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城市里的最后一块红薯


□ 丁庆友


都是因了红薯那一缕渺然香气的招魂,我才走进小巷的。
或许,小巷原本就没有自己的名字,无名即名,左右的人就落得个以“无名巷”呼之了。小巷仄仄,幽深数十丈,也不知何年何月、何人搬动那一座山石铺垫了一色的灰青, 日久天长是踩踏,大小的石又无一不失落了棱角,一脸风雨不惊、坦坦处之的样子。小巷里楼高屋低,又不时有三棵、两棵树遮掩了,让太阳的一把光芒难以撒得匀细,借了地气的潮旺, 甬石的缝隙里就常常泛生一些苔藓状植物,又生而不长,息而不灭,就那么一缝一缝、若生若息的浅淡,小巷逐了地形、地势起伏游走,自然随形就势地做一些扭曲,扭曲之间,又往往绰约得三五尺的闲散地面,巷小地窄,不够虎生风,不够龙兴雨,红灯不管,绿灯也不管,倒是小巷里的人有了些情致,夏日里来此品茶、对弈,冬日里来此堆雪、望月,若不是一缕红薯气息的招惹,外面世界的人谁又能知道这一方邮票大小的清净呢?
不知从何时起,一位乡下老人借了这方寸之间,潜心修炼起红薯了。
事实上,老人和他的红薯已经辗转走过了大半个城市,路边停一停步,管路的人说他阻挡了交通;街口落一落脚,管街的人说他影响了市容。菜市上水陆陈杂,一片青红姹紫,而左右的菜贩又欺他争了流水的生意,城市之大,也只有九曲回肠的小巷才容得老人和他的红薯落一落脚了!
我是偶然路过无名巷的,又偶然嗅到了绵绵传递而来的乡土气息,这时候,哪怕是一只狗也会临风辨味了。我嗅出了这气息的深厚底蕴,嗅出了气息里的全部内容,我知道只有什么物种烤制的精辟、精粹了,才可以传达出如此优秀的气味来!刹那问,如招魂一样,我的血醒了!心醒了!灵醒了!人说物我两忘是大境界,那么,物唤人醒就是真境界了,我感动了,站在这个城市里,我接收那气息对我灵魂的复活和启动,之后,小心翼翼循了气息的来路,一步一步走进小巷,走进方寸之间……
一眼见到老人的时候,见他正低下头来,兀自忙碌着,形神合一面壁一样,修禅么?悟道么?也许那里有一个只有他才能进入的神奇境界呢[老人洗薯了,如沐浴了婴孩,捧薯了,又如捧了传世的神器,老人身前身后都极简洁,所用不过一炉、一炭、一火而已,又不吆唤一声招揽了来往的顾客,我就想,酒家的墙外常常招摇了酒旗,屠户的门前常常竖立了招牌, 电视里也是出出进进的各色广告脸谱呢,在这个城市里,怕是只有老人的烤薯全然凭了一身的优秀气味营生了!
仄仄曲曲的小巷里,老人的生意并非十分火爆,也不十分清冷,人是容易饿而求温饱、温饱求五味的,也就时常有三三两两的行人,难抵烤薯的诱惑,买了一元、两元的,边走边品远去了,给城市添了丝丝缕缕的别样滋味。见我痴痴地望了,嗅了,一副神魂不舍的样子。老人就抬了头,微微笑了,说一声: “你不是城市里的人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