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城市里的最后一块红薯


□ 丁庆友


都是因了红薯那一缕渺然香气的招魂,我才走进小巷的。
或许,小巷原本就没有自己的名字,无名即名,左右的人就落得个以“无名巷”呼之了。小巷仄仄,幽深数十丈,也不知何年何月、何人搬动那一座山石铺垫了一色的灰青, 日久天长是踩踏,大小的石又无一不失落了棱角,一脸风雨不惊、坦坦处之的样子。小巷里楼高屋低,又不时有三棵、两棵树遮掩了,让太阳的一把光芒难以撒得匀细,借了地气的潮旺, 甬石的缝隙里就常常泛生一些苔藓状植物,又生而不长,息而不灭,就那么一缝一缝、若生若息的浅淡,小巷逐了地形、地势起伏游走,自然随形就势地做一些扭曲,扭曲之间,又往往绰约得三五尺的闲散地面,巷小地窄,不够虎生风,不够龙兴雨,红灯不管,绿灯也不管,倒是小巷里的人有了些情致,夏日里来此品茶、对弈,冬日里来此堆雪、望月,若不是一缕红薯气息的招惹,外面世界的人谁又能知道这一方邮票大小的清净呢?
不知从何时起,一位乡下老人借了这方寸之间,潜心修炼起红薯了。
事实上,老人和他的红薯已经辗转走过了大半个城市,路边停一停步,管路的人说他阻挡了交通;街口落一落脚,管街的人说他影响了市容。菜市上水陆陈杂,一片青红姹紫,而左右的菜贩又欺他争了流水的生意,城市之大,也只有九曲回肠的小巷才容得老人和他的红薯落一落脚了!
我是偶然路过无名巷的,又偶然嗅到了绵绵传递而来的乡土气息,这时候,哪怕是一只狗也会临风辨味了。我嗅出了这气息的深厚底蕴,嗅出了气息里的全部内容,我知道只有什么物种烤制的精辟、精粹了,才可以传达出如此优秀的气味来!刹那问,如招魂一样,我的血醒了!心醒了!灵醒了!人说物我两忘是大境界,那么,物唤人醒就是真境界了,我感动了,站在这个城市里,我接收那气息对我灵魂的复活和启动,之后,小心翼翼循了气息的来路,一步一步走进小巷,走进方寸之间……
一眼见到老人的时候,见他正低下头来,兀自忙碌着,形神合一面壁一样,修禅么?悟道么?也许那里有一个只有他才能进入的神奇境界呢[老人洗薯了,如沐浴了婴孩,捧薯了,又如捧了传世的神器,老人身前身后都极简洁,所用不过一炉、一炭、一火而已,又不吆唤一声招揽了来往的顾客,我就想,酒家的墙外常常招摇了酒旗,屠户的门前常常竖立了招牌, 电视里也是出出进进的各色广告脸谱呢,在这个城市里,怕是只有老人的烤薯全然凭了一身的优秀气味营生了!
仄仄曲曲的小巷里,老人的生意并非十分火爆,也不十分清冷,人是容易饿而求温饱、温饱求五味的,也就时常有三三两两的行人,难抵烤薯的诱惑,买了一元、两元的,边走边品远去了,给城市添了丝丝缕缕的别样滋味。见我痴痴地望了,嗅了,一副神魂不舍的样子。老人就抬了头,微微笑了,说一声: “你不是城市里的人啊!”
我大为震惊。
烤薯的老人是何等睿智、练达,鹰隼一样的目光只一个照射,就看穿了我的骨血,看穿了我生命里原始的形成。是的,我绝非是这个城市里的人!哪怕在城市里再活了百年,我也是一个百年的过客!大树、小树,凭根而活,我落草的一盆浆水是洒在黄土地的,覆水已是不可收了!我的胞衣和脐带是收藏在黄土地的,抽刀已是不可断了! 自从离地一尺三寸,娘有奶了,喂一口奶;无奶了,喂一口薯,薯就是我乡下的奶娘了!乳齿初落,雪白夜黑,炕灶里的一块煨薯便可抚平我一浪一浪的啼哭,薯就是我童年的保姆了!及至少年读书,爬五里的山,走七座的桥,一块薯匀匀分了两片,便是早、晚活命的粮食,薯养了性命,养不了肠气,任读书少年肚肠里有了千般的委屈,只是人前不敢释放了那一声响屁啊!
人生百年,问谁又能脱胎换骨?谁又能清除得血里、骨里、髓里的历史沉淀?
我就常常走进无名巷了。
靠了烤薯老人的点化,也就渐渐悟得了一些道理,烤薯,修身也,养性也!你想,若是只管忙忙地追赶了利益,如这蝇头大小的行当,又何需做了太多计较?而老人却不敢有一时之苟,贪一时之惰,只那些薯的出身,便令人叹为观止了!先需经秋天太阳的三日晾晒,秋露的三日净身,秋风的三日吹拂,九日为期,方可戒除薯的俗气。再逐一挑选了,形体不端正的薯不取,视为不雅;大小不一的薯不取,小薯不耐烤,大薯不宜熟;有伤毫发的薯不取,怕那薯泄了元气,有了伤心之苦。贮薯的窖又是勘验了的,讲究了地脉、地气,选得是阴、阳的交界,得阴阳平合之意,窖不可浅,窖浅则薯生欲念,宜发芽;窖不可深,窖深则薯生惰性,皮疲肉懒。窖深三丈为好,三丈之处,又东、西方向各深入了七尺,潮而不湿,凉暖相宜,历经秋、冬、春的修养,出得窖来,那些的薯无一不是青春饱满,鲜嫩若处子一般……
红薯的烤作就更讲究了,薪、火、时、作,无不丝丝入扣,严若律法一般。市里上的煤价低贱,火势又威猛,烤薯老人却偏不肯燃了一炉的煤火,说那煤千年万年不见阳光,其性也阴,其味也歹,视煤火为不洁不净,就一色的选用了枣杏桃李榆的薪炭,这些物种无不历经日月雨露的浸润,涵养了天地的灵气,五木举火,炙,可得天然之香;煦,可得天然之味,木又有本草的品性,烤制的红薯也就具有了清心肺、利肝胆、祛五毒、养精血的功效。薯的烤作又始终讲究了“工夫火”,火燃而不见其苗,有苗则含了浮躁之气;火红而不见其烟,有烟则染了不洁之色,炉前的火候又把握得精到,早一时,薯外熟内生, 晚一刻,薯皮焦内老,炙、煦、煨、焖,都是炉火纯青的艺术,火候不到,任你滴涎有声、百般的馋相,烤薯老人是断然不会开启了那炉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4年第07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