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月光淋湿回家的路


□ 阿慧(回族)

  作者简介:阿慧,原名李智慧,女,回族,1965年生,河南沈丘人。作品散见《光明日报》《民族文学》《散文百家》《美文》《回族文学》等报刊,多次被《散文选刊》《读者》等选刊、选本转载。著有散文集《羊来羊去》。曾获第四届冰心散文奖。河南省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

  巴乌德站在老桑树上有些眩晕,他慌忙搂住近旁的一根粗枝,感觉自己很像秋风里高挑在枝头的孤独的柿子。他趴在枝桠上全身稀软。

  巴乌德稀软的目光透过桑叶的缝隙直落到学校食堂门前,那里黑压压排满打饭的人,他们都是槐中的学生,其中不少他高一的同学。隐隐听到他们不耐烦地把碗筷敲得山响,巴乌德胃里一阵空洞的抽搐。两天前,他也是夹在这样的队伍里敲响碗筷的,那声音急切而充满幸福。挨到一个小小的木质窗口,递上一两张粗糙的馍票,一两个黑黢黢的馍就实实地到了手;再转到另一窗口,向里面的人递上几分几毛的小票,半碗一碗的汤菜就温软了一身的饥寒。他们三五成群,在空旷的操场围成不规则的一圈,说笑打闹中吃完了晚饭,夕阳给这些明显营养不良的学子,青黄的脸颊涂上一层不相称的红亮。

  巴乌德在这样的夕阳下神情凄然,犹如枝叶上一片焦黄的桑叶。他已经接连两天没有进食了,自打前天早上花掉最后一张饭票后,巴乌德再也没去过食堂。这个十六岁的少年,有着天生的自尊和敏感,他不允许自己饥饿的窘相在同学面前裸露,更害怕他的同桌好友椿树掰一半自己的黑馍满校园追他。于是他爬上了这棵桑树。

  这棵苍老的野生桑树,是巴乌德下午上体育课时就看中的,他觉得这正是躲避晚饭的理想去处。当时他在骄阳下眯起眼睛,很清晰地看见桑树的顶枝上一片紫莹莹、粉嘟嘟的桑葚,他不得不敬佩自己的眼力,饥饿能使周身各器官散发意想不到的能效。他在惊异中吃力地爬上桑树,紧抱树枝一阵腿软目眩,白布短袖衬衫湿淋淋地溻上脊背。两只热恋的知了叽地一声长鸣,扫过他的眉毛,飞向不远的杨树,撒他一头一脸的冷尿。层层的桑叶不断摩擦他高挺的鼻子,清幽的香一缕缕钻入鼻孔。巴乌德真想变成白胖胖的蚕宝宝,懒洋洋地躺在桑叶上吃食、看天。蚕不担心自己挨饿,一树苍绿的桑叶会使它们的日子饱满。

  终于攀上最高的枝条,深紫的嫩红的桑葚一嘟噜一嘟噜随着他摇晃。巴乌德张嘴去咬,淡紫色的汁液在舌头和牙齿间快活流动,近乎呆滞的肠胃被这酸甜召唤得咕噜噜蠕动。他吃得狼吞虎咽,嘴巴、手掌和衣襟染成紫拉拉的颜色,伸长脖子打了一个酸酸的饱嗝。他想到乡下的父亲,这是他两天来一直在想盼的一个人,按照当地回民的习惯,应该叫“伯”的那个高个子男人。

  伯两天前就该送口粮给他了,每月的这个时候,伯的身影就会准时出现在操场尽头。这时巴乌德才发现站在桑树的高枝上,一眼能看到操场尽头的小路,那条南北小路一直通往槐中的大门口。巴乌德嘴角流着紫色的汁水,目光长长地挂在小路上。有一阵恍惚中看见了挑着箩筐悠悠而来的伯,伯左腿有些瘸,挑筐就晃动得厉害,但全然不影响他的英俊。伯穿粗布家染灰白汗衫,深蓝大腰短裤,他高大匀称的身体随着箩筐的晃动有一种无言的力和美。

  伯排行老二,是爷爷三个儿子中最帅气的一个,这常常让巴乌德心生骄傲,他常在夜间暗暗使劲,希望像田野里的高粱拔节长高,他担心在身材上遗传了矮个子母亲。想到母亲,巴乌德又想到了父亲挑来的箩筐,一头装着巴乌德当月交给食堂的粮食,另一头,一打开就溢出母亲和家的味道,有连夜烙好的杂面饼子,有腌制得喷香的辣豇豆,有刚出菜缸的咸蒜瓣儿,还有补着厚厚补丁,散发着皂角香味的衣裳。伯在临走时,往往把粗大的手在怀里一阵紧摸,摸出一卷被汗水浸得软湿的纸币来。伯把钱塞进巴乌德手里说:“拿着!”然后就将空箩筐挑上肩头,一高一低地晃出校门。巴乌德忍不住朝他的背影喊:“伯!”伯亮起一双深陷的大眼睛,说:“回呀!”巴乌德的声音就浸了泪色。

  知了仍在不远处聒噪,太阳光在它们的鸣叫中软塌,燥热从天地间缓缓消退。一只白翅膀的小鸟落在巴乌德近旁的细枝上,歪着精灵般的小脑袋娇声啼叫。鸟儿惊奇悬在树枝上的少年和他大眼睛里溢出的泪水。这时巴乌德听见有人呼唤他的名字。

  巴乌德拨开浓密的枝叶,见操场上没有一个人,他怀疑自己是想念父亲耳朵产生的幻觉,不想又传来更响更急的呼唤,声音来自脚下。巴乌德一出溜滑到树杈,看树下一老一少两个人,扬起两张慌张的脸。

  少年尖锐地喊:“巴乌德!你咋躲这来啦?快下来!”是后村的椿树,看他一张因焦急而皱巴巴的小脸,巴乌德突然忍不住想笑,可是他猛然认出树下的老人是政教处主任,就连忙收敛了绽开的笑纹。主任上前抱住树干,就像准备抱住沿树干滑下来的巴乌德。巴乌德的双脚一落地面,老主任的双手就按在了他的肩上,他说:“巴乌德你得回家一趟。”他说这话时,巴乌德看见他浑浊的眼球泡在血色里。他问:“回家弄啥?”又问,“现在回吗?天快黑啦!”椿树尖声说:“你家来电话了,叫你快回哩!”巴乌德一听就笑出声来,他们村偏僻得要命,别说电话,连电都没有。老主任看看夜幕笼罩的操场说:“跟我走孩子。”

分享:
 
更多关于“月光淋湿回家的路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