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最是乡愁断人肠


□ 王 樽

我喜欢塔可夫斯基电影中浓郁的诗情画意,以及耐人寻味的情调。但我不愿意称赞,因为有太多的困惑,而作为电影,它实在是沉重与沉闷得不忍卒看。

中国字的“愁”是由秋天的“秋”和心脏的“心”字组成,它让我们想到热烈夏天消逝后的失落和寂寥,是寒冷将至的秋日里的离情别绪。在我的感觉里,最具乡愁的民族就是俄罗斯人了。那广袤的大地,浓重的深秋,漫长的寒冷,都特别容易萌生愁绪。人生在世,最是伤情离别时,乡愁的情感底色是离别,离别越久,情绪越烈。一年只有近乎惊鸿一瞥的春秋好时光,夏天也显得过于短促,恶劣的生存环境,让大量的俄罗斯人喜欢迁徙。远离故土,必然而生的就是刻骨的乡愁。
乡情与“愁”相联系,怀乡的人向来是“一怀愁绪,几年离索”。倘若一个人是被迫离乡,被逼去国,其中的乡愁更是浓得化不开。俄罗斯很多大作家都是“乡愁大师”,比如逃离祖国或流亡海外的蒲宁、纳博科夫、布罗斯基、索尔仁尼琴等等。在导演中的典型代表就是电影诗人——塔可夫斯基了。
差不多在十年前,我第一次看到塔可夫斯基的电影,是给他带来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的《伊万的童年》,这部表现“战火童年”的影片,和通常看到的很多表现人在战争中不忘诗意和梦想的苏联电影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同。但想到该片拍摄于20世纪60年代的初期,便觉得确有其过人之处。这部影片并不能让我感动,我一直不知道原因,后来,当我看了更多的塔可夫斯基电影,我慢慢明白其中的原因,是他的影片里故作的沉重让我产生隔膜。
《乡愁》是塔可夫斯基继拍摄的第六部长片。该片像他所有的电影一样,既在苏联国内引起讨论和争议,也深受国际电影界的关注,并在一些电影节上获奖。2000年的夏天,我曾看过这部影片,难以说出自己不适的感受,简单地说,它以空前的沉闷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五年后,我重新再看,竟发现其中的故事完全没有印象,每个镜头和细节都像是第一次看到。整部影片都弥漫着挥之不去的,缓慢的,潮湿的,晦涩的,铺天盖地的沉重愁绪。
《乡愁》是典型的塔可夫斯基电影,基本没有情节,只是一个人的情绪,充斥着凝重近乎于呆滞的神情,人物的怪异举动,仪式化的动作造型,幽暗的光线,粗糙的环境,以及诗情画意的摄影画面。
影片描绘的大体故事如下在一个浓雾迷漫的日子,苏联学者安德烈·戈尔恰可夫在年轻的意大利女翻译的陪同下前往圣凯瑟琳教堂参观。经过长途跋涉,两人终于抵达目的地,戈尔恰可夫此时却连车也懒得下,更拒绝进入教堂参观,女翻译只得独自进入教堂。接着,两人来到一家旅馆投宿。戈尔恰可夫很快便进入了梦乡,他梦见妻子,同时也梦见了意大利女翻译,两人的衣着打扮极为相似,并分别与他同衾共枕……忽然,他被敲门声惊醒,原来女翻译要带他参观矿泉疗养胜地。在热气蒸腾的露天温泉浴池,他们遇见了笃信教义的怪人多米尼科老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