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让爱在生命中闪光


□ 王新华

让爱在生命中闪光
王新华

  在《把生命植根于现实之中》(《长江文艺》2005年9月号)一文中,我们探讨了宝钗依附世俗生活,总是从现实可能性考虑一切问题,是一位典型的现实主义者。其实我们再深入地探讨就会发现她的此岸意识还存在另一面,即她对死亡、灾祸和人生变故能够冷静对待,处变不惊,总是从“活着的人好好活下去”的角度考虑问题。在生与死之间,她选择生;在常与变之间,她选择常,但是她异常冷静的态度对外界来说容易被理解为冷漠、冷酷,类似于新写实主义的“零度写作”。实际上,她是一个外冷内热、具有人类悲悯之心却时时加以掩饰的人,要不她为何如此看重生与常呢?可见在对待死亡、灾祸和人生变故等问题的态度上,无论是情与理,还是冷与热,两者并不矛盾,它们不过是天性善良的人类表达自己内心情感的不同表现形态而已。
  中国传统哲学十分重视人的生命与蓬勃的生机,肯定人的各种欲望、性情、状态,具有浓烈的人情味。《易经》说:“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凶吉,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天奉其时。”《礼记》说:“故人者天地之心,五行之德也”,“唯天地至诚,故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孔子说:“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未知生,焉知死”。孟子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下可运於掌。”先秦儒家认为天地宇宙有化育万物的“广生之德”,天下是一个“有情的宇宙”,一切生老病死都是自然秩序,不可逆违,关键是生者贵其生,遵其礼,博其爱,尽其性,让人类世界像宇宙天地一样继续运转下去,才不枉宇宙天地的一番化育之功。在人际伦理关系和情感方式上,早期儒家“开出了一个特殊然而本真的精神超越性,亦即一种超越个人生存特殊时空境域的人类包容性,她为我们的个体人生加上了一种普遍的人性蕴含,一种强烈的由过去而未来的历史意识,以及一种将人类世界改善得更美好的人生承诺。”这种生命延绵意识中包含着强烈的人性关怀,而西汉以后的儒家逐渐强调政教功利,约束活泼的人性,忽略了先秦儒家的原初真谛,这不能不说是中国历史文化的一个巨大遗憾。
  作为“女夫子”与“冷美人”的结合体,宝钗是一个有意味的历史文化现象。她博览群书,通情达理,具有“天地人”的知识与情感的广延辐射力,然而这个少女毕竟生活在理学礼教的巨大阴影下,她不得不注意抑制自己的知识生成力与情感渗透力,将自己打扮成循规蹈矩、心无杂念、冷若冰霜的样子。程朱理学的历史危害性不仅在于严重阻碍了中国古代历史文化、科学技术的发展,而且变态地为女性加倍设置了种种牢笼和陷阱,塑造了无数年轻女性的刻板形象,牺牲了无数年轻女性的个性幸福,吞噬了无数年轻女性的宝贵生命。在传奇《牡丹亭》中,杜丽娘鄙弃腐儒陈最良的思想灌输,有感于后花园的盎然生机,因情生梦,与人梦交,后因梦而死,死而复生,终于与有情人结成眷属。《红楼梦》中,黛玉原本就具有叛逆性格,偶因听到梨香院戏班演唱的《牡丹亭》的曲词,就心旌摇荡起来,体验到人的本性与快乐,并不慎在酒令游戏中表露出来。这种散发美好天性的文化行为立即受到宝钗的善意警告和劝阻,弄得黛玉羞愧难当,甘愿听命,因为在当时的女性现实生存境遇下,她不得不作出如此的选择和迁就,归依于程朱理学对于女性的种种“社会契约”,极力克制自己的情感向度。有了以上认识,我们就理解了宝钗的情感方式、人生态度和文化形象。

  在相当多的评论家那里,宝钗被认为是一个冷酷、自私的人,她最让人诟病的就是她对金钏投井、尤三姐自刎和柳湘莲失踪等外界人生变故的冷漠态度。第32回“诉肺腑心迷活宝玉含耻辱情烈死金钏”中,金钏在为午睡的王夫人捶腿时,宝玉跑来与她相互调情说笑,那些“轻浮”的话被王夫人听在耳朵里,她勃然大怒,掴一巴掌,厉声斥骂,不顾金钏的苦苦哀求,叫来金钏的母亲,将她撵出门去。金钏羞愤难当,不久就投井自杀了。宝钗听说了这件事情后,首先的反应是“惊”,随即就想到应该去安慰王夫人,她深知自己所投靠的姨妈在金钏死后颇有悔责,心情不好,谁也不敢去劝慰。宝钗就用心开导她,先是假意推测金钏是在井边玩耍,不小心失足落进井里,以此来减轻王夫人的愧疚之心;进而表示,就算是金钏的死亡是基于王夫人的责骂与驱赶,只怪金钏“有这样大气,也不过是个糊涂人,也不为可惜”。如果说她对造成这个悲剧的罪魁王夫人的安慰和回护还可以理解为善解人意,人之常情,而如此指责一个具有自己做人原则、已经死去的人,是许多读者、评论家难以忍受的。宝钗之冷酷,这是主要证据之一。主要证据之二是对尤三姐自刎和柳湘莲出家的冷漠。第66回“情小妹耻情归地府冷二郎一冷入空门”中,尤三姐一心想嫁给柳湘莲,贾琏觉得他们非常般配,也从中牵线搭桥,定下婚事,谁知柳湘莲听说尤三姐是东府贾珍的小姨子后,视为不洁之人,坚决要悔婚,索要订婚宝剑,羞愤难当的尤三姐归还宝剑时自刎而亡,柳湘莲追悔莫及,跟着疯癫道士就消失踪影了。因报救命之恩而为柳湘莲热情张罗婚事的薛蟠和薛姨妈都十分震惊,对比薛蟠的痛苦和薛姨妈的叹息,宝钗的表现却十分冷静,听后的反应只是“并不在意”,还轻描淡写地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也是他们前生命定”,“只好由他罢了”。在这种情况下,她反倒是郑重提醒母亲与哥哥商议一下,如何酬谢与哥哥一道出门做买卖、冒风险的伙计们。有了这两件“证据”,宝钗的冷酷似乎也就无可辩驳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