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月光淋湿回家的路


□ 阿慧(回族)

  作者简介:阿慧,原名李智慧,女,回族,1965年生,河南沈丘人。作品散见《光明日报》《民族文学》《散文百家》《美文》《回族文学》等报刊,多次被《散文选刊》《读者》等选刊、选本转载。著有散文集《羊来羊去》。曾获第四届冰心散文奖。河南省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

  巴乌德站在老桑树上有些眩晕,他慌忙搂住近旁的一根粗枝,感觉自己很像秋风里高挑在枝头的孤独的柿子。他趴在枝桠上全身稀软。

  巴乌德稀软的目光透过桑叶的缝隙直落到学校食堂门前,那里黑压压排满打饭的人,他们都是槐中的学生,其中不少他高一的同学。隐隐听到他们不耐烦地把碗筷敲得山响,巴乌德胃里一阵空洞的抽搐。两天前,他也是夹在这样的队伍里敲响碗筷的,那声音急切而充满幸福。挨到一个小小的木质窗口,递上一两张粗糙的馍票,一两个黑黢黢的馍就实实地到了手;再转到另一窗口,向里面的人递上几分几毛的小票,半碗一碗的汤菜就温软了一身的饥寒。他们三五成群,在空旷的操场围成不规则的一圈,说笑打闹中吃完了晚饭,夕阳给这些明显营养不良的学子,青黄的脸颊涂上一层不相称的红亮。

  巴乌德在这样的夕阳下神情凄然,犹如枝叶上一片焦黄的桑叶。他已经接连两天没有进食了,自打前天早上花掉最后一张饭票后,巴乌德再也没去过食堂。这个十六岁的少年,有着天生的自尊和敏感,他不允许自己饥饿的窘相在同学面前裸露,更害怕他的同桌好友椿树掰一半自己的黑馍满校园追他。于是他爬上了这棵桑树。

  这棵苍老的野生桑树,是巴乌德下午上体育课时就看中的,他觉得这正是躲避晚饭的理想去处。当时他在骄阳下眯起眼睛,很清晰地看见桑树的顶枝上一片紫莹莹、粉嘟嘟的桑葚,他不得不敬佩自己的眼力,饥饿能使周身各器官散发意想不到的能效。他在惊异中吃力地爬上桑树,紧抱树枝一阵腿软目眩,白布短袖衬衫湿淋淋地溻上脊背。两只热恋的知了叽地一声长鸣,扫过他的眉毛,飞向不远的杨树,撒他一头一脸的冷尿。层层的桑叶不断摩擦他高挺的鼻子,清幽的香一缕缕钻入鼻孔。巴乌德真想变成白胖胖的蚕宝宝,懒洋洋地躺在桑叶上吃食、看天。蚕不担心自己挨饿,一树苍绿的桑叶会使它们的日子饱满。

  终于攀上最高的枝条,深紫的嫩红的桑葚一嘟噜一嘟噜随着他摇晃。巴乌德张嘴去咬,淡紫色的汁液在舌头和牙齿间快活流动,近乎呆滞的肠胃被这酸甜召唤得咕噜噜蠕动。他吃得狼吞虎咽,嘴巴、手掌和衣襟染成紫拉拉的颜色,伸长脖子打了一个酸酸的饱嗝。他想到乡下的父亲,这是他两天来一直在想盼的一个人,按照当地回民的习惯,应该叫“伯”的那个高个子男人。

  伯两天前就该送口粮给他了,每月的这个时候,伯的身影就会准时出现在操场尽头。这时巴乌德才发现站在桑树的高枝上,一眼能看到操场尽头的小路,那条南北小路一直通往槐中的大门口。巴乌德嘴角流着紫色的汁水,目光长长地挂在小路上。有一阵恍惚中看见了挑着箩筐悠悠而来的伯,伯左腿有些瘸,挑筐就晃动得厉害,但全然不影响他的英俊。伯穿粗布家染灰白汗衫,深蓝大腰短裤,他高大匀称的身体随着箩筐的晃动有一种无言的力和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