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时光投影



  我的第一次打工经历
  
  1979年,16岁的我,高中毕业参加高考,报的文科。考完后。吃了睡,睡了吃,既充满期待,又缺少信心。一天说发榜了,在城门坡上头的东广场照壁上贴着大红纸,墙皮都盖严了。我急忙过去看,看有没有我。经过盘旋路时,遇见一个卖香瓜的摊子,我掏出平时舍不得花的五毛钱。买了一个大香瓜,边吃边走。一路心神不宁。广场上人挤人,我眼睛好,站在远处就能看清楚,我连着看了三遍,第一遍快,后两遍慢,都没有找见我的名字,就勾着头蔫蔫地回家了。
  我不愿在家闲呆着,就想找个零活干干,来证明一下,证明我能养活住自己。父母高兴。托我二姨给留心。
  从进校门到长这么大,我从事过的有报酬的体力劳动,能记住的就两回,时间都短,都在假期。一次是撕棕皮。家门旁不远有一家皮件厂,生产马拥脖,里头要填充棕丝,但棕皮都是整片的,就花钱雇外头的人撕棕皮,撕一斤五毛。我去领了十斤,从早到晚,哪里都不去,蹲到屋檐下撕棕皮,拿手撕。撕棕皮不用出多大力气,却是个慢工,要把棕片紧密粘连的部分用榔头砸软,然后一根一根撕下来,撕得像散开的头发一样。我撕了十天,手都撕肿了,指甲都裂开了,才撕了四斤。实在撕不完了,就把剩下的交回皮件厂了。一次是砸杏胡。我看中了一本书,问我爸要不来钱,我就把家里的杏胡收集起来,还放了学到街上卖杏子的摊子边捡杏胡。陆续捡回了一大堆。找一块砖头,把杏胡横着竖起来,一只手的手指捏着杏胡,一只手抡起榔头用巧劲砸,不能伤了里头的杏仁。这样砸了一个礼拜,砸了有半盆子杏仁。端着到收购站换成钱,买回了那本书。
  但这一回,不是撕棕皮,也不是砸杏胡。这一回,我要当一个挣钱的人。就像我爸一样。等了两天。二姨过来,说找下了,在县商贸公司仓库,就是做些搬运的活,先干着,只要把力出下了,别人挣多少,我也多少。我的心里一阵紧张。又一阵兴奋。我知道,我将要面对的,不再是教室,不再是上课铃下课铃。而是另外一种全新的场景,是我从未经历过的,是我人生的又一次开始。
  说好第二天早上就去,要赶七点钟以前到。天还没亮,我妈就起来给我做饭,热的白蒸馍,烧的油茶。凉拌的黄瓜,摆到炕桌上,我妈我爸看着我吃,我妈不停说,多吃些,吃饱。多吃些,吃饱。就这么两句,说来说去,把我都说烦了。我爸笑眯眯的,只是说。去了有眼色着些!长这么大,我突然觉得自己挺重要的。我就说,你们也吃!我爸我妈都不吃,我妈说你走了我们再吃,你先吃,多吃些,吃饱!
  我着急着走,出门时,我妈把一只铝饭盒放进布口袋里让我拿上。我知道这是我的午饭,二姨说了,中午不回来,吃了饭就接着干活。我爸给了我一块钱。以前过年时我爸才给年钱,平时要钱要不来。我心里酸了一下,把钱接住了。我爸说送我去,我说不用,我自己能去,我就走了。商贸公司仓库在宝塔梁,最早是一片荒坟野地,后来砌了围墙,盖了房子,后来就成了商贸公司的仓库。宝塔梁上有一尊宝塔,孤零零地指向半天空。正是大清早,一群燕子身形敏捷地围绕宝塔高低飞舞。发出阵阵尖利的鸣叫。这里本来就显得空旷,在燕子的衬托下,这里更空旷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