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饕餮纹饰的象征意蕴


□ 吴 丹



象征性装饰艺术是随着某一社会精神需要而诞生的艺术,它也许比用写实形式表现更富有象征意蕴。我国殷商时期的兽面纹鼎,造型凝练、结构严密,具有丰富的象征意蕴。
殷商时期运用以圆易方、方中寓圆的造型语言。尤其是青铜器中的礼器,其所负荷的政治、宗教功能完整地体现在造型和纹饰上。具有特别象征意义的饕餮纹是最具代表性的。饕餮意为贪财为饕,贪食为餮。有首无身,食人未咽。缙云之士不才子,贪于饮食,冒于货贿。不分孤寡,不恤穷匮、天下之民,以比三凶。它综合了许多兽的特征,造型基本是一种怪异动物的正面形象。以鼻梁为中轴线,两边对称,目上有眉。顶上有兽角,角形有外卷式、内卷式、分枝式、角端向上略偏,构成分枝状。曲折角纹的曲折状,其特点是根部较粗,经过两次方折形的弯曲,角尖向上。除展体或分解式,还有两种特殊的形式 :一是与兽口相平,二是曲折本身作龙形、龙角、长颈鹿角式纹样。角根下段较阔,上段较细,角顶作偏球形。竖耳置于角的部位。在所有抽象或具象饕餮纹中,特别突出双目鼻纹,通常中间隆起,其延长部分出于额顶,把兽面等分成两部分,鼻翼表现既不严格也较复杂。口的特征不太明显,有的口部十分夸张,兽牙呈锯齿形。耳的特点是叶片形的耳置于目的两侧,虎头形的耳则呈环状。它圆睁的巨目显示出一种神秘的幻像,突出一种无限的原始力量。饕餮纹无论造型还是结构都以平雕为多,呈带状分布,边缘配以弦纹和联珠纹。饕餮纹是完全变形、风格化和幻想的动物形象,在静止状态中积聚着紧张的力,有助于造成一种严肃、静穆和神秘的气氛,充分体现了早期奴隶制社会统治者的威严、力量和意志。这种怪诞的兽面纹层次分明、强烈夺目,有一种震撼人心的精神力度。它的审美价值不仅取决于它所诉诸的视觉形式因素,最根本的还在于这种形式因素所依托着的人类深刻的精神内涵。它一方面是恐怖的化身,另一方面又是保护神。它对异族部落是畏惧恐吓的符号,对本民族部落则又是保护的神力。

一、 天人之桥梁

神话中的动物的功能是把人的世界与祖先和神灵的世界相互沟通。青铜礼器上的饕餮纹是时代的标准符号,在宗法制时期,它们并非是欣赏对象,而是宗教机器,用于供献给祖先或铭记自己武力征伐的胜利。在奴隶制时代,祭祀是至关重要的事,是礼的重要组成部分。《礼记表记》中曰 :“夏人遵命,事鬼敬神而远之,殷人遵神,率民以事神”。《雁门三北》中讲 :“鹰隼所挚,须窥之国,饕餮言其之也,少使长者,长者畏壮,有力者闲,暴傲者尊,日夜相残,无时休息,以尽其类。”在商代,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阶级和国家政权的出现,人类社会里出现了掌握生杀予夺大权的阶层,他们用“上帝”的意旨,来欺骗和威吓人民,以加强对人民的统治与压榨。为了利用对“上帝”和祖先的崇拜,来巩固和延续他们的统治,把人置于鬼怪威严之下,贬抑人性,高扬“神性”。结构繁冗复杂,带有诡秘阴森气氛的饕餮纹就更加突出了这一特征。它具有肯定自身、保护社会,“协上下”、“承天体”的祯祥意义与宗教意义,是早期宗法社会统治者威严、力量和意志的体现。礼器化的工具变成了权势象征物和崇拜象征物,它意味着精神与物质、实际力量和神秘力量的统一。饕餮纹以那原始的、非理性的神秘感来威吓和统治人们的身心。等级观念本身并不等于审美观念,但它却成为向精致化、贵重化、审美化方向发展的巨大动力。只有当等级观念成为感性形式的内涵时,器物方能具有美感。它的审美价值依附于特定的崇拜观念,而一旦离开了特定的观念,它的审美价值就会发生转化。这种美的意蕴就是崇拜观念和虔诚心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