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拟话本概念的理论缺失


□ 傅承洲

  拟话本是20世纪50年代以来学术界广泛使用的小说文体概念,它是建立在话本即说话艺人底本的基础上的。现代学者研究发现,话本不能释为说话艺人的底本,而是故事的意思,于是拟话本的根基发生动摇。如果一定要说明清文人创作的白话短篇小说是对某种艺术形式的模拟,那也不是模拟底本,而是模拟说话艺术。作为一个文体概念,拟话本缺乏科学依据,理应弃用,可用“文人话本”替代。
  
  拟话本是20世纪50年代以来学术界广泛使用的一个小说文体概念,它的定义与指称对象,60年代编写的两种影响很大的《中国文学史》教材作过这样的解释:“由于受到宋、元时期流行的讲述故事风气的影响,到了明代便出现了大量文人模拟这种故事形式而编写的作品,现在一般叫做‘拟话本’。”①“话本在明代,因群众的爱好,书商的大量刊行,逐渐引起文人的注意。他们由对话本的编辑、加工,进而模拟话本写作,这就出现了主要供案头阅读的文人模拟的话本,通常称为拟话本。”②拟话本就是明清时期文人模拟话本创作的白话短篇小说,这种解释实际上是学术界的一种普遍看法。我们仔细考察这一概念的产生与演变过程,发现拟话本是一个没有经过科学论证、且不能说明明清文人创作的白话短篇小说本质特征的概念。
  
  一
  
  拟话本这一概念最早是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提出来的,该书第十三篇的标题为“宋元之拟话本”,该篇论列了《青琐高议》、《大唐三藏法师取经记》、《大宋宣和遗事》等宋元作品。《青琐高议》“文辞虽拙俗,然尚非话本,而文题之下,已各系以七言……皆一题一解,甚类元人剧本结末之题目与正名,因疑汴京说话标题、体裁或亦如是,习俗浸润,乃及文章”③。《大唐三藏法师取经记》及《大宋宣和遗事》,“皆首尾与诗相始终,中间以诗词为点缀,词句多俚,顾与话本又不同,近史而非口谈,似小说而无捏合”①。因而将它们称之为“拟话本”。鲁迅最初提出拟话本,并不是作为一个文体概念使用的,而是用以说明宋元时期的一些著作与话本的关系,“说话既盛行,则当时若干著作,自亦蒙话本之影响”②。就和“明之拟宋市人小说”、“清之拟晋唐小说”一样,是对不同时期小说之间关系的一种描述,后人并没有将“拟宋市人小说”和“拟晋唐小说”作为文体概念使用。
  明代文人创作的白话短篇小说,鲁迅称之为“拟宋市人小说”,《中国小说史略》第二十一篇标题为“明之拟宋市人小说及后来选本”,该篇论列了“三言”......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