。各地普遍反映,尽管做足了工作,推荐初步候选人、确定正式候选人时千方百计地保证了女性候选人比例,但最后落选的往往是女性。
  其次是“老板代表”过多,真正基层工人、农民代表非常少。我省民营企业多,一些企业家在经济实力增强以后,对政治地位和政治利益的诉求也随之增强,最直接的方式就是争当人大代表。从换届选举代表构成情况统计报表的数据看,工人农民代表比非国有企业负责人代表(老板代表)所占比例大实际情况看,一些工人、农民代表背后的真实身份是企业总经理、董事长等。由于工人农民代表名额多,有些老板采取“迂回”、“曲线”的方式,在农村的以农民身份参选,在城镇的则以工人身份参选。这种老板“假借”干呕工人农民身份当选人大代表挤占基层工人农民代表名额的现象,目前已经比较突出,经济发达地区尤其严重,真正一线工人农民代表不到5%,而老板身份的代表占到50%以上。金华某市两级人大代表中,就有将近80%的代表是老板,真正的农民代表只有十三四个,而一线工人代表空缺,有人戏称人代会变成了企业家俱乐部或商会。
  第三是专业领域代表少。从我们调研情况看,A市、B市、C市、D县代表中教科文卫体专业人士和经济、法律专业人员代表总量非常少,占4县(市)代表比例分别为3.39%、6.2%、2.7%、8.6%。有的地方科技、体育、文学艺术以及律师、金融行业代表几乎是空白。
  单纯从统计表上看,代表结构比例基本符合要求,但隐含着结构不合理的缺陷,究其原因,主要是现有的代表比例结构划分不科学,明显滞后于现实情况而导致的。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已使社会的阶层构成发生了新的变化,不再是简单的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和知识分子阶层。将人大代表划分为工人、农民、干部、知识分子、解放军等几大类的方式已不能反映现阶段社会各阶层的构成变化状态。一是难以界定代表准确身份。由于划分过于宽泛,代表身份越来越模糊,只要是大专以上学历的都可以划分为知识分子;只要是农村户口的都可以划分为农民;只要是在工厂上班的都可以划分为工人。这样造成具有多重身份的情况较多,比如农民企业家,可以划归农民、也可以划归工人、受过高等教育的还可以划归知识分子。二是一些新兴阶层、行业没有或很少有代言人。如外来务工人员,日趋发达的第三产业中从事金融、计算机服务等人员在代表身份划分中无法体现。三是统计随意性较大,给老板当选代表有空可钻。具有交叉身份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机动地划分为其中的某一种身份。如前所述,企业家可以“多样身份”参选,挤占其他代表名额。这种划分方法的选举结果,事实上已经影响了代表的广泛性和代表性,人民代表大会吸收民意、广纳民言、集中民智的优越性得不到充分发挥。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