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失的亲情


□ 冯 浩

  我与爷爷
  
  懵懂之初,绕在他的膝下识别他教授的汉字,演算加减乘除。仍是懵懂之际,依附在他单薄的脊背上去镇上的戏园子里看戏。以及,在他开心的笑声里和急促的喘息中练习自行车。
  后来有段时间,我总想起与他有关的那些事。
  他一介书生,向往田园生活,却背叛了田园。不过,他回来了。他回家的过程很狼狈,甚至很血腥。可是,假设时间能够倒退至公元1937年的11月7日,我想他仍会再一次选择逃跑。在国家面临的生死存亡关头,他无疑是个逃兵。
  从1937年9月19日日本飞机首次夜袭太原城,到11月7日,他观望彷徨了差不多两个月。他的选择,我想肯定是经过精心准备的。11月7日那天,日军坂垣师团、文岸三郎师团兵临太原城下,以飞机大炮对城墙和市区进行狂轰滥炸。那天晚些时候,离开太原已抵达隰县大麦郊的阎锡山先生手头出现一份特别电报,内容是35军副军长兼城防戒严司令曾延毅临阵脱逃。爷爷说,电报是经他手发出的。他是机要部门一个小头目。
  曾延毅司令脱逃给了爷爷下最后决心的机会,他拽上我奶奶立即奔赴火车站。
  就这样,他朝着家乡的方向,一路逃来。接下来,无疑是两个人生命中最黑暗最绝望的20几个小时。日军飞机似乎感觉对太原城的轰炸并不过瘾,试图找一些更为刺激的目标。很快,他们发现居然会从自己的翅膀下钻出去一列火车;于是,歇斯底里地狂叫着追了上去。
  车头挨了炸弹,像一头趴在铁轨上不服输的老牛吭哧吭哧走。飞机上射出的子弹不断击中车厢,当然总会有旅客被打死。死了,便从车窗扔出去。
  爷爷和奶奶命大,回到家乡。那年麦子收割后,家里的地又回种了一茬玉米;玉米自然早已归仓,玉米棵子还戳在地里。已经看见村子,他两人却没着急回家,先走进玉米地。爷爷一屁股蹲在地上,失魂落魄地瞅着奶奶说,这是咱家的玉米。
  1965年秋天,一个星期六下午,我从5里外的韩村中学刚回到家,奶奶便冲了一大缸子浓茶,让我送给正在地里为玉米锄草的爷爷。那块地有名字,叫青庙。至今还这么叫。那天下午,在生产队青庙锄草的自然不只我爷爷一个人,其他人看见我给爷爷送茶水,便忍着口渴目送我把大缸子递在爷爷手上。那年,我10岁,还体会不到爷爷的幸福。他风华正茂的时候,滋生的理想居然是在大田里劳动的间隙看见孙子送茶水来了。那个秋天的下午,我把他的理想变成现实。结果,我听见许多人对爷爷都说一句话,真真没白疼孙子咧!其实,那许多人和我一样都体会不到爷爷心中的幸福。
  七七事变之后,爷爷利用难得闲暇一定要做的一件事情,便是与奶奶去郊外看大田里的农人和庄稼。每次只要发现某个小人儿给劳动的大人送水送饭的情景,爷爷都会对奶奶说,我一定要能活到孙子来地里给我送茶水那一天。
  那一天,距我来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差不多20年时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